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棄職責的監委們

最近因有些監察委員十幾個月沒參加彈劾審查會,鬧得沸沸揚揚,監察院也忙不迭地出面說明。監委確實工作不只是參與彈劾審查,獨立查案、地方巡察確實也占去相當時間。但是接連一年沒參與審查會,也是匪夷所思。

早年也有傳聞從南部來的監察委員,每個月院會才出現一次。但是我所經歷的第四屆監委卻是兢兢業業,有一個笑話,兩個公務車駕駛在聊天說:「我們委員又住院了」「啊?你們委員怎麼生病了?」「他案子辦不完,晚上住在監察院了,住院了」。披星戴月不全然是誇張的描述。

監察院對於人民的安全福祉可以關注的事情太多了。行政院未必覺察得到,立法院可能案多事忙。監察院既然有民眾陳訴,又有中央和地方巡察,極有能力發現一些被忽略的大事。舉一個經常見到的事件做例子。台灣每年車禍死亡超過3000人,其中大型卡車肇事是1500件。因為內輪差造成的,更占32.6%。這個案子我們第四屆查了。民國100年5月16日調查報告指出,整體封閉式防止捲入裝置有其必要,世界各國多有規範。國外的聯結車都已要求內輪差的地方要有防捲入的護板,為何不能在硬體上面要求大型卡車做這些裝置?

原本傷害人命是可以防範的,人命是可以救起來的,至少每一年可以從1500個人裡面,救下來32.6%,行政單位為什麼不做?我們這第四屆完了沒有人接應,所以這種類型的案子繼續發生,為什麼行政單位不能做?監察委員到哪裡去了?

為什麼監察委員不在乎出席彈劾審查會?理由太明顯了,原因是,現任的監察委員血統太齊一了。相同的政治意識形態,近似的政治出身,任何委員提出的彈劾案幾乎都是高票通過。既然沒有討論的必要,沒有可以爭執的餘地,所以參加委員多一個不多,少一個不少。哪裡來的驅動力讓委員有意願參加彈劾審查呢?再加上民進黨不問道理地要廢監察院,哪能激起委員責任心與榮譽感呢?

監察委員糾察官邪,是政府貪瀆的防腐劑。監察委員調查一切設施,注意其違法失職,是督促政府行政措施的一種篩檢劑。監察委員更是遇到冤獄發生時,救護人權最後的偵錯機制。監察委員不該是政治酬庸的肉桶,不該是派系鬥爭的冰庫,更不該是人權蛋糕上的奶油裝飾。

當監察委員自己都不能了解身負責任的重要,不在乎人民在冤屈危難中的寄望,只當監察委員職務是一生政治生涯的句點。那麼不出席彈劾審查,甚至沒興趣查案,也都沒什麼奇怪了。

(作者為第四屆監察委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