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水3000億 曾銘宗:金管會病急亂投醫,一味配合拚經濟

林上祚
風傳媒

民進黨政府重返執政,總統蔡英文相關選舉支票都等著兌現,「借錢」嚴然成為執政的王道,不止前瞻基礎建設要借,其他政策也得借。金管會31日正式發布函令,社會住宅、公私立各級學校、醫療機構、長照機構與政府廳舍與廠房的建築融資,排除在《銀行法》30%建築融資上限的計算,幾乎把行政院的政策支票全部納入,20萬戶社會住宅興建得借3000億元,私校退場拿校地融資辦理教職員離退也要借,企業拿廠房當擔保品,更是配合政府「投資台灣」,當然得排除在融資上限計算,金管會的鬆綁措施,儼然證明中央部會,各個是「經濟部」。

民進黨重返執政後,很多政策都需要吸引民間投入,為了鼓勵民間投資,銀行的融資配套當然是不可免的措施。然而,不管是社會住宅、危險老舊建築重建、都市更新,或是綠電開發、私校退場與長照服務,業者要向銀行融資,都得拿不動產作為擔保品;麻煩的是,台灣銀行體系經歷了10多年的房市大多頭,每一家機構的房貸與建築融資放款餘額,都已經瀕臨《銀行法》30%上限的規定。

20171124-位於新竹市東門街的合作金庫竹塹分行。(取自Google Map)
20171124-位於新竹市東門街的合作金庫竹塹分行。(取自Google Map)

根據金管會統計,截至今年7月底,全體銀行建築融資放款占比約26.27%,扣除未受《銀行法》72條之2限制的土地銀行外,比例前三高(超過29%)的銀行,分別是合庫、台中商銀與高雄銀行。(示意圖,取自Google Map)

根據金管會統計,截至今年7月底,全體銀行建築融資放款占比約26.27%,扣除未受《銀行法》72條之2限制的土地銀行外,比例前三高(超過29%)的銀行,分別是合作金庫商業銀行、台中商銀與高雄銀行。

融資鬆綁從「公共性」考量,但適用事業並非僅限公部門

金管會官員表示,本次放寬《銀行法》第72-2條,30%建築融資上限規定,排除的幾個項目,都是從公共性與社會性進行整體考量,金管會將社會住宅、公私立學校、長照機構的建築融資排除計算,基本上都是配合相關部會之政策,例如,長照機構係配合長照2.0政策《長照機構服務法》的申設,私校部分則是配合教育部《私校轉型及退場條例》之融資需求。

儘管本次的鬆綁措施,係以「公共性」做考量,但這次排除適用的事業,並非僅限於公部門。舉例來說,各縣市政府興辦社會住宅,內政部方面預估需要的融資金額為3000億元,但民營的營建工程業從事社會住宅、都更與危老重建所需之營運周轉金放款,也排除在上限之計算。長照機構之貸款,也沒有排除營利性與非營利長照機構。

20180531-金管會主委顧立雄31日於財政委員會備詢。(顏麟宇攝)
20180531-金管會主委顧立雄31日於財政委員會備詢。(顏麟宇攝)

從這次鬆綁項目,包括依《工廠管理輔導法》申請許可或登記之工廠,更可以看出金管會配合「拚經濟」,已經到無所不用其極的地步。圖為金管會主委顧立雄。(資料照,顏麟宇攝)

事實上,從這次鬆綁項目,包括依《工廠管理輔導法》申請許可或登記之工廠,更可以看出金管會配合「拚經濟」,已經到無所不用其極的地步。

吸引廠商投資,企業融資排除適用部分再放寬!

金管會官員表示,馬政府時代,金管會在2012年為了鼓勵企業投資台灣,曾經針對企業融資放款進行鬆綁,當時企業若以廠房為擔保品,申請中長期放款或短期周轉金,借款用途為「擴增產能」者,可以排除30%建築融資之計算;不過,該項政策上路後,銀行機構對於「擴增產能」定義有很多疑義。

為了吸引廠商投資,金管會31日發布函示,針對企業融資排除適用部分,已不再只侷限於「擴增產能」,所有以廠房為擔保品之借款,只要是廠房所在位置,係都市計畫與非都市計畫之「丁種用地」以上之建地,都可以排除計算。

不過,這項被媒體形容為「房市大利多」的政策,其實主要還是為了綠營政策兌現,加速銀行融資,以內政部「8年興建20 萬戶社會住宅」政策為例,縣市政府為了興建20萬戶社宅,得舉債3000億元,和等於本次《銀行法》30%建築融資上限鬆綁,所創造的3500-7000億元借款額度相比,幾乎就佔掉一半。

20180103-立法院,「全國國土計劃草案騙很大」記者會,內政部營建署城鄉發展分署長陳繼鳴。(陳明仁攝)
20180103-立法院,「全國國土計劃草案騙很大」記者會,內政部營建署城鄉發展分署長陳繼鳴。(陳明仁攝)

營建署副署長陳繼鳴強調,20萬戶社會住宅興建的舉債金額,後來經過營建署內部估算,「應該沒有3000億元這麼多」。(資料照,陳明仁攝)

對此,營建署副署長陳繼鳴強調,20萬戶社會住宅興建的舉債金額,後來經過營建署內部估算,「應該沒有3000億元這麼多」,有些危險及老舊建築重建,實際實施範圍可能只有1、2戶獨棟獨戶,融資的金額也沒有這麼大。陳強調,在金管會放寬建築融資上限規定後,都更與危老重建的銀行融資需求,未來將透過政策誘導方式逐步推動,(融資的)量不會馬上出現。

金管會為了拚經濟如此不用其極,讓曾任金管會主委的立委曾銘宗,頗不以為然。

曾銘宗批顧立雄為了衝經濟「病急亂投醫」

曾銘宗表示,《銀行法》第72-2條立法目的,是希望商業貸款在承作放款時,「風險不要太集中」,該法條雖然有「開後門」條款,但金管會基於維持金融健全度角度,在鬆綁過程應該審慎進行。

「根據統計,目前所有金融機構不動產放款餘額,已經逼近銀行總資產的5成,金管會這段期間對於房貸等建築融資監理措施『一直放』,似乎沒有顧慮到金融機構負擔風險」,曾銘宗批評,金管會主委顧立雄相關作法,根本是為了衝經濟「病急亂投醫」,一味配合拼經濟政策。

20180620-國民黨立委曾銘宗20日於臨時會審查軍人年改時發言。(顏麟宇攝)
20180620-國民黨立委曾銘宗20日於臨時會審查軍人年改時發言。(顏麟宇攝)

前金管會主委、國民黨立委曾銘宗批評,金管會主委顧立雄相關作法,根本是為了衝經濟「病急亂投醫」,一味配合拼經濟政策。(資料照,顏麟宇攝)

曾銘宗以20萬社會住宅所需3000億元的建築融資為例,台灣的建築融資金融監理,從日本可以得到很多教訓,日本人口老化問題走在台灣前面,人口負成長的結果,日本都會區房價已持續下跌,未來台灣人口走向負成長,房價勢必會跟著下跌,金融機構的建築融資違約風險也將跟著走高。

「蓋這麼多社會住宅,將來如果租不出去怎麼辦?」

「台灣有超過100萬戶空屋,國發會最新的『人口推估』,已經預估台灣人口負成長,將提早3年來臨。你蓋這麼多社會住宅,將來如果租不出去怎麼辦?」

曾銘宗表示,政府在解決青年居住問題時,應該好好思考,如何積極運用全台100萬餘屋,尤其在台灣人口走向負成長後,2-30年後這些房子怎麼辦?如果是一味地鼓勵社會住宅興建,反而會導致國家資源的錯置,「我覺得補貼租金,會比(社會住宅)好一點。」(推薦閱讀:新新聞》鄭優籌設網銀 顧立雄「暗助」?

台中豐原安康段社會住宅新建工程(行政院)
台中豐原安康段社會住宅新建工程(行政院)

「台灣有超過100萬戶空屋,國發會最新的『人口推估』,已經預估台灣人口負成長,將提早3年來臨。你蓋這麼多社會住宅,將來如果租不出去怎麼辦?」圖為台中豐原安康段社會住宅新建工程。(示意圖,取自行政院)

 

相關報導
左手打右手!央行預警房貸違約風險,金管會暗渡陳倉大幅放寬
新新聞》房貸逾放比創新高 房市即將炸鍋?


接下來要閱讀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