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防疫的後果

林保淳
中國時報
(圖/本報系資料照片)
(圖/本報系資料照片)

自新冠肺炎開始蔓延以來,台灣的防疫措施,基本上還算是可圈可點,能將疫情管控下來。不過,由於歐美西方社會的思維與東方大有差異,再加上對疫情的輕忽,就在短短不到1個月,快速蔓延,如今已到了全球恐慌的地步,鎖國、封城、禁足,已成常態,而醫療資源、民生物資的匱乏,更已到捉襟見肘的地步。

台灣初期防疫能奏效,頗得力於政治判斷,在大陸疫情開始出現惡化之時,當機立斷,對大陸採取了嚴封密閉的管控,故得以讓台灣偏安於一隅;但政治上操作太過,極可能反過來危及於防疫的措施,歐美各國的前車之鑑,是不能不警惕的。

蔡政府在防疫政治化的途徑上,對內,是以過度的神化包裝陳時中、唐鳳,並釋放出大量的有利宣傳,強調民進黨政府的豐功偉業,同時以毫不留情的攻擊方式,壓縮異議的表述空間。過於強調台灣防疫的成功,難免造成政府及民眾虛驕的心理,因此疏於戒備。對外,除了針對大陸防疫的缺失大加撻伐或冷嘲熱諷之外,則是企圖進軍國際,一面批判WHO的失策失計,一面又千方百計的以加入WHO為目標,甚至連陳時中可取代譚賽德的論調,都有人在噓吹。

再則是拚命示好於歐美各國,屈從於國際政治力的壓迫,遲遲未敢宣布三級警示,更有甚者,沾沾自喜與美國簽訂協同防疫的協議,正當國人還辛苦的大排長龍請領一周3片的口罩之時,就擬出了即將每周贈送10萬片口罩給美國的計畫,觭輕觭重如此,所欲營造的就是台灣安全、台灣樂土的氛圍,這當然是有效的宣傳,而其後遺症就是大量海歸台僑的鮭魚回潮。原本粗堪穩定的台灣防疫頓時備感壓力,境外傳入的確診例、居家檢疫人數增加,自是意料中事。

目前歸國、入境者依照政府的指示,居家檢疫者自身的行動雖然受到限制,但未必能與其同住的家人完全隔離,共同生活在同一屋簷下,這些家人是仍然可以自由行動的,即此,就難免形成防疫破口。如果政府真有心「超前防備」,就必須採取更嚴格的措施,以封閉隔離的方式,委屈入境人士,單間獨自隔離14~21天。

而疫情過後第二波經濟力的萎縮與破壞,沒有任何一個國家可以豁免。在此,誠懇呼籲所有人士,尤其是往往以政治利益為優先的政治人物,且捐棄一切的成見、放下一切的鬥爭,勇敢而齊心的面對這21世紀最頑強、最可怕的敵人,「政治防疫」,可以休矣!(作者為國立台灣師範大學教授)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