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量穩定增加 盧安達山地大猩猩復生

王德愷

在許多偷獵者眼中,征服看來強壯的非洲山地大猩猩,曾是門好生意。20年前世界自然保護聯盟就把非洲山地大猩猩列為極度瀕危物種,牠們的棲地之一,在盧安達這個曾戰亂與屠殺不斷的東非小國。15年過去,因為盧安達政府願意與動物保育組織合作,山地大猩猩數量逐漸上升,證明放下屠刀才能帶來真正的互惠共生。當年偷獵者的後代,現在心甘情願地保護猩猩。

示意圖/翻攝自 大猩猩基金會
示意圖/翻攝自 大猩猩基金會

盧安達火山公園居民 甄克勞德: 「我畫猩猩是因為牠們跟人類很相似 ,開始畫牠們,因為跟牠們很熟了。」


雨林深處的凝視很熟悉,帶孩子,吃東西,與人類相似,也無法讓牠們比較幸運。山地大猩猩曾是全球十大極度瀕危動物之一。


山地大猩猩生活在東非盧安達、剛果與烏干達交界的山林,盧安達這個火山國家公園,是牠們僅有的兩個主要棲地之一。人類總在偷獵、放陷阱,戰爭與開墾又破壞牠們的棲地,10年前山地大猩猩在這裡一度只剩三百多隻,整個非洲也只剩下680隻,牠們與人類很像,卻也因人類而瀕臨絕種。


猩猩追蹤員 艾曼努畢沙瓦拉:「即使我祖父是個偷獵者,幾代後的現在,我家族裡再也沒有偷獵者了。」


迎著晨光走進樹林,艾曼努現在賴以維生的工作,卻是保護祖父曾經偷獵的對象。


猩猩追蹤員 艾曼努畢沙瓦拉:「這些是我們國家的寶藏,大家必須一起保護牠們。」


人能唯妙唯肖地學猩猩的叫聲,但猩猩們比起人類,相對單純又脆弱。素食為主的牠們,覓食過程中可能踩到人們設的捕獸陷阱,基因相似又讓牠們能感染某些人類傳出的疾病。


大猩猩基金會人員 溫妮艾卡:「牠們是如此巨大強壯的生物,但同時又能這麼溫柔平靜,牠們正在傳送牠們平靜又與世無爭的能量給我們。」


停止爭戰才能讓雙方都生存下去。盧安達曾是個缺乏資源、又有大屠殺悲傷歷史的東非內陸小國,政府態度轉變,開放保護大猩猩的各方力量進入,意外給大猩猩周遭的人們帶來生路。


大猩猩獸醫 甄巴斯可:「我們在森林裡治療牠,不會把牠帶到公園外。」


保護力量之一,是照護組織「大猩猩醫生」,獸醫們會根據大猩猩追蹤員的回報,掌握每個大猩猩家庭的數量,遷移、生活習慣、生老病死,甚至每隻猩猩活動的軌跡。一旦追蹤員們發現猩猩受傷或生病,獸醫們馬上出動入山救護,不讓牠們接近人類村落,感染人類疾病。


盧安達火山公園居民 甄克勞德:「我畢業後也想成為導遊,賺錢可以照顧我的家庭。」


是這些越來越少的大猩猩們,意外地照顧了周遭的人類。三百多位村民被國家公園雇用,擔任保育大猩猩相關的追蹤員或導遊。想要參加每天限量的小團旅遊,入山看猩猩,每位遊客必須付2萬至4萬台幣不等的費用。這些錢除了支應大猩猩保育工作,也有其他用途。


15年來,大猩猩旅遊所得約有200萬美元,回饋給附近社區。自來水有了、學校和醫院蓋起來了。停止殺戮其他生命,改善了人類自己的生活。2018年秋天,瑞士國際自然保護聯盟把山地大猩猩的狀況從「極度瀕危」改為「瀕危」,在非洲,山地大猩猩的數量增加到1000隻左右。


大猩猩獸醫 甄巴斯可:「我們需要持續現在的努力,直到我們認定,這個大猩猩族群能不再需要額外照護而生存。」


大猩猩溫和地凝視曾經殘暴的人類──這些偷獵者的後代們,現在專心保育牠,大猩猩還是一如往常,很像人卻不會主動攻擊人。


猩猩追蹤員 艾曼努畢沙瓦拉 :「我們不想再用槍保護這個公園,我們希望靠人們的理解來保護公園,知道為何要保育猩猩,也承擔責任。」

更多 TVBS 報導
每天都要上山點名! 盧安達搶救瀕絕「金剛」
擺脫大屠殺黑史 盧安達拚當「非洲的新加坡」
想和《金剛》當麻吉?一分鐘學會「猩猩語」
三個月狂殺80萬人 盧安達大屠殺25年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