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差異導致籌資不順 她自掏腰包拍片給台灣人看

祁玲
·2 分鐘 (閱讀時間)
長期在美國參與紀錄片工作的吳郁瑩拍片堅持不迎合西方人口味。(好威映象提供)
長期在美國參與紀錄片工作的吳郁瑩拍片堅持不迎合西方人口味。(好威映象提供)

2008年金融風暴襲捲全球,原本在北京酒吧工作的兩姊妹也因酒吧關門而失業,不得不打包回鄉。姊妹倆是中國少數民族摩梭(Mosuo)人,該部落是世界少數僅存的母系社會,紀錄片《摩梭姊妹》(The Mosuo Sisters)以逾兩年記錄她們從繁華都市回鄉後所面臨的文化衝擊,以及為改善家計的付出和努力。

吳郁瑩長期在美國參與紀錄片剪接和製片,她認為,在歐美國家拍紀錄片,題材的獨特性和議題性要很強,如果題材又牽涉到西方人可以理解的東方社會問題,那麼資金就會很容易找,拍完後也有機會在各影展嶄露頭角,吳郁瑩擔任剪接和聯合製片的《摩梭姊妹》就是一例。

但是對吳郁瑩來說,那部片仍是「以西方人的眼光來看中國人的故事」,這樣的故事若由中國人來拍,一定會有很大的差別。這也是她長期在西方工作的深刻感受:「東方跟西方敘事方式本來就不同,加上他們對於東方社會的理解程度,切入點一定不一樣,所以那部片就是西方人看中國的故事。」

吳郁瑩擔任剪接和聯合製片的《摩梭姊妹》,呈現中國少數民族摩梭人在當代社會面臨的生存挑戰。(翻攝自marloporas.com)
吳郁瑩擔任剪接和聯合製片的《摩梭姊妹》,呈現中國少數民族摩梭人在當代社會面臨的生存挑戰。(翻攝自marloporas.com)

正因為這樣的文化差異,吳郁瑩拍紀錄片《阿紫》也有很多掙扎,比方她花了很多力氣去跟老外解釋台灣跨國婚配的夫妻關係。「很多西方人無法理解這是什麼樣子的關係,但是像我爸媽那一輩,很多是相親結婚,西方人眼中看來很奇怪的事,在我們的社會是很正常的產物。」

所以西方人總是會問吳郁瑩,到底阿龍愛不愛阿紫,或者阿紫到底愛不愛阿龍?這是東西方文化的差異,她堅持不迎合西方口味,「這部片我讓台灣人看比較重要」也因為無法在議題上滿足西方人的要求,籌措資金就不是那麼順利。 最後在美國僅申請到近5萬美元(約新台幣145萬元) 的製作和後製補助,其餘都自掏腰包。

更多鏡週刊報導
他花3年記錄社會邊緣人 說故事的方法影響台灣導演
打敗金馬貢獻獎得主 吳郁瑩說獲北影最佳剪輯獎很意外
遠赴越南拍片 對「眾人圍繞看她扭腰擺臀」最有感

更多影劇新聞
謝和弦突宣布再娶!莉婭還原求婚現場
梁靜茹戀總裁男友才3個月 認了分手親曝原因
素顏照被狂酸 林心如罕見怒嗆網友
丹麥男閃婚台灣太太 前女友怒控無縫接軌
星國「三大美人」破產靠按摩養家 43歲近況曝光

今日娛樂推薦影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