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疫情也要顧肚皮

·3 分鐘 (閱讀時間)
(陳麒全攝)
(陳麒全攝)

Omicron變種病毒已經由桃園機場關口縱放進入社區,進入社區之前仍不忘拖防疫旅館及桃機動線下水。指揮中心不檢討自己負責的關口如何縱放病人,卻檢討防疫旅館的管理、防疫旅館的空調、桃園機場動線警覺性不夠、及人員防護訓練不足。這和3+11事件後竟把錯誤矛頭指向諾富特,還誤導向萬華阿公店,並公然在國會殿堂汙名化萬華如出一轍。這些都是指揮中心不思檢討自己,只會把責任推給別人的傑作,也是3+11後這麼快就出現「現世報」的原因。

關口全面唾液採檢及立即結果分流,是目前指揮中心最該優化的點,一定要要求到第一時間就能守住國門,連第二時間都不允許,才能確保國境的安全。如果病毒已經到了社區,社區的防疫政策就不能再全盤套用3+11時期感染爆發時的做法,更不該加碼,應該要朝輕柔的方向執行。

Omicron是個免疫逃脫的變種,傳染力太強,無症狀感染高達8成,又不受疫苗羈絆。沒法用任何加嚴的社區防疫政策擋得下來,能擋得下的只有經濟成長,絕對不是病毒。好在Omicron毒性很低,台灣已達8成疫苗接種人口,Omicron的毒性又會更低。現在有疫苗的社區政策,一定不能等同於沒疫苗時期的社區政策,大部分出重手的作為都該去除。

封城或社區警戒是在疫苗覆蓋率不足時的作為,當疫苗覆蓋率達到3成以上的時候,傳統公衛手法就足夠應付感染爆發,不需要封城或社區警戒升級。當現今疫苗覆蓋率高達8成,還有人提倡社區警戒升三級,餐廳禁止內用,醫院限制探病,這些都是腦筋不會轉彎的偽專家說法,本質上否定了政府接種疫苗的用意。

台灣對於醫院肺炎的篩查一向重視,必須維持到不能漏掉任一新冠肺炎,以減少死亡。對於無症狀或類流感病例,應該不用鼓勵篩查或普篩,以達到與輕症病人社區共存的目標。在關口篩查出的輕症病例也不需住院,以節省有限的醫療量能。診斷出來的輕症病例,政府可以行政命令規定住集中檢疫所、防疫旅館、居家隔離、或自主健康管理,甚至直接回家。只要《傳染病防治法》在,仍然可以尊重政府部門的安排,但必須趕緊下公文,以紓解即將到來的醫療壓力。

若碰到社區出現個案或是感染爆發,「精準疫調」與「微封城」仍是必要的,而且必須以「多層次篩查」當作「微封城」解除的條件。不能凡事都以先觀察14天再決定,這又是一種不用腦的說法。春節前仍是入境高峰,仍會陸續出現境外移入病例,關口必須更加嚴謹,在進入防疫動線前就應擋下病例,不能任其汙染防疫動線及防疫旅館。進入社區後,政策必須輕柔求與病毒共存,只有在社區出現感染爆發時才能使出強力手段。

社區政策出台前一定要考量對經濟及國人生活的影響,出手太重救不了疫情,但肯定打趴得了經濟,也打趴得了民調。政府若有心採用,在政策上應漸漸偏移,並向老百姓充分說明,別再讓地方因揣摩上意而防過頭、亂了套。(作者為中華民國防疫學會理事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