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青咖啡廳嚴禁網美/當網美,得罪你了嗎?

文 / 姊妹淘希希
今日新聞NOWnews
▲網美文化漸漸成為貶義詞。(圖/Shutterstock)
▲網美文化漸漸成為貶義詞。(圖/Shutterstock)

文青咖啡廳「三層甜點工作室」最近發表一則「嚴禁網美」的貼文,內文指出有些客人拍照時只顧自己,不但自私擋道、霸佔座位,甚至還在店內換襪子。種種誇張行徑,店家將這些客人統稱為「網美」,怒喊:「請你們不要再來了!」


▲一家文青咖啡店因為「嚴禁網美」引發討論。(圖/取自三層咖啡廳臉書截圖)


看到這則新聞,筆者腦海率先浮現兩個問題:第一,當網美錯了嗎?第二,曾幾何時,「網美」竟然變成了一種貶義詞?


說起「網美」,大家浮現出來的形象是什麼?以下暫且劃分為四類。


一,是那些拿著手機搔首弄姿拍不停,在同個景點狂拍數十張「明明看起來都一樣」的照片,然後在拍完後,立刻打開修圖軟體,先是調濾鏡,再來瘦臉、除疤、增高的女孩。


二,是那些喜歡在照片裡有意無意曬名牌,追求一種炫富人生的女孩。


三,是那些發一句有感而發的語錄,配著一張不明所以照片的女孩。


四,是那些爆乳露臀,拍性感照的女孩。


如果你認為以上皆是,那麼筆者就要帶著大家抽絲剝繭,揭開整個社會普遍對於「網美」這名詞所附加的「隱形厭女情結」


▲網帥也會通過方式展現自己的財富。(圖/取自微博)


筆者相信,很多男人也喜歡拍攝自己的帥照、曬健身照、到風景區拍意義不明的照片。他們也會修圖,也會喜歡有意無意炫自己的名車名錶。


可是,我們卻常常聽到別人用「網美」來諷刺其他女性,鮮少聽到大家用「網帥」來嘲弄一個男性。(請大家捫心自問,以「網美」嘲笑他人的使用頻率,是不是真的比「網帥」多出很多?)


回到文青咖啡廳「嚴禁網美」的抗議新聞,筆者仔細看貼文,完全可以理解咖啡廳的本意,是想抵制那些「因為愛拍照而嚴重打擾到其他客人」的顧客。


但是,追究那些顧客的行為本身,說穿了就是「沒禮貌」、「自私自利」「沒有同理心」等缺點,這是一個廣義的性格缺陷,男女都會發生。


將一種「無禮行為」,通通定義成「網美做的事」,網美何其辜?


▲網美文化漸漸成為貶義詞。(圖/Shutterstock)


所謂「網美」,原先指的是在社群上美麗的女孩,擁有一定數量的追蹤者。


她們很用心經營自己的形象,努力研究穿搭、照片構圖、仔細修圖,以展現自己漂亮的一面去吸引他人、鞏固原有的粉絲群。


網美的作法,正是一個女性為了「維持美麗」而做出的勞動付出,是一個女性自主展現自我的狀態。


我想到「後現代女性主義」代表人物西蘇(Hélène Cixous)在《美杜莎的微笑》裡有提到,女人總是活在一種隱形的秩序裡,我們只能「被動」被凝視,卻無法主動彰顯自己的愉悅。


女人只能被動凝視,造成了「女神」一詞的誕生。


女神和網美,明明都是指漂亮女生,但兩者的差距,在於前者必須是「不經意的」、「讓人感受不到努力的」、「比較自然的」,她們就能變成女神。


▲女神只能是被動凝視,美貌只能是天生。(圖/截圖google搜尋)


這也是為什麼網路上會有一些文章「盤點素顏也很美的女星」、「吃不胖的女星」,販賣著女人只能被凝視,不可以在外型上參與主導。


網美的行為,不過是因為她們想變漂亮的意圖很明確罷了。


筆者忍不住想說:做女人好難,連努力變美,都不能表現得太明顯。


因此,西蘇鼓勵女人寫下自己的感受,以書寫,或是其他非線性的方式展現自己,化被動為主動。


拿到現在來看,筆者認為這正是網美們在做的事情呀,她們透過書寫感受、拍攝美照、展現穿搭與身材,來實踐自身不同的面貌,這是一個「拿回主體」的行為(網帥也是)。


▲網美文化漸漸成為貶義詞。(圖/Shutterstock)


我了解有些網美的起心動念,是希望能透過走紅累積財富,但我認為,這也是她們主動爭取自己想要事物的一種合法方式。


要知道,一個女人想賺錢、想走紅,所以用心行銷自己,這真的不是一件錯事。


那麼,網美這個名詞,到底是從什麼時候開始走樣呢?


人們開始不喜歡網美的主因,源於部分女孩為了賺錢狂接業配,配合廠商寫了一些非事實的使用產品心得,誇大效果;有些女孩是販賣盜版名牌衣服,讓民眾買回家之後發現受騙。


還有一些網美,她們過度執著讚數,把照片修得跟本人差距太大,讓網友感受到了「不真實」跟「詐欺」;有些網美則是利用男粉絲的感情,做出詐騙錢財的犯罪行為。


諸多行為做得太過火,將原本很中性的「網美」一詞,演變成負面詞語的代表。


▲還是有許多網美認真經營自己。(圖/取自IG)


筆者身邊還是有許多網美是很認真經營專頁的,她們會先試用產品後,再決定要不要幫忙寫文章;她們只會推薦好用的東西,也會在跑記者會之前認真做功課,堅持自己的原則。


其中,最知名的就是莫莉,筆者幾年前專訪她時,她還沒有像現在這樣爆紅。她告訴我,她IG上的照片、PO文幾乎都是她自己琢磨後、用心寫下。她賣力健身、研讀保養穿搭相關文章,就是希望有朝一日能站上國際舞台,宣導「小麥皮膚色的女孩也可以很美」的觀念。


我相信,立意良善的網紅絕對大有人在。


▲網美文化漸漸成為貶義詞。(圖/Shutterstock)


回到修圖過頭、業配不實、詐騙錢財等問題核心,大家就會發現,這是跟「虛榮心氾濫」、「貪心」、「欺騙」等品格缺陷有關。


這些行為,有的人會去做,有的人就是不會做,這是個人的品格問題,跟「網美」無關。


筆者會寫下這篇文章,主要希望能喚起一些人(特別是女孩)的意識,很多時候我們都會在不經意間,被「厭女心態」給捆綁,跟著他人一起嘲笑、諷刺其他女性,把一些本該屬於女人的正常名詞,通通挪用成貶義詞。


努力讓自己變得更美,只要不要打擾到其他人,這都是沒有問題的。


無禮,不應該跟網美劃上等號;網美,不見得等於膚淺跟無腦,她甚至能夠與知青並存。筆者期待不久的未來,文藝少女也能大方當網美,形成一個彼此流動、交互欣賞的陰性脈絡。










更多 NOWnews 今日新聞 報導
柯佳嬿為陳韻如哭了/親愛的,讓我們開始喜歡自己好嗎?
一張迪士尼公主照,來看冠狀病毒造成的「國際排華潮」
親見新人婚姻破局!吳姍儒嘆:世上一切都建立於「願意」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