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技重施 為終身掌權鋪路

王嘉源/新聞分析
中國時報

俄羅斯總統普丁15日拋出公投修憲,同意仍限制總統不得連任多於兩屆,因此幾可肯定他在2024年之後不會繼續留在總統大位上,然而普丁10多年前就有變相延任的紀錄,咸信他不會真正交出國家大權,很有可能故技重施,甚至為終身掌權鋪路。

普丁在俄國已掌權20年,他是葉爾辛當年一手提拔。1999年8月普丁初任總理,當時的葉爾辛總統在短短一年半內就換了4位總理,沒想到1999年底葉爾辛辭職,指派普丁為代總統,換取自己全身而退。後來,普丁在2000年及04年兩度當選總統,08年改任總理,2012年(總統任期由4年延為6年)及18年又兩度當選總統。

當年的經驗便告訴普丁,除非確保自己亦能夠全身而退(下台後不被清算),否則即使2024年總統任期屆滿,也不能就此交出權力。何況,普丁現在雖然已67歲,但依然是一尾活龍,與當年酗酒、病懨懨的葉爾辛相較,自然不可同日而語。

現在問題只在於,普丁一旦卸任總統後,會把自己擺到什麼位置。他大可再像08年般改任總理,總理沒有任期限制,意味可永續掌權。他可能因此才提議修憲,擬將現時總統制改為議會制,讓總理掌握實權,而變相削弱下任總統的權力,以防止在他之後又出現一個強人總統,集大權於一身。

這次普丁提名米舒斯金接任總理,應該只是「過渡」性質,他也未必就是普丁屬意的接班人。米舒斯金是鮮為人知的技術官僚,欠缺政治經驗,普丁若扶植他於2024年轉戰總統,恐難獲得選民青睞。

普丁還有其他永續掌權的選項,例如賦予國務委員會(State Council)憲法地位。這是普丁2000年初任總統時所創設的諮詢機構,主要由各地區首長組成,總統任主席。但只要透過改組,國務委員會可能成為普丁維持權力的工具,特別是在軍事和外交政策方面,讓他可以凌駕於總統之上。總之,普丁為自己保留了迴旋餘地,可能性空間仍然很大。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