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廷國務院長寫序 盼透過溝通改善中國教友逆境

·3 分鐘 (閱讀時間)

(中央社記者黃雅詩梵蒂岡15日專電)教廷國務院長帕洛林昨天在一篇有關中國的新書序文中強調,教廷發展梵中關係是因歷任教宗都深切感受到中國教友經歷的逆境與痛苦,希望透過與中國溝通改善局面。

帕洛林(Pietro Parolin)並細數前教宗庇護十二世、本篤十五世、庇護十一世等人對敲開中國大門的努力,他重申現任教宗方濟各目前積極推動與中國對話,也是基於對中國教友的「父愛」情感,因為教宗身為聖伯多祿繼承人,是包括中國教會的天主教普世教會領袖。

梵蒂岡新聞網昨天報導,帕洛林為黎巴嫩籍神父納斯爾(Adel Afif Nasr )新書「與中國的橋梁:教宗與宗座駐北京代表(1919-1939)」寫序。該書主要描寫在兩次世界大戰之間,當時的教宗與教廷首位駐華宗座代表剛恆毅(Celso Costantini)推動梵中關係之成果。

帕洛林在書序中指出,前教宗庇護十二世1952年寫信給中國教會時,開頭即稱對中國人民有「強烈情感」,當時很多中國主教、神父被迫離職,教會也無法傳福音,庇護十二世坦言他深刻體會中國人民的痛苦、憂慮和逆境,希望像父親般安慰他們。

帕洛林說,庇護十二世對中國教會與人民的憐恤之情,在歷任教宗身上都可看見,因此多位教宗都追求與中國改善關係,這完全是基於福傳的需求,例如1919年本篤十五世曾表達希望在中國建立一個傳教平台,1922 年庇護十一世為與中國建立「穩固橋梁」,派遣了首位宗座代表剛恆毅到北京。

帕洛林表示,剛恆毅當時面臨各種政治外交壓力,但仍排除萬難達成教廷「戰略目標」,在中國召開一次空前絕後的各傳教團體代表大會,並推動宗教去殖民化與融入當地文化,讓時任教宗成功於1926年在羅馬宣布任命第一批中國主教。

帕羅林說,剛恆毅在中國成功的秘訣,從其演講稿中可以窺知,剛恆毅認為教宗雖是全世界天主教徒精神領袖,但教宗的愛延伸到各國家、各種族,因此教宗當然也關愛中國,剛恆毅甚至曾推動教廷與中國透過簽約建立正式外交關係,但囿於當時政治外交情勢,這項嘗試沒有成功。

帕洛林認為,當前梵中迫切需要相互理解和對話,教宗方濟各常提醒他們,真正和解是放下過去的誤解與歧見,這是解決目前中國教會各種問題的關鍵。帕洛林感謝這本書讓大家一窺梵中之間搭起溝通橋梁的可能性,這是教廷的希望,他相信會成真,因為這是為了上帝福傳的計劃。

對於帕洛林撰序再談中國,一位羅馬梵中關係學者認為這篇文章很有深意,一方面點出教廷發展梵中關係不只要讓中國教徒過正常的信仰生活,還有遠大戰略目標,且帕洛林重申教宗是天主代表,歷任教宗都以父愛方式表達對中國人民的情感,無疑再度強調教宗是全世界天主教的領袖,當然也包括領導中國天主教。

該學者指出,帕洛林在文中也透露教廷的許多無奈,教廷即使願意和解,拋下過去歷史恩怨,仍解決不了教廷現在與中國共產黨政府的誤解與分歧,尤其中國現在進行式的宗教迫害並非誤解,而是事實。(編輯:高照芬)11005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