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疫情:台灣對抗Covid-19的「低技術」方式

出門戴口罩
新冠疫情爆發以來,台灣本土確診率可能是全世界最低的少數幾個

在台灣要找一個得過Covid-19(新冠肺炎 )的人比你想象的要困難許多。

新冠疫情爆發以來,台灣的確診率可能是全世界最低的少數幾個,2020年4月至12月,還曾經連續八個月本土零確診。

2021年5月,也就是迄今為止最糟糕的本土疫情期間,台灣每日確診數最多也只有數百人。

2022年1月,台灣首次出現奧密克戎,本土確診病例每日仍能維持在個位數或較低的二位數。

除了確診者人數少、不好找之外,在台灣,感染新冠病毒還可能有被污名化的危險,多數的確診者都不希望被公開身份。

BBC找到一個曾經在1月底得過Covid-19的台灣人,但他不願意透露姓名或其他個人資料,擔心會受到別人異樣眼光看待。

他告訴我們說,在家用快篩和醫院採檢都呈陽性之後,他被送到隔離病房,很快警察就來調查他過去14天的行蹤,調查工作根據的是他個人主動交代的資料,以及這段時間內他出入公共場所,包括餐廳在內,掃描過的QR碼記錄。

台灣這套嚴謹的疫情追蹤調查工作,並不需要很高的技術要求就能做到,發展過程中還運用了群眾外包的解決模式。

「g0v零時政府」是一群程式設計師發起的線上社群,其中包括了設計師、編程人員和活動人士,他們自創的解決方案對防疫工作有重要貢獻。

g0v零時政府的主要活動為兩個月一次的「黑客松」(程式設計馬拉松),以及通過這個活動編寫的各項開放資料應用程式及多個工具。

2020年初新冠疫情出現時,台灣的零時政府就開始採用「群眾外包」的模式,試圖為新冠疫情出現所造成的問題,找出各種解決方案,包括疫情的追蹤調查,口罩的分配等。

最佳的解決方案最後會由行政院政務委員唐鳳(她同時也是積極參與零時政府的社群核心成員之一)送交給行政院內閣採用。

以疫情追蹤調查為例,零時政府的社群曾經嘗試許多方法來改善疫情追蹤調查成果,包括使用谷歌表格,網頁和收集程序,但始終沒有找到理想辦法。

最後,他們想出一個混合式解決方案,採用QR碼和15個數字組成的場所代碼,使用者只要用手機掃描QR碼,就能產生簡訊,再將簡訊發送至台灣中央疫情指揮中心1922,就能完成登錄。

唐鳳表示,原本「簡訊實聯制」只是用在公共交通上面,後來越來越多公共場所和商家都採取這套系統方便民眾登錄。

簡訊實聯制在台灣已經相當普及,不論是銀行、商家、餐廳或咖啡館,甚至是台灣最著名的夜市攤販,都在店門口或攤位前張貼自己場所的QR碼,客人每次進入消費或辦理業務都必須掃碼傳送簡訊到1922。

但是簡訊實聯制並非強制性的,沒有手機或不意願採用簡訊實聯制的人,也可以用傳統的辦法,用紙筆留下自己的資料,供日後疫情調查追蹤軌跡。

實聯制對疫情調查非常有用,地方衛生機關可以利用實聯制的資料追溯確診者曾經出入的地點,而調查確診者軌跡,匡列接觸者是一項人力成本非常高的工作,只有在確診率非常低的情況下才能做得到。

簡訊實聯制QR碼
台灣公共場所實施的簡訊實聯制對疫情控管發揮重大作用

雖然台灣有著非常嚴格的邊境檢疫,但根據中央疫情指揮中心的數據,疫調匡列追蹤通報人數至今已經超過600萬人。

自從2020年1月台灣出現第一名Covid-19確診者以來,包括境外移入和本土確診,至今已經有20304個感染案(2月25日止),每一個確診者都按確診時間順序編號,一個個進行疫調匡列接觸者隔離或採檢。

手機在疫調工作上扮演重要角色,通過簡訊實聯制,衛生機關得以用手機簡訊的方式通知曾經與確診者同一時間前後進出同一場所的其他人,進行必要的後續處理。

雖然疫調追蹤接觸者對防疫工作非常重要,但對個人隱私資料也有許多擔憂,唐鳳表示台灣在系統設計之初就考慮到這個問題。

例如在進行全球定位系統資料的時候,不會顯示使用者的確實地點,而只顯示附近的手機基地台位置,匡列接觸者資料時也去中心化,28天之後刪除,檢調人員也不能獲取相關信息。

雖然簡訊實聯制需要使用者通過手機掃描商家QR碼再發送出去,但是手機服務供應商和個別的商家並不能從簡訊實聯制系統中獲取消費者的個人資料。

唐鳳表示,「手機服務供應商和個別商家拿到的只是片段的資料,就像整個拼圖中的一片拼圖一樣,沒有實質意義也不會有安全疑慮。」

機場入境
嚴格的邊境管制,包括入境者必須強制檢疫,很大程度上將病毒圍堵在邊境之外

台灣自2020年初開始實施的嚴格邊境管制到目前大致上仍然維持,入境者必須接受嚴格的隔離檢疫措施,很大程度上將病毒圍堵在邊境之外。

入境者的旅遊紀錄會被送到主管台灣全民健保的中央健保署存查,入境者則需要接受強制性檢疫措施,在防疫旅館停留14天,接著是七天的「自主健康管理」,前後21天期間會經過多次檢測,還會收到中央疫情指揮中心和地方警察局的關切電話和簡訊。

在疫情初期,台灣防疫控制相對成功,因此在2021年歐美英等國家普遍開始施打疫苗的同時,台灣的疫苗推動並不順利,而且還因為國際生產與供應延遲而面臨到疫苗短缺的問題。

在經過2020年多個月本土確診「+0」的傲人紀錄之後,2021年5月台灣爆發了迄今為止最嚴重的本土疫情,雖然疫苗短缺,但所幸美國、日本、立陶宛、斯洛伐克和捷克等國都向台灣捐贈疫苗。

為了確保疫苗注射的公平性,盡快提高疫苗的注射率,台灣政府按照年齡、職業和個人健康因素等條件排列優先順序,分別進行第一、第二和追加劑的注射。

與此同時,台灣的g0v零時政府再度發揮作用,社群成員協助開發一個中央網站疫苗預約平台,讓民眾能夠找到附近最方便的疫苗注射中心進行預約。

零時政府已經開發的項目之一——「真的假的」(Cofacts)網站也開始發表文章,針對網上流傳有關各種疫苗的錯誤信息逐一澄清,破解假訊息。

在各項政策的推廣下,台灣人對疫苗的接受度大致上都滿高的,截至2022年2月中為止,第一劑疫苗注射率達80%,第二劑疫苗注射率為75%,第三劑疫苗注射率超過30%。

有接種疫苗的民眾都會拿到一張黃色的「Covid-19疫苗接種紀錄卡」,上面記載有疫苗接種日期、疫苗廠牌等資料,疫苗接種紀錄也可以製作成QR碼的形式,可以印出來,或下載到Apple錢包(Apple Wallet)等手機程序上面。

疫苗注射
台灣疫苗接種率很高

如果台灣人整個社會對政府一系列的防疫措施「不買單」,不願意配合簡訊實聯制防疫,也不配合政府戴口罩和維持社交距離相關規範的話,台灣也就不會有今天的防疫成果。

「在美國,大部分人不願意被追蹤調查,但是在台灣,如果你說我們為了疫情調查要追蹤你,大部分的人都會願意配合。」來自台灣的美國斯坦福大學(Stanford University)衛生政策及小兒科教授王智弘表示,他曾經在《美國醫學會雜誌》(JAMA)上發表學術文章,介紹台灣防疫措施、科技應用和追蹤檢測。

王智弘教授還表示,台灣人願意配合政府防疫政策的另一個重要原因是許多人在20年前都歷經過SARS疫情的經驗,所以當Covid-19出現的時候,政府和社會上民眾都有所凖備並有預期心理。

他說,「人們對SARS的災難記憶猶新,大家都有保護自己也保護別人、全島一命的觀念和認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