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位版威爾史密斯片酬更高 李安差點弄壞王力宏

青年日報社

記者王丹荷/綜合報導

《雙子殺手》導演李安與製片傑瑞布洛克海默22日出席「2019臺北電影學院-大師講座」,分享電影製作經驗與心得、電影科技發展及賣座鉅片的敘事技巧,進行約10分鐘時威爾史密斯驚喜現身,談到片中的數位分身,他笑說自己不用拍戲挨打,也可透過數位版的史密斯來拍片賺錢,不過「怎麼2個我主演,只領了1個人的酬勞」,傑瑞則幽默回應:「數位史密斯的片酬更高!」

座談會中李安表示,拍電影最幸福的是「獲得一雙強而有力的手在背後支援」,因為有好萊塢資深製片傑瑞布洛克海默的支持,自己可以更縱情地嘗試想做的事、自由地表達自己的想法;談及對《雙子殺手》拍攝規格的講究,李安表示:「希望觀眾感覺不出年輕版的威爾史密斯是數位後製的,而是就像真人在演一樣,讓觀眾可以專注在故事本身。」

李安表示,當自己到了一定年紀,更能感受到演員的身心狀況,過往拍攝《色,戒》時,有一幕擰斷別人脖子的鏡頭,差點把首次演出的王力宏「弄壞」,這次《雙子殺手》有相當多的動作畫面,以數位方式擬真後製,對演員來說是更人道、更理想的。

面對網路串流影音平臺的崛起與手機觀影習慣的趨勢,李安特別分享自己小時候的娛樂只有進戲院看電影,因此對他而言,看電影幾乎是一種儀式性的行為,追求的是沉浸式的觀影感受,需要大螢幕、黑暗的大空間,雖然新的媒體介面會刺激新的觀影經驗,自己也不排斥觀看網路影片,但想要感同身受的,還是得進電影院觀賞。

威爾史密斯則分享表示,拍攝過程中經常與李安討論「是否想親眼面對年輕的自己」,他在拍攝過程中並沒有親眼、面對面地看到年輕版的自己,因此當拍攝結束、歷經8個月的後製,再看到畫面上年輕的自己正在做自己從沒做過的事,就會想:「那不是我做的,那是李安做的。」這些都讓他感到非常神奇,也深深覺得這樣百分之百的數位角色開啟了影視拍攝的新世界。

傑瑞布洛克海默(左)、導演李安出席大師講堂,威爾史密斯(中)驚喜現身。(臺北市電影委員會提供)

臺北電影學院大師講座全體合照 、現場氣氛熱烈。(臺北市電影委員會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