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大流行終結有望?

Alexander Freund
·5 分鐘 (閱讀時間)

(德國之聲中文網)春天來了。很多人的耐心已到盡頭:他們需要看到前景,希望知道何時會逐漸放松停擺措施,何時終於可以期待接種疫苗,那個幽靈何時會遁形。

何時能再輕松度日?

據稱來自世衛組織的關於新冠大流行即將結束的表態也激化了爭議。有報道稱,世衛組織歐洲主任、比利時人漢斯·亨利·克魯格(Hans Henri Kluge)在接受丹麥電台采訪時說,新冠疫情將在 "數月內被克服"。

在專家之間和社交網絡上出現激烈爭論後,克魯格在德國電視二台上澄清:"我從未說過這句話"。他強調,相反,他曾說過,沒人能預測這場疫情何時會結束。這位世衛組織歐洲部主任解釋道:"我只會說——作為一個暫時假設——至2022年初,我們可能已走出疫情。" 他對德國電視二台說,新冠病毒依然會存在,不過他認為,屆時將不再需要采取讓人煩惱的措施。

德國病毒學家警告不應放松

據稱是克魯格說的這句話在科學界引發一片反對之聲。柏林大學附屬夏裡特醫院(Charité)病毒學家德羅斯滕(Christian Drosten)推文,斷然駁斥所有關於病毒已減弱的猜測:"不,目前沒有任何已知變異毒株的減弱跡象。這純粹是異想天開的說法。"

這位病毒學家1月初在北德電台播客中已指出,SARS CoV-2這種新冠病毒需要很長時間才能成為區域性病毒,即它仍然存在,但只在區域發生。不過,德羅斯滕在《明鏡》周刊上警告說,2021年,新冠疫情可能先會變得更加危險。

德國聯邦議院社民黨黨團副主席、流行病學家卡爾-勞特巴赫(Karl Lauterbach)也持相同觀點。他像許多政界人士一樣警告說,不能快速放開防疫措施。談及本周三(3月3日)將舉行的聯邦政府與各州州長聯席磋商會議,巴伐利亞州州長索德爾甚至在該州電台上警告說,現在人們不應 興奮地大談放開。

感染趨勢逆轉

截至2月底,全球確診SARS CoV-2新冠感染人數約為1.14億人;約250萬人死亡;6440多萬人康復。

從絕對值看,數字相當可怕;在一些國家,病毒依舊肆虐。此外,人們對經由變異而加速出現第三波疫情憂心忡忡。

然而,從全球範圍看,正出現一種令人驚訝的緩和跡象。據世衛組織統計,近兩個月來,全球感染率大幅下降,且明顯快於預測的速度和幅度。根據該統計,1月中旬,每天仍有70萬人被感染,而現在,數量差不多 "只 "是其一半,短短一個月內,直接或間接死於COVID-19的人數也幾乎減少了一半。

世衛組織總干事譚德塞(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 )雖謹慎有加,但仍表示,數字下降是 "希望的信號":"這一趨勢提醒我們,即使我們今天討論疫苗,COVID-19也可經由行之有效的公共衛生措施予以遏止和控制。事實上,很多國家正是這麼做的。"

為什麼全球範圍感染率會下降?

人們指出了全球感染人數大幅下降的眾多原因,並視之為繼續實施限制措施的的理由。

很明顯,感染率下降無法僅歸因於疫苗接種,因為到目前為止,全球人口中只有很少一部分人接種了疫苗。

不用說,遵守社交距離和衛生條例在眾多國家都發揮了作用,所以,它可用以論證只能極緩慢放寬嚴格接觸限制措施的必要性。

此外,在一些國家,如美國或巴西,已有很多人染疫,導致當地的群體免疫力逐漸增加。例如美國,若將登記在冊的病例和所推測的未知病例數量相加,可以推測一種群體免疫力在逐漸形成。

另外,有研究人員認為,新冠病毒很可能因為突變而在中期內明顯減弱——即使這在目前聽起來很奇怪。

2月中旬,以生物學家詹妮-拉文( Jennie Lavine)為主筆,美國亞特蘭大大學和賓夕法尼亞大學的科研人員在《科學》雜志上發表了一份引起轟動的研究報告。研究人員們在報告中預測,新冠病毒很快會因突變而成為 "地方性 "病毒,也就是說,它只會在當地繼續傳播,如此,病毒就不再會那麼恐怖,而全球疫苗接種工作又將加速這一進程。

新冠病毒會否成為無害常客?

世衛組織全球流感計劃負責人克勞斯-施特爾( Klaus Stöhr)的評估亦證實了這一預估。這位流行病學家也是世衛組織薩斯研究協調員。他指出,以往的流感經驗表明,感染情況也很可能突然減退。例如,1957年的亞洲流感和1968年的香港流感這兩場毀滅性的大流行,曾奪走400萬人的生命。但與其出現時一樣,這兩場流感都突然快速消失。

第一次世界大戰後發生的西班牙流感中,第二波疫情奪走的生命最多,1918/19年至1920年期間,總共可能有超過5000萬人死亡。第三波疫情很快消退,但病原體依舊存在。時至今日,H1N1病毒仍以弱化的形式出現在普通流感中。

中期內,SARS-CoV-2新冠病毒也會有類似發展。據推測,該病毒將繼續存在,但只在局部地區出現。若因變異而變弱,則會越來越不可怕。

然而,此一時刻到來之前、全球向好趨勢得以鞏固之前,人們仍需在必要的接觸限制和可能的放寬之間繼續保持艱難的平衡。

© 2021年 德國之聲版權聲明:本文所有內容受到著作權法保護,如無德國之聲特別授權,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當行為都將導致追償,並受到刑事追究。

作者: Alexander Freu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