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頓荒唐司法官 收殺雞儆猴之效

林偉信/新聞透視
中國時報
如果法官行為舉止不能與職務相襯,司法自律就該啟動,將這些荒唐法官迅速清理門戶,才能挽救低迷不振的司法信任度。。(本報資料照片)
如果法官行為舉止不能與職務相襯,司法自律就該啟動,將這些荒唐法官迅速清理門戶,才能挽救低迷不振的司法信任度。。(本報資料照片)

憲法賦予法官依法獨立審判、不受任何干涉及終身職的特別保障,能夠成為法官是種特殊的榮譽,但如果行為舉止不能與職務相襯,司法自律就該啟動,將這些荒唐法官迅速清理門戶,才能挽救低迷不振的司法信任度。

新竹地院法官吳振富擔任執行處庭長期間,要求女性法官助理為他刮痧、按摩,以手指沾取萬金油直接接觸他的身體皮膚,過程中關閉門窗、鬆解衣扣、裸露頸項;法官評鑑委員會報請司法院移送監院、建議撤職。

另台北高等行政法院前法官陳鴻斌對女助理性騷擾長達2年,司法院要求究責後送法評會,雖經職務法庭再審爭議,但最後陳男還是遭判決免除法官職務,而他是首位因性騷擾事件丟了法官工作的人。

此外,前士林地院法官陳梅欽下班時與女書記官吃飯,他卻提及「露事業線」等性騷擾言語,並浮報加班費被發現,經監察院彈劾通過移送司法院職務法庭審理,合議庭痛斥他損害司法形象,判決免除法官職務。

此次許宗力大學同學朱樑多次蹺班嫖妓,另名法官曾謀貴與當事人不當接觸,這些荒唐失職的法官們,就如同許宗力在先前大法官釋憲意見書所說的「牽動人民對司法的敬重與信賴」,就應快刀斬亂麻、火速淘汰,才能整頓司法亂象,儘管職務法庭的判決緩不濟急,但可仍收殺雞儆猴之效。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