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海嘯是台灣人最嗨的事

政事觀察站
<span>圖片來源:中央社</span>
圖片來源:中央社

這些年來,台灣感到活得悶的人越來越多了,悶的窒度也越來越高了。悶到發慌,總要尋求發洩。有比政治海嘯席捲而來,沖垮現狀,帶來變天更爽的事嗎?

近日一位大牌教授在臉書上毫不掩飾地鼓吹「用變天來打破沉默的生活氛圍」。他說:「生活實在太悶,唯有犧牲民進黨,才能讓大家再次嗨起來、嗨到爆、嗨到最高潮!」

這種嗨到高潮的快感,執政黨的支持者在四年前的地方公職選舉和兩年多前的總統與立委選舉早就享受過了。物換星移,現在輪到憋了很久的藍營民眾熱切期待的爽事。

他們真的有機會在本月24日開票日嗨到爆。眼看政治海嘯快速成型,迎面撲來,有人心慌,有人嗨翻天。心慌的人當然要怪他們的執政者當家不稱職,把好好的局面搞壞,等著嗨翻天的人更要責怪當局恣意推動高度爭議的政策,又妄圖揮動權力大刀把非我族類砍殺殆盡。兩岸關係搞壞也就罷了,竟然還把原先關係麻吉的勞工、農民、環保、同志以及千不該萬不該的年輕人得罪光光。

等著嗨翻天的人可以準備好鞭炮,月底先嗨一次,後年年初也許還可再嗨一次。但是,嗨過之後,台灣就可以一直嗨下去嗎?會不會四年以後換另一陣營的人嗨翻天?

這是非常可能的。因為,台灣已經變成治理難度極高的國家,無論哪一個政黨執政,無論哪個魅力領袖掌權,都很難把國政搞好,很民意難搞定。執政不必多久,就將招致怨聲載道,抗議烽火四起,換人換黨的呼聲響徹雲霄。

本世紀初民進黨執政治八年後被「政治海嘯」沖垮,固然和阿扁貪腐密切相關,但被執政難為的困境綁死,也是不可磨滅的因素。馬英九政府雖然政績難稱斐然,但克己復禮,戒慎恐懼,壞事與惡性不沾,卻也難逃海嘯沖決命運。蔡政府執政聲望超低,固然源自權力的濫用、政策的粗燥、爭議的挑激、中共的打壓、隊友的惡搞等多方面主觀作為的不當,但衡諸外在環境的不友善、經濟結構的轉型與升級艱難、內部諸多爭議的棘手難解、官僚體系的僵化與低能以及全民皆持有傳播利器且社群媒體一呼百應等等掣肘因素,卻也不難理解蔡英文總統何以老是抱怨明明做了很多改革與事情卻得不到認同。

在台灣當下的時空環境當家確實挑戰較大。首先,外部生存環境越來越艱難,特別是綜合實力越來越強大的中共,現在對於拒不承認體現一個中國原則的執政者已經絕不寬貸,打壓的力道越來越強,攻擊的面向越來越寬廣,但直接嘉惠的台胞對象項卻越來越多,惠澤越來越豐厚。幾乎可以斷定,今後得不到中共祝福的執政當局,想在台灣進行有績效的治理將越來越難。

台灣發展困境面臨的另一個深層次原因,則是全球化後衍生在年輕世代、勞工階層甚至中產階級普遍的失落與憤怒的心裡和情緒。這一波全球化近半世紀內,世界上的商品和服務輸出總量翻了四倍,但也造成財富分配問題與經濟不平等極度加劇。具備全球化生存基本技能與條件的個人或國家進入所謂的贏者圈中,享受財富不斷累積的優勢。相反的,在全球化過程中被邊緣化者的財富所得日益縮水,贏者與輸者間的貧富差距因而日漸擴大。其中受創最劇的無非是年輕人。他們不僅面臨現實的生存窘境,而且對未來的期待也淪喪了,因為靠自身努力達成階級流動已經越來越難。農民和勞工的權益受到同樣貿易自由化和外來勞工的衝擊。

首當其衝的年輕人曾經主導掀起台灣上一波政治海嘯,現在儼然轉換成為蔡政府的掘墓人。年輕人是網路原住民,他們運用社群媒體和即時通訊的能力早已出神入化,相激相盪,呼嘯之間即已形成壯闊的與論同夥。在同溫層的快速傳播與相互感染中,年輕人的憤怒與激情似乎捲起海嘯,沛然莫之能禦。

在台灣這個高度分歧且嚴重撕裂的政治社會中,繭房效應的威力非常可觀,無論事年輕人或是其他年齡層的人,其訊息需求往往並非全方位的,而是只是選擇性的注意能使自己愉悅或與堅定立場合拍的訊息與觀點,久而久之,將使自己桎梏於像蠶繭一樣的繭房中。如此一來,立場變得越來越固化,甚至極端化。這種傳播型態與認知方式正是台灣民意形成的主要機制,因而政治議題的有效溝通和政治觀點的流轉變化益趨困難,一旦成為主流,就更難轉化了。

民意海嘯一波換一波興起,一群跟另一群人換著嗨,這就是台灣最驚駭的政治景象。

【作者 陳國祥/陳國祥(1953年生),政治大學新聞系、新聞研究所碩士,台灣資深媒體人,曾任中央通訊社董事長、中央選舉委員會委員、《自立晚報》總編輯、《中國時報》總編輯、《中時晚報》社長、臺北市政府客家事務委員會委員、《中國時報》特約主筆、時報育才董事長。 現為<大師鏈>傳媒顧問】

 

______________

【Yahoo論壇】係網友、專家的意見交流平台,文章僅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Yahoo奇摩立場 >>> 投稿去

接下來要閱讀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