敢問習總 說好的小康社會呢

卓然

2007年中共總書記胡錦濤在十七大報告,標舉了2020年「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目標,2012年習近平繼位為第一把手,在十八大矢言抓緊脫貧攻堅任務,並且在2017年十九大時加碼要在2035年全面建成「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自此兩個「百年計劃」,成為14億中國人烙印在靈魂深處的民族復興大夢。

轉眼來到了2020年,習近平發表元旦談話,隻字未提「一國兩制統一台灣」,只重申「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實現第一個百年奮鬥目標,2020年也是脫貧攻堅決戰決勝之年,衝鋒號已經吹響,我們要萬眾一心加油幹,堅決打贏脫貧攻堅戰,如期實現現形標準下農村貧困人口全部脫貧,貧困縣全部摘帽。」

他沒具體說是在年頭還是年尾實現,姑且押在年尾好了,但因中國數據向來水分含量很高,而脫貧也存在這樣那樣矛盾的指標,因此習主席八僅以寥寥一語帶過,而中國官媒則已全面啓動脫貧攻堅的「美化工程」。打從去年中開始,人民日報便帶頭吹風,大肆宣揚「脫貧攻堅取得決定性進展」,人民日報海外版用三個基準來劃線:一、宣稱中國農村貧困人口已從9899萬人降至1660萬人,85%的貧農已經成功脫貧,滿足了基本的溫飽。二、建檔立卡的貧困村降至2萬6千個,80%脫貧。三、832個貧困縣降至436個,52.4%獲得了「摘帽」。但這回元旦過了一週,國務院卻異常沉默。

史達林說過一句冷血名言,「死一個人是悲劇,死一百萬人是統計。」對中共的脫貧攻堅而言,或許可以說「一個人窮苦是悲劇,一億人窮苦則只是統計。」毛左三年大饑荒餓死數千萬人已經被證明過了。要完全掌握中國真實樣貌,習總恐怕也辦不到,這裡不妨「以管窺天」,大略測估風向,姑且選取兩個小人物為樣本,藉以探索中國貧富兩極分化的社會真相。

中國有位超級五毛名叫花千芳,最近在微博貼文發飆,控訴他在瀋陽的老母接到通知,繳了二十二年的城鄉養老保險不算數了,政府因為無力支付她每月兩百元人民幣的養老金,只能加計定存利息分期返還,這等於宣告破產賴賬,引起很大的騷動,立刻遭到微博刪帖封號。偏偏中國社科院發出警告,中國養老金將在2023年出現赤字,2035年破產,而那時恰好是「社會主義強國」的達標年。

另一個頭號網紅叫李子柒,她童年貧困坎坷,在城市打工多年後回歸鄉野過著極儉生活,她所拍攝的短視頻在Youtube的點閱率動輒兩、三千萬,而她也因此蛻化為腰纏萬貫的小天鵝。李子柒歌詠的當代桃花源,對承擔脫貧重任的副總理胡春華而言,何止千斤萬斤沉重?但由於符合號召青年上山下鄉的政策主旋律,她被央視新華網慧眼相中,全面鼓吹這種低碳自然的中國農村生活樣板。

但是真實世界的中國從來就不是這樣的,習近平要打造的是船堅砲利的帝國,城市高樓連雲起,貪官汚吏窖藏萬金,奸商巨賈妻妾成群,太子黨富二代末世狂奔,和李子柒所描繪的農家樂處於平行時空。

一元復始,央視吹捧習大大「記錄著一個不平凡的二0一九年」,但擺在習總眼前的難題是,中美博奕如何收拾?香港鬧騰幾時方休?台灣離心漸行漸遠,一帶一路萬里迢迢,哪哪都不省心。至於十四億中國百姓,或許更想問的是:習總,距咱說好的小康社會還有多少哩路?

※作者為自由評論者

更多上報內容: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