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疫情籠罩 日本自殺率明顯增加

·4 分鐘 (閱讀時間)

(德國之聲中文網)今年以來,日本發生了多起引起轟動的名人自殺事件:先是22歲的女子職業摔角選手、電視真人秀參與者木村花自殺身亡,接下來走上絕路的則是33歲的影視明星三浦春馬。9月份,兩位女演員蘆名星和竹內結子也以自殺方式告別了人生。不過,自殺現象絕不限於演藝圈,疫情籠罩下的日本,自殺正在成為一個社會問題。自殺事件的數量本來已經連續下降多年,但今年七月,自殺人數又恢復到了去年同期水平,而八月共有1850起自殺事件,比去年同期增加15%。

日本政府也承認,自今年七月以來,自殺人數呈現遞增趨勢。有鑑於此,政府已將預防自殺行為的預算提高了40%,總計約值2900萬歐元。而這筆錢也確實是雪中送炭:受疫情影響,很多心理輔導站和熱線都因捐贈銳減,減少了工作時間和服務內容。但與此同時,需要心理救助的人數卻在不斷上升。

經濟困境

專家認為,自殺個案增多同疫情爆發有直接關系。隨著疫情到來,人們的防疫觀念有所提高,但公眾生活卻受到限制,人際交流急劇減少。一月至六月,自殺人數一度減少了10%。但疫情造成的社會和經濟後果,令許多日本人心理健康出了問題。失業率從二月的2.4%飆升至八月的3.0%。失業人口高達210萬人之多。很多小店鋪和小企業因收入銳減而宣告破產,業主債台高築。一位女士在向大阪救援組織Befrienders求助時說到:“為了開辦餐館我付出了很大的努力,但現在一個客人都沒有。

新冠疫情本身在日本造成的死亡病例並不多,因而自殺個案的增加尤其引人注意。迄今為止,新冠病毒死亡病例大約有1600個,但自殺死亡者卻多達13000。女性自殺者的激增尤其令人警覺。與去年同期相比,今年八月,女性自殺者人數上升了40%,為651人,其中大多是20至40歲的青、中年女性。福島大學健康問題專家Masaharu Maeda認為,多數自殺個案同經濟原因有關:疫情導致的經濟下滑,對女性的沖擊遠大於男性。因為大多數女性的工作崗位是短期或臨時性的,因此裁員時當然也是首當其沖。

孩童遭受壓力

未成年人自殺的問題也同樣引人注意,多年來,未成年人的自殺個案也在不斷上升。今年八月,共有59名中小學生自殺傷亡,是去年同期的兩倍。自殺原因包括校園霸凌和學業壓力過大。受疫情影響,學校一度關門,復課後追趕進度的壓力,使一些學生不堪重負。兒童救助中心“Tamariba”的負責人西野對彭博社表示:“有些剛五歲的孩子,居然就萌生了自殺或出走的念頭。”

日本是世界上為數不多及時發布自殺案例和統計數據的國家。不過,相關的媒體報道顯示,疫情期間,其他國家的自殺案例也呈現上升趨勢。比如韓國今年春季的女性自殺個案明顯增多。美國一項研究報告稱,今後10年內,“因絕望而死亡”的案例將多達75000起。所謂絕望死亡是指自殺和過量吞食毒品。印度自殺預防基金的報告稱,該國自殘和自殺案例也在明顯增多。

世界衛生組織在130個國家發起的一項問卷調查顯示,60%的受訪國家中,民眾的心理衛生狀況受到疫情的嚴重影響。而在日本,心理健康傳統上並未受到應有的重視。亞洲發展銀行首席經濟官,同時也是研究因經濟原因而自殺問題的專家澤田康幸對彭博社表示:“政府提供資助當然很重要,但同時政府也應當意識到,保障民眾心理健康也應是政府醫療政策的一個重要組成部分。”

德國之聲對自殺事件的報道持謹慎態度,因為有跡象表明,某些形式的報道有可能導致模仿反應。如果您有自殺念頭或緊急的情緒波動,請隨時尋求幫助。在您所在國家和地區可以找到尋求幫助的地方,請訪問網站www.befrienders.org。在德國,可以撥打以下的咨詢電話尋求幫助:0800/111 0 111或者0800/111 0 222。

© 2020年德國之聲版權聲明:本文所有內容受到著作權法保護,如無德國之聲特別授權,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當行為都將導致追償,並受到刑事追究。

作者: Martin Frit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