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把股市當寶 房市像拿來出氣的養子

·6 分鐘 (閱讀時間)

房市的鳥籠與好傢伙

行政院會近日通過房地合一稅2.0,凡是五年內出售房屋者將課以重稅,目的是為了扼止炒房,貫徹居住正義。有建商覺得這個稅太重了,但也有人覺得還不夠。個人感覺台灣的防疫是不是做的太成功了,在各國紛紛用力舉債,實施擴張政策以穩住經濟之際,台灣竟然可以有這樣的奢侈,在丟給民眾三千塊之後,就可以討論起該如何加稅、緊縮。

不分黨派,我們的政府對於股市、房市跟匯市其實有著三種截然不同的態度。首先,對待股市像是自己的親生兒子,非常的疼愛,是不太可能打罵、加稅的,因為健全金融市場始終是個神聖的使命。

至於房市則就像是養子,經常是要加以斥責、拿來出氣的。這當中是有個正義的使命:房價太高,年輕人要幾十年不吃不喝才能買房,不處理的話難以平息民怨。除此之外,也固定有幾個學者專家駐紮在房市論壇,長期主張打房,媒體也會配合放送這些人的言論,營造出一股圍點打援的空頭氣勢。

至於匯市,則比較像是女兒,不太允許隨便出去約會。外資要是敢觸碰新台幣的匯率的話,就很有可能被請去央行喝咖啡。因為,維持台幣的動態穩定,實有助經濟。

在這套思維下,房市是注定要被打罵的,這只能說一切都是命。雖然也是有研究指出:股市上漲會加大貧富差距。但政府就不會、或不願這樣去想。久而久之,民眾的想法也差不多。於是就形成股市護盤與房市打房的奇特民粹組合拳。

政府有著一套僵固的思維,但房市業界或學者專家的一些想法,又何嘗不是?有許多的觀點,仔細一想,都沒有太多的道理。例如,經常有人說,台灣因為少子化,未來房屋的需求會減少。這種見解很奇怪,這樣的話,日後手機、汽車的需求也通通會減少,鳳梨以後也沒什麼人會吃,何以大家就沒那麼在意?少子化這個因素的重要性,在房市中被過度的放大,成了揮之不去的世俗之見。

另一種論調,就是成天擔心央行降息會讓房市過熱,而毫不在意貨幣政策對其他市場的作用,幾乎是將總體政策視為房市的個體工具。貨幣政策主要的目標還是在穩定通膨跟失業率這兩大塊。此外,像是貨幣的沖銷,也有些匯率方面的考量。如果真要走到利率政策為房市量身訂做,就會跟主流的想法相差太遠,比較像是民俗或新世紀的另類的療法。一套衣服,那有可能瘦子、胖子都能穿?

房屋屬於不可貿易商品(non-tradable goods),連帶的,許多從業人員或專家的想法也偏單一房市考量。有些房市的提議,眼中只有國內都會的房市,卻看不到其他的市場與其他地區的房市,這就近似是一種房市基本教義的偏執與貧乏。如果把國內房市論壇比喻成鳥籠,那麼,籠中鳥的種類其實不多。對房地產研究有著卓越貢獻的諾貝爾獎得主,耶魯大學教授席勒(Robert Shiller)寫了許多評論文章談論房市,當中蘊含著許多豐富元素,有總體經濟、個體經濟、國際經濟與心理學等多元角度,堪稱色彩艷麗的百鳥之王-鳳凰,值得拜讀與熟讀。

地主與資本家已經二合一

當局對房市的憎惡有著古老的淵源。在資本主義萌芽時期,新興的資本家與地主士紳形成對立,人們開始有了資本家是勤奮的,而地主則不事生產的想法。古典經濟學家李嘉圖反對英國對進口農產品實施關稅,認為這樣的保護政策會增加生產成本,對資本家不利,而平白讓地主坐收許多好處。難得的是,名利雙收的李嘉圖跳出來抗衡有錢有勢的地主,而與他意見相左的好友,寫下人口論的馬爾薩斯,不過是個教授,本身經濟條件不是那麼的好,卻反而替地主們說話。

相較於李嘉圖與馬爾薩斯兩人的君子之辯,亨利喬治對地主與租金的抨擊更為猛烈,主張也更具革命性。他曾窮困潦倒,真正體驗過貧窮的可怕,訴求也直指庶民,影響甚至擴及三民主義的平均地權。在三民主義仍是中學課程的時代,類似的概念,於是就以斷簡殘篇的形態,進入民眾以及檯面上的政策制定者的思維之中。

這一切正如凱因斯所言:務實之人以為定可免於知識份子的影響,卻往往成為過往經濟學家的奴隸。掌握權勢的瘋子,聆聽自虛空中的音聲,然伊之狂想,實乃透析自落拓文人們許久前的隨筆。(Practical men who believe themselves to be quite exempt from any intellectual influence, are usually the slaves of some defunct economist. Madmen in authority, who hear voices in the air, are distilling frenzy from some academic scribbler of a few years back.)

時至今日,地主與資本家已經二合一了。今天的大地主是銀行、保險公司跟上市公司中的資產股。這些房市中的老鷹、貓頭鷹與魚鷹,躲在上市的羽翼之下,地位相對穩固與安全,因為政府始終是愛護股市的。所以其實來講,房地產近似是一種特許行業,那種體型不上不下的,反而容易成為房市鳥籠政策下的亡魂。從這觀點看來,房市並不怎麼李嘉圖,也非馬爾薩斯,但卻相當的馬克思。

在四海好傢伙(Goodfellas)這部片中有三個黑幫兄弟:Jimmy、Henry跟Tommy。他們三個人合作無間,烜赫一時。但錯就錯在Jimmy跟Tommy不該殺掉一個Gambino家族成員的人。由Joe Pesci飾演的Tommy一度以為自己將成為黑手黨的家族成員(being made),興高采烈、衣冠畢挺的參加儀式,沒想到一切不過是誘殺他的圈套。最後頭上挨了顆子彈,倒臥血泊地毯之上。那些在房市有投資相當部位的人,自當引以為戒,當知自己始終難以成為好傢伙,成為made man。當子彈射向Tommy的那一刻,其實也正是他人生的巔峰。富貴榮華,看似毫髮之差,其實差的蠻遠。

二十多年前,曾到台中的元保宮求得59籤:如花色艷正新鮮、粉蝶黃蜂盡日穿、不覺東風吹散去、丹青依舊似去年。社會上的中上階級,也許認為富貴榮華垂手可得,但社會始終是有隱形天花板的,不適可而止,到頭來可能是白忙一場,被體制處理掉。最後剩下來的選項,就只能尋思自己替老大哥創造多少價值了。四海好傢伙片中,年輕的Henry替黑幫賣贓物遭逮捕。但他口風緊,黑幫不但替他請律師擺脫官司,還以塞錢等各種方式獎勵他,成了受黑幫信任的好傢伙。但我覺得,現實的檯面體制沒有那麼多的人情味。也正因如此,才覺得許多Martin Scorsese的黑幫片特別的令人懷念。

※作者為國立彰化師範大學翻譯研究所教授

更多上報內容:

【影片】遊戲迷的夢想天堂!淡水「MEGABIT」電玩餐酒館 上百種電玩收藏任你玩

【影片】「永心鳳茶奶茶專門所」3/16 進駐微風南山!鍋煮奶茶、台式主餐搶攻上班族市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