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室旁專心紀錄卻成干擾 拍攝初期「凸槌」讓他引以為戒

藉由觀察芭蕾課的流程, 楊偉新逐漸摸索出有利的拍攝位置。(好威映象提供)
藉由觀察芭蕾課的流程, 楊偉新逐漸摸索出有利的拍攝位置。(好威映象提供)

紀錄片導演楊偉新為了拍攝《舞徑》,足跡遍及海內外,每次出國都單槍匹馬、裝備精簡地上路,僅帶一台有錄影功能的單眼數位相機,外接麥克風和支架,為在長時間手持時可保持穩定度。

該片主要受訪者之一郭蓉安回憶,由於上課時很專注,即使楊偉新在旁拍攝也不覺得干擾。楊偉新解釋,全靠自我訓練和觀察才學會融入環境,在芭蕾課的既定流程裡找到有利的拍攝位置。其實他在波修瓦芭蕾舞學院拍攝初期「凸槌」過:某位老師正在下指令,他卻從老師面前走過去,對方馬上講了一句話,他不懂俄文仍可感受老師的不滿,從此引以為戒。

後製期間,處理數千小時的影片素材是一大工程,總計要整理92位受訪者的內容。楊偉新好不容易完成六本筆記本的訪談逐字稿,卻遭遇「信心危機」,擔心拍出一部觀眾難以消化的電影。後來業界前輩吳俊輝建議先從既有素材選擇單一角色、限縮主題,練習完成一部片。

剛好公視「紀錄觀點」徵求短片,每部片預算35萬元。楊偉新決定切出新的角度拍攝梁世懷,兩度飛首爾取材,以舞者與錄像的關係為主題完成短片《錄舞止盡》。靈感來自現今舞者與活動影像的關係密切,以上課排練為例,舞者不可或缺的兩大要素,一是鏡子,二是錄影,楊偉新便藉這支短片呈現舞者精進專業的日常。

此舉讓楊偉新找回自信和處理素材的能力,學會捨棄重複或與主題無關的內容,重剪4次才完成《舞徑》,獲今年美國紀錄片暨動畫影展國際紀錄長片評審團獎。為此,該片主角郭蓉安、梁世懷也與楊偉新連袂出席影展活動。

《舞徑》 獲今年美國紀錄片暨動畫影展國際紀錄長片評審團獎,郭蓉安(左起)、楊偉新和梁世懷連袂參與影展活動。(好威映象提供)
《舞徑》 獲今年美國紀錄片暨動畫影展國際紀錄長片評審團獎,郭蓉安(左起)、楊偉新和梁世懷連袂參與影展活動。(好威映象提供)

 

【點擊看完整全文】

更多鏡週刊報導
《舞徑》題材小眾但受眾明確 她盼自身經驗助人逐夢更順暢
冷門題材資金難覓 菜鳥導演花9年完成芭蕾紀錄片《舞徑》
門外漢一頭栽進芭蕾領域 他做足功課映照台灣現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