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住民題材太熱門? 她申請補助經費卻碰壁

祁玲
·2 分鐘 (閱讀時間)
台灣近年新住民題材的案子較多,故吳郁瑩籌拍《阿紫》申請官方補助不易。(好威映象提供)
台灣近年新住民題材的案子較多,故吳郁瑩籌拍《阿紫》申請官方補助不易。(好威映象提供)

長期在美國擔任剪接師的吳郁瑩,回台拍了一部紀錄片《阿紫》。她不諱言,剪接經驗對導演工作助益良多。

她表示,一般認為,拍紀錄片最重要的是蹲點,也無法刻意安排事件發展,但她認為有些事情還是可以去挖掘,此時剪接經驗便有助於挑選適合深入拍攝的素材,為故事的發展定出方向。

《阿紫》這部片,吳郁瑩是邊拍邊剪,修正的版本難以計數。「最卡的地方是阿龍和阿紫吵架那段,本來沒有放,因為我直覺不想放外界預期會發生的事。」但後來她看出阿紫的不滿一直在累積,於是想給她抒發情緒的空間。吳郁瑩與製片等人討論過後,決定把這段衝突放進去,「那是最後一次修正。」

談到拍攝成本,吳郁瑩不諱言,若用美國的規格拍攝,《阿紫》大概要40萬美元(約新台幣1,162萬元)。她分享籌資過程時表示,因台灣近年新住民題材的案子較多,故申請不到官方補助。

吳郁瑩曾為紀錄片《阿嬤候選人》擔任剪接,描述高齡94歲的桃樂絲哈德克參選美國參議員的故事。(翻攝自stillinmotion.com)
吳郁瑩曾為紀錄片《阿嬤候選人》擔任剪接,描述高齡94歲的桃樂絲哈德克參選美國參議員的故事。(翻攝自stillinmotion.com)

另一方面,要在美國找資金也不容易,主因是西方人重視紀錄片的議題和獨特性,必須要多拍攝幾個案例,但她僅聚焦在單一家庭,導致在美國僅申請到近5萬美元(約新台幣145萬元) 的製作和後製補助,其餘都自掏腰包。

申請到製作經費後,美國投資方對拍攝角度和素材選擇都會給她意見,有的吳郁瑩接受,例如阿紫的爸爸經歷過越戰,投資方建議帶入這個背景,「藉此拉開故事的角度。」

至於影片呈現的婚配狀況,西方人很難理解,總追問阿龍和阿紫到底愛不愛對方?吳郁瑩認為,此事牽涉到文化差異,她不想迎合老外想法,堅持用台灣人了解的方式來處理他們的關係,「如果用西方人理解的方式看這對夫妻,就變成另一部電影了。」


更多鏡週刊報導
日常生活搬上大銀幕 他們看過《阿紫》更了解彼此
原本打算孤老一生 他娶了阿紫還被拍成紀錄片
真實記錄婆婆對媳婦的抱怨 導演用一招贏得他們的信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