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狀病毒防治方程式

魏國彥
中國時報

起源於武漢的新型冠狀病毒2019-nCoV在大陸各省流行,越境跨國傳染的勢頭方興未艾,台灣亦被世界衛生組織列為可能爆發的疫區之一,而許多未知因素有待破解,研製疫苗及藥物也還在未定之天。這個新病毒比SARS病毒凶猛嗎?控制SARS的經驗可完全照搬嗎?人言言殊,人心惶惶。

與新冠狀病毒作戰大約可區分為四個階段:

一、偵測與隔離階段。這次病毒中鑣者很多症狀輕微,不藥而癒,容易成為「行動感染源」;發病者的潛伏期也長,在就診之前就已經趴趴走,往多方遠距離傳播病毒了。國際防疫組織正對病毒進行分子生物學分析,將病毒基因定序,並將其形貌顯微寫真。基因序列能讓我們將此新冠病毒與其他病毒比較,推測其親源關係,從而偵測到最原始的病毒庫,分辨是人類原有病毒突變形成?還是人與老鼠、蝙蝠、禽鳥、家畜等之間跨物種的病毒基因重組? 此外,由各種病毒的親源關係與演化路徑,也可藉分子生物鐘推估在第一個病例被辨認之前病毒已經潛伏多久,進而偵測原來未知的黑數(隱匿不報、未就醫或早已死亡的案例)。

二、迷霧戰階段。爆發初期,因偵測的病例有限,對於病毒的形態、起源及傳染途徑都不清楚,防疫人員如盲人騎瞎馬,又不得不匆匆發布防疫指南,進行非常措施,例如,武漢封城、台灣對於返校陸生的隔離管理,是對是錯?是過與不及?已招來諸多質疑、抱怨與批評。儘管壓力大,防疫指揮官必須當機立斷。

三、重建傳播鏈階段。這個階段,病理研究漸露曙光,對於病毒起源、感染途徑、傳播過程中的病毒變異也開始有進一步的掌握。除了訪談病人,詢問過往的旅行歷程、接觸關係而重建病毒傳播途徑外,生化研究還能透過大量及周密的分子分析,從科學的角度檢證及重建真實的傳播樹狀圖,辨識大小節點與階序,從而探索可能的黑數,找到死角和盲點,訂定更為有效的防治布局及徹底根治之道。幸運的話,具有療效的醫藥和疫苗也測試完成,醫護人員可循傳播鏈,完善醫療與防堵。

四、地理資訊分析階段。利用地理資訊系統將病患的分布、交通歷程、居住位置、人口分布、社區醫療資源、防疫強度等圖層層套疊,做成全球格局的病毒生物地理圖,明示傳播途徑與危害熱區,不但可加速控制疫情,更可預測未來發展的指向,得以掃蕩潛伏未顯的感染據點,防範疫情擴散。

政府可據此四階段的發展,慎思補漏,防微杜漸,早日控制住疫情。

(作者為國立台灣大學永續地球研究中心兼任教授)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