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姿云合約糾紛 前東家酸不告成績更好

·2 分鐘 (閱讀時間)
文姿云因合約糾紛與前東家「弘特舞蹈」對簿公堂,文的律師戴家旭(圖)17日開庭,指控弘特像「恐怖情人」一樣糾纏文姿云。(黃捷攝)
文姿云因合約糾紛與前東家「弘特舞蹈」對簿公堂,文的律師戴家旭(圖)17日開庭,指控弘特像「恐怖情人」一樣糾纏文姿云。(黃捷攝)

首次參加夏季奧運就奪得銅牌、外號「小清新」的空手道國手文姿云,與前經紀公司「弘特舞蹈」因合約糾紛對簿公堂。台北地方法院17日開庭,弘特負責人張詩弘說,如果文姿云沒告他,「相信成績會更好」;文的律師戴家旭則指控弘特像「恐怖情人」一樣糾纏,讓文姿云不堪其擾。全案定9月22日宣判。

文姿云提告主張,她與弘特原本簽約到2022年,利潤六四拆帳,後因雙方價值觀有落差,去年4月發律師函告知終止契約,但弘特仍宣稱是文姿云的經紀人,持續索討4成經紀費,遂請求弘特刪除臉書上「空手道文姿云經紀人」字樣,並給付尚未支付的代言費用60萬元。

弘特則認為,文姿云僅以「價值觀有落差」為由片面解約,弘特無法接受,雙方委任關係仍在,因此反訴請求在2022年合約到期前,文姿云所有代言費都應依約分4成給弘特,或一次性賠償200萬,就同意終止契約。

張詩弘昨說,文姿云在亞運獲得金牌後,看到羽球國手戴資穎有麥當勞的贊助,希望自己也要有,並要求回台灣要住五星級飯店,公司都動用人脈幫忙,未料2020年突然被解約,還遭文姿云提告,他感到很心寒。「文姿云應好好扮演運動員角色,如果沒有打這1年的官司,相信她的成績會更好。」弘特的律師也批評片面終止契約,毫無誠信。

戴家旭則說,文姿云是國家培育的國手,是台灣的資產,弘特卻像「恐怖情人」一樣糾纏,甚至在開庭前打電話投訴媒體,讓文姿云多次接到媒體電話,不堪其擾,也影響訓練。文姿云在奧運的表現大家有目共睹,弘特顯然是想利用文的知名度,來提升自己的聲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