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人者的求救鈴4】醫護心理健康問題頻傳 醫生救人卻腹背受敵

·4 分鐘 (閱讀時間)
負壓隔離病房的醫護皆需著全身防護裝才能入內照顧,有醫護表示為了減少穿脫,值班期間會選擇不吃不喝。圖為台北市和平醫院負壓隔離病房。
負壓隔離病房的醫護皆需著全身防護裝才能入內照顧,有醫護表示為了減少穿脫,值班期間會選擇不吃不喝。圖為台北市和平醫院負壓隔離病房。

惡劣的工作環境及暴露風險,也是增加醫護心理壓力的因素。根據問卷結果,有28%的醫護人員沒有合格配戴或操作個人防護用具(N95口罩、全面罩、隔離衣等)。「極高暴露風險的醫護人員(接觸疑似確診或確診者,並執行高風險醫療行為)甚至有17.59%個人防護用具不及格,明明物資應該足夠,這是不可以接受的。」陳秉暉說。

一線醫護人員因為疫情離職的問題,早已在全球引起關注。國際護理師協會( International Council of Nurses )理事長Howard Catton今年1月指出,「COVID-19效應」已使全球醫療院所大量流失護理師,且造成隱憂,「我們正在見證一個全球性、針對護理人員特殊且複雜的職業性創傷。只要現有的10至15%護理師離職,我們將在2030年面臨短缺1,400萬名護理師的困境。」

腹背受敵 心輔效率不彰

救人者也有需要被救的時候,逃避或許有用,但要承受良心折磨,使命感又能支撐醫護到何時?

聯合醫院中興院區整合醫學照護科主治醫師姜冠宇提到,疫情期間在急診為病人服務,「有急診同仁反應,確診病人等不到床,按捺不住,情緒反應比較大,當下就把口罩拿下來對醫護吐口水。」他邊救人,邊遭等不到病床的輕症者投訴,「幾乎有腹背受敵的感覺。」

姜冠宇認為,醫護的心衛照顧機制並非第一次被提起,但未能實際落實。(姜冠宇提供)
姜冠宇認為,醫護的心衛照顧機制並非第一次被提起,但未能實際落實。(姜冠宇提供)

 

醫護的心理負荷如此之重,解方到底在哪裡?院方或政府有提供醫護心輔機制?能否發揮效用?姜冠宇說:「一來我覺得沒有時間,第二是(院方)可能也沒有這樣的計畫。」

他以八仙塵爆為例,當時也討論過醫護心理衛生問題。2015年7月6日、塵爆發生9天後,基層護理人員工會曾赴行政院抗議、哭訴,面對傷勢嚴重的病患,每位護理師都有心理創傷,「上班換藥,下班痛哭,誰來救我們!」

黃天豪是台灣臨床心理學會災難與創傷委員會委員。(翻攝YouTube)
黃天豪是台灣臨床心理學會災難與創傷委員會委員。(翻攝YouTube)

 

彼時,陸續傳出傷者家屬質疑醫護使用假藥,抱怨植皮手術過久,對執行救治的醫護錄音錄影。醫護的心理創傷結痂、成疤後,又被遺忘,幾年後重來一次,「大家會覺得這是醫護必須經歷的臨床上的風風雨雨,你必須承擔。」會覺得醫護好像沒有資格脆弱?姜冠宇說:「對。萬一有人真的不幸染疫,像之前楊志良(前衛生署長)針對部桃染疫的醫師,說一定要開除他—這對醫護人員其實是更大的傷害。」 

臨床心理師黃天豪以美國急診室醫師自殺的事件為例,希望台灣第一線醫護不會在類似的疫情壓力下,造成同樣悲劇。去年4月,在紐約長老會艾倫校區醫院急診室工作的醫師布琳(Lorna Breen),因照顧確診患者而染病,康復後準備回急診室繼續工作,卻被醫院勒令回家,之後輕生身亡。

紐約醫師布琳輕生,讓人們注意到疫情下醫護的身心問題。
紐約醫師布琳輕生,讓人們注意到疫情下醫護的身心問題。

 

 

黃天豪指出,現在考慮到因應作為,應該以「實質協助醫護」為優先,「要有好的排班,要有宿舍。醫護的孩子沒有人照顧,醫院可以幫忙嗎?現在孩子都在家裡上課,如果爸媽是醫護,怎麼辦?這些實質的協助,應該要優先。」他強調:「不是心理不重要。這些看起來『不心理』(的作為),其實更具有『心理健康的意義』,可以立即減輕壓力。或是有實質的補貼,而且要來得快、容易到位,醫護才能馬上知道,我們不是不被關心的。我們不能等壓力爆了,再來談話,再來輔導。」

★《鏡週刊》關心您:再給自己一次機會。自殺諮詢專線:1925(24小時)/生命線:1995/張老師專線:1980

更多鏡週刊報導
【鏡相人間】誰奪走了救人者的求救鈴 疫情下醫護的隱形壓力與心理創傷
【救人者的求救鈴5】負重仍陪走往生者最後一程 高風險醫護只能相互取暖
【救人者的求救鈴番外篇】患者攻擊護理師犯眾怒 雙和副院長劉燦宏:提告殺人未遂

我嚴防新冠肺炎
追傳播鏈 秘魯嬤送醫前與鄰交談
北市府115人確診?黃瀞瑩:74人已康復
台灣防疫慘跌到44名 連伊拉克都輸
烏來零確診破功 基隆1例8採轉陽
台南安南祖孫8染疫 感染源確定

相關新聞影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