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布性愛影片與強迫性招待 南韓性別暴力讓K-pop光環蒙陰影

高詣軒

南韓創作歌手鄭俊英,承認偷拍與數名女性的性愛影片,並將影片在聊天群與其他男子分享,宣布會退出演藝圈,也於21日遭到逮捕。

南韓團體BIGBANG前成員勝利,也是該聊天群的成員。近期他在首爾江南區投資經營的夜店更傳出性招待等醜聞,本人則否認涉及夜店不法的相關指控。

據《衛報》(The Guardian)報導,南韓向來偷拍頻傳,數日前才剛爆出2名男子因涉嫌在國內30間旅館裡偷拍近1600名旅客被捕,沒想到在近一波醜聞中,又直攻南韓最光鮮亮麗的K-pop產業,種種行徑再度證明了南韓文化中的厭女與性別暴力,讓南韓可說是亞洲#MeToo風潮的震央所在。

張紫妍案10年間 南韓性醜聞屢爆出

韓流在怎麼享譽國際得人望,也擋不住性醜聞的爆發。近年來南韓演藝圈已經屢次爆發性侵疑雲,這股浪潮可以追溯到在約10年前,女演員張紫妍輕生、留下7頁遺書表明自己是性暴力受害者。

據《衛報》,張紫妍當時寫道,她曾被迫與31名有權勢的男性發生關係,其中除演藝產業人士,還包括政客、商界與媒體主管,但部分涉嫌人士經調查後被認無罪。

自此以後,南韓的#MeToo運動者致力揭露女性遭受的性暴力,爆出電影產業、政界、教會的性醜聞。對於在公共場合裡普遍的偷拍問題,女性更是無法忍受,一股怒火也讓#MeToo運動燒得更旺。

勝利已宣布退出演藝圈。(美聯社)

著名事件包括在2017年間,著名南韓導演金基德曾被指控對一名女演員施以性與肢體暴力。檢方最後因罪證不足而撤銷性侵指控、並以肢體傷害罪名對他處以罰金。但在3月稍早,金基德卻對一個當時為女演員發聲的女權團體提告,要求該方賠償3億韓元(約新台幣822萬元)。

2月間,前南韓地方首長、被認為有總統相的安熙正,則因性侵一名女性幕僚遭判3年半。1月時,在數名女性運動員站出來,指控遭到教練強暴、性侵後,南韓的國家人權委員會也宣布展開大規模的體育界性侵調查。據《美聯社》(AP),調查將訪談約50項運動的數千名運動員,為期一年並可能延長。

#MeToo發威助攻 K-pop醜聞遮不住

在各界的努力下,平權的風潮也漸擴大到其他層面。《衛報》引述南韓文化評論者Lee Taek-gwang表示,#MeToo風潮所帶來的新氣象,有助於揭露K-pop業界的醜聞,「局勢已經有所逆轉,現在K-pop產業也被迫面對現實,必須樹立一套新的道德。」

過去南韓演藝界的許多部門都已經體認到姑息性暴力後的危害,但K-pop產業相對風平浪靜,但無論是勞動法規的侵害,或是身心的苛待,都已經讓人見識到K-pop的黑暗面。為了如輸送帶般不斷推出新的男團、女團,取代快速過氣的舊偶像,團員通常需經過嚴格的訓練過程,包括私生活的控制、感情關係禁令、控管手機使用,甚至必須為符合「理想形象」而犧牲健康。

對南韓民眾來說,在各界性醜聞不斷爆發之下,也只能意識到K-pop當中也必然存在相同問題。《衛報》引述首爾市立大學社會學者赫特(Michael Hurt)指出,南韓民眾準備好接受現有問題,並希望能解決問題。

赫特並認為這會影響國家形象:「只要熟悉創意產業的人,特別是熟悉K-pop的話,沒有人會意外這些事情的發生。事件的規模和惡劣程度是在南韓內部引發反彈的原因,但在更深一層的背景來說,我們探討的是國家級的醜事,在國際舞台被看見,這是南韓的重傷,因為K-pop幾乎是南韓的代名詞。」

過去10年來,K-pop幫助南韓將軟實力投射到全世界。據《衛報》引述南韓現代研究所(Hyundai Research Institute)近期報告,光靠知名男團「防彈少年團」一年就可以為南韓經濟帶來35億美元的價值,甚至在2017年,每13名到南韓觀光的旅客中,就有1名是衝著防彈少年團而來的迷妹迷弟。

但自從相關疑雲逐漸曝光以來,投資者開始對K-pop失去信心。勝利所屬的經紀公司YG Entertainment股價,自2月底疑雲爆出以來已經下跌超過20%,其他重要經紀公司的股價也受到波及。

文在寅下令徹查K-pop醜聞

在南韓總統府的網站上,有超過20萬人連署要求調查相關性暴力犯罪,也驅使南韓總統文在寅近期下令,要清查國內影藝界的爭議。除了性醜聞和賣淫爭議外,案情也牽涉一名高級官員疑似吃案:對於BIGBANG前成員勝利曾擔任執行董事的夜店傳出疑似犯罪事件,該官據傳包庇不理。

據《衛報》,文在寅對此已重話表示:「目前檢方與警察的領導階層,應將所屬機構的存續投注在發掘事實上,成為一個能夠揭露己方可恥行徑的執法機構,以贏得民眾信任。」文在寅同時也下令官員再對2009年張紫妍的輕生事件展開調查,「若不調查社會上菁英階級涉及的事件真相,就不能說我們擁有一個公平的社會。」

年輕藝人缺乏教育,也是醜聞爆發的背景因素。《衛報》引述南韓娛樂產業評論者Kim Sung-soo表示,南韓K-pop嚴格、制式的成功樣板,讓年輕藝人走出錄音室與宿舍之後,沒有能力做出正確的道德判斷,「如果事務所不給予藝人充足的關照,包括教育與壓力管理,他們最後培養出的就像移動的不定時炸彈。」

文化評論者Lee Taek-gwang則認為,有報導指出有南韓官員疑似隱匿勝利的案情,顯示了南韓自1970-80年代經濟起飛時形成的男性宰制權力,至今依然存在,「韓流可能是新的,但無法消除傳統權力關係,讓男性想做什麼就做什麼,因為他們相信自己不會被懲罰」,誤以為自己可以凌駕法律。

如何才能讓韓男全面反省?《衛報》引述南韓社會學者赫特指出,南韓在國際的地位剛好可以讓其接受更全面的檢視:「要迫使韓國產生國內社會改變,只有將它放在國際檢視之下...這也就是為何社群媒體變得如此重要。倡議者現在可以說,這不只是看韓國報紙的人會感到丟臉,這還會影響國家GDP,所以需要關注。」

赫特表示,隨著時代的轉變,韓男已經無法再像從前一樣隻手遮天,「過去,有權勢的男性會用盡一切力量,讓類似的事情不見天日,但現在已經做不到了。」

更多上報內容:

南韓勝利性醜聞風暴愈演愈烈 涉案最高官員層級為警察總長

「賭上警察命運也要徹查」 文在寅下令揪BIGBANG性醜聞、女星陪睡案真凶

文在寅提經濟合作當北韓去核化誘因 川普打臉「這不是很急的事」

南韓娛樂圈「核彈級醜聞」
說好的誠實?偷拍男星大搞「小動作」
勝利稱自己是受害者 勸過鄭俊英不要偷拍
受勝利醜聞波及?王大陸韓國記者會取消
勝利夜店性侵偷拍外流 員工輪流廁所逞慾
沾腥極樂台北 爆言承旭同場跑趴
下載全新Yahoo奇摩APP 天天換好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