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學研究的柯文哲難題:民眾黨是藍還是綠?

黃靖麟

筆者正在進行統計分析的時候,進行政黨藍綠分類時,(category),突然發現要歸納柯文哲的民眾黨,屬於藍或綠有相當的困難。不過若要研究民主政治發展,就無法避開政黨的研究,因為民眾的政黨意識形態,常常決定了民眾的政治信任與政治偏好。政黨為民主政治發展的基石,有序的輪替更建立了民主鞏固,因此政黨因素自然是政治學者所關注的焦點。

選舉三要素:政黨意識、族群意識、統獨立場

人民主權,人民最大。那麼調查研究中,特別重視政治信任,原因在於政治信任決定了執政的合理性(legitimacy),其內涵包括:政策制定能力、行政效能與清廉度等。基本上,政黨與候選人的政治信任度成了選民投票比較的依據,比較獲得相信的人,其政見就容易獲得青睞。在臺灣,學術研究發現,因為獨特的兩岸政治發展歷史因素,「國家認同」、與「統獨立場」跟「政黨因素」成為總統與首都市長選舉的三大要素。筆者2000年的碩士論文《族群意識統獨立場對選民行為的影響:一九九四年與一九九八年台北市市長選舉比較分析》就發現,除了政黨因素外,陳水扁當選主因在族群因素、馬英九當選主因在統獨立場;陳水扁與馬英九市長任期後,也分別擔任我國總統。

柯文哲的勝選可能來自於選民「絕不支持某政黨」

解嚴以後開放黨禁,我國小黨林立,在立法院的主要小黨包括:新黨、親民黨、臺灣團結聯盟、時代力量等。一般而言,為了研究便利,在政黨分類上,通常會虛擬(dummy)處理政黨變項(party variable),把小黨支持者依其統獨屬性、政黨起源分類為藍營或綠營。但是2014年的台北市長選舉柯文哲的當選,卻無法以藍綠作為政黨區分,量化與質化研究均指出柯文哲確實在競選策略的運作成功,克服了台北市傳統藍大於綠的選民結構,以無黨籍身分獲得台北市多數選民的支持。是真的沒有政黨認同因素嗎?有學者認為,傳統藍營支持者較為理性,對於國民黨候選人形象不佳且國民黨在中央執政不利的情形下,政黨支持轉為隱性,拒絕了連勝文也支持了柯文哲。2018年的市長選舉,此次柯文哲還是無黨籍但是民進黨與國民黨分別派人參選,柯文哲險勝連任,此次勝利或可用洪永泰2011年的見解即藍綠選民「絕不支持某政黨」的情況下脫穎而出。

政治學界的柯文哲難題,是藍還是綠?

可是柯文哲的無黨籍在2019年8月6日因成立「臺灣民眾黨」而變得不同,我們進行研究的時候必須先定性(qualitative),若要從傳統的藍綠光譜區分,算綠的這一方向嗎?這部分應該會引起質疑,因為柯文哲主張「兩岸一家親」跟傳統的綠營主軸不同,反而與藍營主張相同。但是若放在藍營,也會引起質疑,第一次市長選舉明明就是綠營拱出來的,而且他本身也說自己是「墨綠」,雖然大量進用親民黨(橘色)與新黨(黃色)人士擔任主管,也提兩岸一家親,但還是無法因此歸類於藍營。因此有學者大膽推估,柯文哲的支持者意識形態上,有7成是綠營與3成的藍營。這對政治科學界而言,柯文哲的藍綠屬性真的是一道「柯文哲難題」呢!

對政治科學界而言,柯文哲的藍綠屬性真的是一道「柯文哲難題」呢!(圖片由民眾黨提供)

從研究成果來看,民眾黨的機會有可能來自於國民黨的失敗

學術上的困難,也可能是民眾黨發展的困難。事實上,2020總統大選在中國方面主張「九二共識就是一國兩制」、香港反送中事件、中美貿易大戰等因素下,「反中」似乎已經成為我國總統選舉的重要因素之一,復以綠營抨擊「兩岸一家親」就是統派的攻擊下,由於統獨因素一直是分別藍綠的主要關鍵,此讓民眾黨的定位困難。試想,民眾黨、國民黨、民進黨都派人參選2024年總統選舉,在藍綠支持者歸隊,民眾黨似乎毫無機會可言。除非,民進黨或國民黨禮讓柯文哲,或許有一拼的機會。從當下民調來看,民進黨似乎篤定取得2020的執政權,那麼怎麼可能禮讓柯文哲呢?

從歷年研究成果來看,本文認為柯文哲的唯一機會,就是獲得藍營支持者的心,此非不可能,至少比爭取綠營支持者容易一點。因為藍營支持者職業屬性,多在軍公教與千大企業的白領階級等專業人士,渠等較崇尚穩定可預期的政治經濟空間,他們也心知肚明此穩定來自中國的善意,但是基於「穩定預期的經濟誘因」還是會選擇支持誰比較「像樣的能贏得中國善意」的候選人。換句話說,國民黨的失敗或許是民眾黨成功的關鍵,當然過去新黨、親民黨也是國民黨解構下的產物。既是如此,柯文哲當借鏡新黨、親民黨的成功與失敗因素,審慎的思考民眾黨的下一步棋為何。

※作者為國立宜蘭大學兼任副教授

更多上報內容:

【直播】罷韓批韓國瑜是烙跑市長 柯文哲:賴清德、林聰賢也烙跑

綠營拚《反滲透法》31日過關 柯文哲:若通過恐引人民不安

專訪爆「網紅收小英價碼100萬元」 柯文哲改口:我要…選擇性失憶了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