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人物沒有「不假掰」的自由

台灣數位匯流網 |鄭自隆

文/鄭自隆

柯文哲日前講了「一日雙塔呷安說」,引來藍綠撻伐,在台北市議會還有議員要警察局長押他去驗尿;除非別有居心,否則連愚癡之人也不會認為阿北是靠吸安才有體力一日雙塔,但台灣的政治人物就是沒有「不假掰」的自由。

阿北的吸安說,當然是玩笑開過頭,但是民眾會當真嗎?套用廣告理論,什麼叫做「不實廣告」?很多人會認為「誇大」就是不實廣告,錯了,多年以前福特Escape為強調汽車的爬坡功能,有支廣告畫面是條巷子,很多車子開進去,但都倒著出來,但Escape開進去卻不見了,鏡頭拉到巷子,原來是條死巷,但Escape為什麼不見了?鏡頭推到牆面,牆面有明顯的輪胎痕,原來Escape「爬牆」走了。我們都知道汽車不會爬牆,這個廣告算不算「不實廣告」?

當然不是,因為我們都確信汽車不會爬牆,所以這支廣告是幽默的創意,是「誇大演出」但不會「引人錯誤」,廣告主也不期待觀眾看了會相信Escape會爬牆,廣告只是訴求Escape的「爬坡力」而已;阿北的「一日雙塔呷安說」也是要強調他好體力而已,而不是說他真的吸安。

台灣民眾已習慣政治人物的「假掰」、講場面話,如果柯文哲回應一日雙塔的體力,說「我平常注重飲食與運動,上下班都搭公車爬樓梯,希望市民也多搭公共交通工具、多爬樓梯,大家一起節省能源又能鍛鍊體力」,標準的幹話、官話與假話,但很safe,挑不出毛病。

其實民眾很矛盾,一方面期待政治人物的「真」,這也是2014年柯文哲與2018年韓國瑜平地崛起的原因,但看久了,就會覺得這樣的人不符合我們對政治人物的「形象框架」,約在30餘年前吧,李登輝接見優秀得獎青年,其中有位重度殘障無法自理生活的年輕教授,問李登輝「如果你女兒愛上像我一樣的重度殘障者,你怎麼辦」,一般高居廟堂的國民黨政治人物大概會這麼回答「只要他們相愛,攜手共度難關共創美好家庭,我會衷心祝福他們」,但李登輝卻回說「最好不要」,或許有人會聽不下去,但這才是顯現父母心的「真」,而不是假掰的官話。

台灣深受儒家教育影響,對政治人物就是對聖人的想像,所謂的「做之君、做之師」,一定要做民眾的表率,《莊子》書中有以下這樣的故事:

子桑戶、孟子反、子琴張三個人是好朋友,某日子桑戶「掛點」了,還未下葬,孔子派子貢去弔喪,子貢到了喪宅,只見死者的二位好友孟子反、子琴張在子桑戶大體旁,編曲鼓琴,相和而歌,歌曰「嗟來桑戶乎!嗟來桑戶乎!而已反其真,而我猶為人」,翻成白話就是「桑戶兄呀、桑戶兄呀,你已經成仙了,我等還在當人」,子貢看不下去,詰問二人「臨屍而歌,禮乎?」,二人相視而笑說「是惡知禮意」,意思是咱兄弟倆就是「討厭禮教」,你要怎麼樣。

子貢回去,將兩人「臨屍而歌,顏色不變」的「惡行」告訴孔子,孔子說「彼,游方之外者也;而丘,游方之內者也」,「方」指禮教,以社會學的話說就是社會規範(social norm),即法律以外,規範社會成員行為的不成文潛規矩,「游」指的是行為人的言行舉止,孔子的意思是說,孔家的儒門是受社會禮教規範的人,而對方二人屬道家,不受社會禮數拘束。

故事到此還未結束,莊子在書中還補一句話「酸」孔子,謂孔子說「內外不相及,而丘使汝往弔之,丘則陋矣」,就是儒道本不同掛,我(指孔子自己)叫你(子貢)去弔喪,是我自己「不識相、找沒趣」。

「臨屍而歌」與「鞠躬捻香」都是弔者對死者的致意,二者並無不同,但當民眾與選民都是「遊方之內」時,政治人物就沒有「不假掰」的自由,否則冒出來的釘子就會被鎚下去。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不代表《台灣數位匯流網》立場

圖片來源:取自韓國瑜臉書、李登輝(Lee Teng-hui)粉絲專頁、柯文哲臉書、TDC NEWS製作

更多台灣數位匯流網報導
候選人的「學位迷思」
阿北的智慧

【專欄評論文章.非經授權禁止轉載】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