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位平台大者恆大 傳統媒體怎自救?

台北市 / 王源澤 彭冠霖 報導

傳統媒體的經營環境隨著網路的發達,越來越艱辛。立院數位治理委員會今(23)日召開公聽會,討論在跨國網路平台越來越壯大之下,傳統媒體的生存之道。像是澳洲前陣子就立法,讓數位平台必須跟新聞媒體分享廣告利潤。而在台灣的最新數字,2019年數位廣告金額大約有458億,但GOOGLE就占了6到8成。業者如何自救,政府又能不能介入,成了討論關鍵。

台數位廣告458億GOOGLE拿走8成 ,台灣啟動數位匯流,已經超過10年,網路媒體高度發展,傳統媒體也積極轉型,不過在轉型路上,卻也迎來越來越多的變數,衛星公會祕書長陳依玫說:「我從我的內容業者,做為國內,我們主要的影視內容提供者,真的是很苦,(廣告費)也是一場剝削,也是地主剝削佃農。」2020收視率大增,但廣告收入還是少,我們收不到該收的錢,在立院的跨國網路平台,與本土內容產業影響公聽會上,業者大吐苦水。

舉例來說,台灣人每天收看新聞的消息來源,第一名是LINE,第二名是FACEBOOK,第三名是YOUTUBE,TGA,社群軟體跟演算法對,新聞能見度十分重要,也讓新聞媒體往數位化靠攏,不過2019年台灣的數位廣告金額,來到458億,其中卻有6到8成進了GOOGLE的口袋,TGA,讓不公平競爭著作權,本土產業保護等議題,受到關注,政大傳播學院教授劉昌德說:「它(平台)在市場的一些規則,要能夠讓內容業者,能夠完全清楚的收到,特別是會影響到新聞排序的時候。」重點是演算法,規則要透明,先前澳洲政府修法,要求GOOGLE跟臉書,跟新聞媒體商討,如何讓導流的新聞,也有部分利潤回歸到新聞媒體本身,讓他們可以製作更多,符合公益的內容,台灣或許也能參考,踏出讓媒體更健全的第一步。

原始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