放屁姻緣

·5 分鐘 (閱讀時間)

「你那個老是放屁的習慣實在要改一改,超沒水準的。」從淋浴間走出,一個大大聲響從身子擠出,她想起前一個男人每一次聽見後皺眉嫌惡的表情,嘴中還不斷排出更多惡臭的言語:「吃了什麼神仙丹藥,女人家這要吵,有夠丟臉。去看醫生能不能縫起來啦。」「你就可以控制啊,誰喜歡一直放屁?」每次被唾罵,她總在心中咕咕囔囔,終而仍乖順預約腸胃科檢查。

溫厚的腸胃科醫生讀著報告,再三向她保證她的腸胃十分健康絕無病兆,「我身為腸胃科醫生,也是很會排氣的人啊。放屁是很健康且自然的。」粗框眼鏡後方的眼神噙著同理的體貼。醫生告訴她在醫學上放屁稱為排氣,是病人手術後判斷是否能進食的一個重要觀察行為,絕對不是什麼羞赧不堪的壞事。也許是為了安撫她,醫生舉了一本書:綠野仙蹤,「不是我們童年看的那一部卡通喔,」看她明白又突地疑惑的樣子,醫生趕緊說:「是清朝一位叫李百川的人寫的章回小說,裡面有一個又老又俗的讀書人寫了臭屁行、屁賦。您可以回去看看,很好玩的。」隔著口罩,她似乎仍能看見醫生上揚的嘴角,輕輕勾著一張軟軟的絲網,讓她直想把不安擔懼的心攤平在其中。臨走,醫生告訴她:「若您還是會擔心,我幫您約下一次診吧。」

她回家後上網查,保守的中國人似乎把都「屁」歸入笑話一流,東漢《說文解字》一書「屎」「尿」都收卻不收入「屁」。「屎」「尿」都可以從字的構造看出所指,就是「屁」令人不解,有人說因為是屁總是牽手排比而出如一串刪節號,故採「比」以示其連續性。對這種說法她嗤之以鼻,她就甚少如此,反而如一個驚嘆號,一個榔捶拍板定案,乾淨俐落結束。她嘗試過當意識到屁意臨屆時,張大嘴巴吐氣;也曾經故意夾腳,或是故意張腿;夾肛收臀……但腸內的氣體卻仍像玩雲霄飛車的小孩,越逼仄越興奮,一路尖叫到底。明明同樣都是生物很本能自然的行為,何以隱晦至此?難道只因為是無法被視力所目睹的存在,就忽略其存在?一直要到十世紀左右遼人所編纂的漢文字典才收錄這一個字。

在中醫上稱放屁為「矢氣」,另有人稱「出虛恭」以對照「出恭」,但這也是很晚期才有的紀錄。連較為活潑開放的西方文化也是到21世紀才有一本《尷尬的氣味--人類排氣文化史》,討論這人類可以做卻不能說的荒謬。

根據科學分析,一個屁99%以上由無味的氮、氫、二氧化碳、甲烷以及氧氣組成。但其中還有不足1%是由微量的其他化學物組成──比如氨、糞臭素、硫化氫,這些化學物會散發出令人難以忍受的刺激性氣味,甚至有人戲謔地說:「如果五角大樓能將這些化學物濃縮成一種氣體化合物,那麼,我們甚至可以不需要核武器,就能造成大規模殺傷了。」

她一生茹素,未嘗食肉,連五辛都不入口,從她體內排出的屁極響,卻都沒有如書上所提及的味道。她學會一套自我安慰的說詞:也許所有的存在物都需要被肯定,她的屁就是因為沒有味道欠缺存在感,所以要製造聲響以示存在。這總比暗箭傷人來的光明正大,不像那一個男人,從來沒有一聲響,偷偷摸摸就留下一線足以勒殺所有人嗅覺的臭,表象上貌似很有禮貌,卻引人齜牙咧嘴暗罵在心。他們這一對真真是「臭屁不響,響屁不臭」,會叫的狗不咬人,會咬人的狗不叫。

後來,男人在異地偷偷摸摸築了一個溫柔鄉,屋子裡不再流竄著絞頸的臭味刑繩。她開始排放一系列如刪節號的響屁,讓多出的空洞布滿存在感。兩人最後一次共處的空間是律師事務所的電梯間,電梯吞入甫簽完字的兩人,三面鏡層層又斷又續映看著彼此背脊。一樓到了,男人一箭步出,她則繼續往下到地下一樓取車。電梯門關上剎那,濃稠的蛋臭味如蛇般一路盤上她的鼻梁,她一個使力,一聲炸響如鏡中疊影般四散脆裂。電梯門再一次打開,門外人匆匆步入,她憋出一臉笑,等門一關即爽快暢意大口呼吸,快步取車離開。

玫瑰香氛隨著蒸氣從淋浴間渙散出,現任先生排出另一串細軟的聲響,俏皮的吐一下舌頭:「跟你說過,腸胃科醫生也得排氣啊!」微羞的二人相視莞爾,男身女軀在香氛氤氳的蒸汽裡溶溶為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