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疫情成為攻擊記者導火索

Lisa Hänel
德國之聲

(德國之聲中文網)在德國,對聯邦政府疫情限制措施的抵觸情緒不斷增加。批評者稱這些措施嚴重限制了人的基本權利。新冠疫苗尚未問世,許多人就已經開始為義務接種疫苗感到擔憂。據示威組織者稱,上周六(5月2日),大約有5000人在斯圖加特參加了迄今最大規模的示威集會。據警方稱,示威游行基本上是在和平的氣氛中進行。

但是,針對新冠疫情防護措施的示威並不總是非暴力的。尤其是對於想報道抗議活動的新聞記者來說存在著危險。在柏林,短短幾天內就有兩個公共媒體的攝制組遭到襲擊。

5月1日,ZDF電視台的工作人員為諷刺節目"今日秀"拍攝所謂的"衛生示威"時,遭到約15名蒙面人可能蓄謀的襲擊。據媒體報道,襲擊者使用了金屬棍棒等凶器。該事件在全國引起震撼。保守的基民盟秘書長齊米亞克(Paul Ziemiak)在推特上寫道,這次襲擊令他震驚。

電視一台報道的這次所謂"衛生示威"的參加者有些不同尋常。其中既有右翼民粹主義者和右翼極端主義者,也有左翼資本主義批評人士和新冠疫苗的反對派人士,而且也不乏陰謀論者。

國家安全部門目前正在調查襲擊ZDF電視台員工案件。襲擊發生後不久,有六名嫌疑犯在犯罪現場附近被逮捕。據警方掌握的資料,他們可能屬於左翼派別。但是,由於證詞相互矛盾,警方表示調查工作難以取得進展。

4月30日,也就是在襲擊記者的前一天,柏林-勃蘭登堡廣播電台(rbb)的前主播,現在的右翼民粹主義分子傑布森( Ken Jebsen)在他的網站上上傳了一篇評論。名叫洛因(Bernhard Loyen)的作者在其評論中寫道,他通過"其經驗意外"地發現,ZDF電視台打算對將舉行的示威活動"有針對性的拍攝一些畫面,以便將其呈現給觀眾"。

評論說,在公益媒體看來,每一位上街游行示威者都是"陰謀論者、鬧事者和納粹分子或者是三者的混合"。洛因在其評論中還呼籲人們現在就要加強抵抗。

媒體是陰謀論的一部分

就在同一周,柏林也發生了襲擊媒體人事件。據警方稱,在柏林國會大廈前聚集了大約400名示威者。其中一名示威者走出人群,試圖腳踢現場電視一台攝制組的一名音響助理。但是被他踢中的麥克風吊桿擊中攝影師的頭部。這名46歲的襲擊者已被提起刑事訴訟。Twitter上播放的相關視頻顯示,警方迅速作出反應,逮捕了襲擊者。

從事廚師工作的希爾德曼(Attila Hildmann)呼籲人們舉行集會示威。最近以來,他因一再散布陰謀論引起人們的關注。例如,他傳言是微軟創始人比爾·蓋茨(Bill Gates)研制了新冠病毒。希爾德曼還時常在Facebook上發布攻擊媒體的文章。他在一篇帖子中寫道,"在任何情況下"都不應相信媒體的說法或圖片。這些都是為"方便奪權"進行的策劃。

他的話看來得到了其支持者的積極響應、在他發起的示威活動中,示威者不僅高呼"騙人新聞"等口號,而且還有人襲擊電視一台的攝制組。襲擊發生後,示威者還對襲擊者表示聲援,要求警方將其釋放。事件發生後,德國外長馬斯(Heiko Maas)在Twitter上發表評論說,攻擊記者的人就是反對民主。

批評性報道不受歡迎

在疫情防治措施的反對者面前,記者面臨的不僅僅是人身攻擊的壓力。即便是在針對疫情限制措施舉行了大規模和平抗議活動的斯圖加特,媒體的批評性報道也引起抗議。特別是示威活動的組織者,企業家巴爾韋格(Michael Ballweg)批評ARD和RTL等媒體進行單方和錯誤的報道。他指責媒體錯誤地將示威者描述為接種疫苗的反對者,反伊斯蘭化的支持者和陰謀理論者。

巴爾韋格要求ARD和RTL電視台更正其報道報告,並展示一些證實其報道有誤的圖片。否則,今後舉行集會時他將拒絕媒體代表到場。

巴爾韋格在斯圖加特的示威集會上以及在其YouTube視頻中經常提到《基本法》。尤其是他常常強調第5條中關於保障言論自由的條款。對於這一條款,沒有記者會表示反對。讓記者反對的倒是巴爾韋格本人。因為他似乎還不知道,除了《基本法》第5條之外,德國法律第6章第2條中還制定了集會法。該條款規定,對持有效證件的記者,任何人都不得將其排除在公共集會之外。

作者: Lisa Hänel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