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疫情:從邊城瑞麗到上海迪士尼,中國堅持鐵腕防疫但面臨更多挑戰

·12 分鐘 (閱讀時間)
防疫人員在對迪士尼的遊客進行核酸檢測。
防疫人員在對迪士尼的遊客進行核酸檢測。

10月31日,萬聖夜的上海迪士尼樂園(Shanghai Disneyland)入口,百餘名身穿白色防護服的人們排成數列。他們並非參加扮裝活動,而是在對園區內的三萬多名遊客進行核酸檢測。

據報道,就在當天下午,一名前一日入園的遊客在杭州被確診感染新冠病毒。當局迅速行動,要求這家龐大主題公園內的所有遊客在離開前都要進行核酸檢測。他們的軌跡還將被密切注意,並在24小時後接受第二次檢測。

這一突如其來的大規模核酸檢測的照片在中國社交媒體廣為流傳。在迪士尼城堡上空綻放的煙火下,一邊是身著萬聖節主題服裝排隊的年輕人,一邊是防疫工作者,被很多中國網友稱為「超現實的場景」。

防疫人員在幾個小時後便完成了採樣。周一(11月1日)上午,當局宣佈這批遊客的檢測結果均為陰性,迪士尼樂園則在關閉兩天後火速恢復運營。

迪士尼樂園發生的這一幕回看起來只是中國新冠防疫戰中的一個小插曲,上海甚至因為這次精凖的檢測範圍控制受到了網絡輿情的讚揚。但在更廣的範圍內,中國政府堅持「清零」的鐵腕政策引發了諸多抱怨。

在位於中國西南邊陲的小城瑞麗,當地已連續七個月採取嚴厲的防疫措施,包括三次封城。一位當地居民告訴BBC,瑞麗街頭大部分店鋪都已關門,很多人都已逃離。而她因連續幾個月沒有收入,家底已經耗盡。

「運動式抗疫」

中國自2020年5月大致控制了武漢疫情後,持續採取「清零」政策,通過封城、大規模核酸檢測以及對密切接觸者進行持續隔離和醫學觀察來撲滅每一次聚集性疫情的爆發,並對海外旅客緊閉大門。

該政策取得了顯著效果。自武漢疫情爆發以來,官方迄今累計報告的感染人數不到10萬人,死亡人數不到4700人。對一個有14億人口的國家來說,感染比例比西方大多數國家都小得多。

但Delta變種病毒的出現挑戰了對於這種嚴防死守策略的信心。今年下半年以來中國國內零星疫情接二連三爆發,「清零」政策對民眾生活和生產造成的打擊和其他負面影響正日益受到檢視,並在互聯網上引發激烈辯論。特別是,很多人表示大多數地區都遠遠做不到像上海這樣相對精凖和人性化的防疫。

中國雲南緊鄰緬甸的小城瑞麗是一個典型案例。

10月28日,一篇由瑞麗市前副市長戴榮裏寫的題為《瑞麗需要祖國的關愛》的文章在社交媒體迅速傳播。文章稱,疫情「榨幹了城市的最後一絲生機」,而長期封城,「形成了這個城市發展的死結」。

這篇文章發佈時,中國社交媒體上已充斥著大量瑞麗本地人發出的求助信息。10月26日,一名瑞麗男子在酒店跳樓自殺,後被救回。儘管當局表示,這名男子的自殺與疫情無關,但很多網民認為,自殺事件與防疫的巨大壓力難脫幹系。

「每天都是煎熬,從來沒有這麼絶望過」,一名28歲的瑞麗居民說道。這名要求匿名的居民表示,她在瑞麗經商,但已經連續幾個月沒有收入。

「今年開始就封了三次城,核酸檢測做了六七十次,連出小區都要開證明……但這都不算什麼,很多人是一個小區突然被強制拉去板房隔離,什麼生活必需品,甚至乾淨的水都沒有,完全就是搞運動式的抗疫。」

自今年3月底當地因發現9例新冠病毒確診病例而封城防疫以來,這個不到30萬人口的城市已連續七個月採取嚴厲的防疫措施。學校、電影院及其他娛樂場所持續關閉,餐廳只能外帶。當地的支柱產業珠寶交易也被叫停。

每當有新增病例出現,防疫措施便進一步升級。例如7月4日,瑞麗出現3例本土確診病例後,政府迅速切斷了離開瑞麗的所有通道,所有市民被要求居家隔離。除了超市、市場、醫院和藥店,其他經營場所一律關閉。

此次居家隔離直到7月25日結束,但在一周後,由於當地再次發現2例確診病例,瑞麗再次封城。直到今天,當地仍嚴格執行「非必要不離瑞」的政策,居民進入公共場所需要提供7天內核酸檢測陰性證明。

健康資訊媒體《八點健聞》報道稱,由於農貿市場關閉,買菜賣菜只能在城管上班前的「黑市」中進行。在深夜中,商家叮囑顧客「要是情況不對,可以先把菜拿走,以後再付錢」。

防疫人員在進行消殺工作。
防疫人員在進行消殺工作。

要想離開瑞麗也不容易。根據當前政策,若要離開瑞麗,除因公、因病、因學、因喪四種情形外,每個社區或村每天只有2個名額,並且需要自費隔離7天,這讓很多本身已耗盡積蓄的人雪上加霜。

「我們就像被遺忘了一樣。疫情是可怕,但感覺沒有人真正關心我們的死活,」上述瑞麗居民說道。

是否防疫過度?

在戴榮裏的「求救信」走紅網絡後,瑞麗現任市長尚臘邊反駁了這一說法。他表示文中內容「僅代表個人」、「是四五年前的一些資料」,並稱瑞麗「現在暫時還不需要援助」。

在輿論進一步發酵後,當地政府轉變了口吻。副市長楊謀承認「疫情嚴重影響了群眾的生產生活」,並表示將給予困難人員救助。但他在記者會上強調,「令人欣慰的是,至今未發生疫情外傳。」

「瑞麗疫情一日未徹底清零,就有外傳的風險。為此,我們有必要繼續堅持嚴格的離瑞政策,確保疫情不外傳,不影響全省全國的疫情防控大局,」他說。

瑞麗的故事在中國並非孤例。10月中旬,在兩名從上海前往西部城市西安旅行的夫婦被檢測出新冠病毒呈陽性後,包括首都北京在內的中國十餘個省區都發現了與旅行團傳播鏈相關的感染病例。數十個城市迅速開始撲滅疫情的行動。

北京民眾排隊接受核酸檢測。
北京民眾排隊接受核酸檢測。

相當依賴旅遊業的甘肅省宣佈關閉該省的所有旅遊景區、電影院及其他娛樂場所,擁有400萬人口的省會蘭州宣佈封城,居民小區實行封閉式管理,幾十個旅遊團共超過400多名外地遊客在當地滯留。

江西省鉛山縣發現一例確診病例後,當地交警將全縣的紅綠燈統一調整至紅燈,以「減少人員和車輛流動」,而闖紅燈車輛一律按照違章處罰。

而在中國東北的黑河市,當局將該市戶籍居民的健康碼統一變更為黃色,這意味著一些黑河人即使已長期在外地居住,也無法進入公共場所或乘坐公共交通。

這些無所不用其極的防疫措施引起了一些專家的批評。香港大學生物醫學學院教授金冬雁認為,這樣的措施「並不科學」。

「你起碼得判斷它的危險性有多高,它造成大暴發的危險有多高,如果它致病性已經降低,當然需要放鬆一些防控措施,動輒因為一個病例採取封城並不是保護人民的生命健康,而是勞民傷財,」金冬雁對BBC中文說。

此前,瑞麗等多地都因出現疫情而導致地方政府官員遭到停職或問責處分。金冬雁表示,這可能導致更多地方官員為了怕出錯而採取「過當防禦」。

但越來越多的民眾開始在社交媒體上抱怨管制措施給生活帶來的不便。一些北京市民表示,自己出差去了一趟沒有發生疫情的地區,但返程回京卻無法買票,只能滯留當地。還有無法返京的人被要求在當地隔離,原因是北京也是疫區。

北京市政府周二(11月2日)向受「誤傷」的人致歉。一名官員解釋稱,當局目前對14日內去過有1例以上新冠病毒感染者所在縣的人員限制購票,即使他們是北京市民。與確診病例有「時空軌跡關聯」的人員也被限制購票。當局承諾將提高管控精凖度。

中國的「清零」政策也對香港施加了影響。這座國際金融城市今年以來轉向謀求「清零」,以和中國內地看齊。 但包括美國商會和歐盟商會在內的商業機構稱,愈加嚴厲的封關措施會極大削弱香港的國際金融中心功能。

拉開距離

隨著世界各國正在重新開放,中國持續的嚴格管控正使其與其他國家的做法拉開距離。曾經同樣採取「清零」政策的澳大利亞和新西蘭已放開管控,韓國、日本和新加坡也放鬆了管控措施。新加坡總理李顯龍表示,商業停滯、經濟損失和邊境封鎖給民眾帶來了心理和情感上的壓力。

曾被視為是「抗疫模範」的越南在三季度GDP創下新低後,改變了「清零」戰略,在10月放鬆了對胡志明市(Ho Chi Minh City)長達三個月的封鎖。

對於中國來說,維持「清零」政策帶來的高社會成本同樣在國內引發辯論。中國國家統計局10月公布的該國三季度GDP同比增速「破5」至4.9%,相比於二季度增速放緩3個百分點,遜於預期。國家統計局稱,目前「國內經濟恢復仍不穩固、不均衡」。

但分析人士認為,中國不願意放開管控有多種原因,包括中國政府一貫的維穩心態、民眾的強烈擔憂情緒,以及即將到來的冬奧會,而相比於一些更加依賴國際遊客和進出口貿易的國家,中國政府似乎並不著急鬆開國門。

在沒有疫情的地區,居民生活相對正常。圖為遊客們前往北京新開業的環球影城。
在沒有疫情的地區,居民生活相對正常。圖為遊客們前往北京新開業的環球影城。

上海復旦大學附屬華山醫院感染科主任張文宏在今年7月發聲稱中國應考慮「與病毒共存」,隨即受到很多網友抨擊,甚至被辱罵為「西方走狗」。反對者稱,「清零」可以最大限度地保障民眾生命健康,而「國外資本主義社會是置民眾生命於不顧」。

金冬雁認為,中國在控制武漢的疫情中取得了成功,但不能「躺在功勞簿上」,而是要根據情況的變化和現時疾病傳播的特點來調整政策。

「在疫苗下,新冠現在的致病性和危害性已經跟流感和普通感冒越來越接近了。流感每年都會發生,冠狀病毒感冒也常年發生,我們從來沒有說因為這個東西就要封城,不讓人家走動,」金冬雁說。「這是用大炮打蚊子。」

有學者認為,中國嚴厲的防疫措施有更現實的原因。香港城市大學亞洲及國際學系助理教授張珺表示,中國的人均醫療資源少於很多發達國家,更嚴重的問題是,大量醫療資源集中在北京、上海等少數大城市,小城市和農村可能因疫情的擴散而不堪重負。

「過度防疫,在相當程度上是個視角問題,」張珺對BBC說。「對於中國國民而言,自從去年秋天起,大部分人都能在國內相對自由地流動,與此同時,其它很多國家的國民可能還因為封鎖而被困家中。」

但也有一些跡象顯示,中國正在為未來做凖備。當局正在全國範圍內加速推進疫苗加強針注射,對於年滿18歲、接種過第兩針疫苗已滿半年的人,現在可以注射第三針加強針劑。

自今年年初以來,官方便倡導全民疫苗注射。數據顯示,中國全國累計疫苗接種突破了20億劑次,且已有近8.9億人完成全程接種,相當於全國超過6成人口已完成接種。

中國疾控中心主任高福在10月的一次採訪中曾委婉表示,當疫苗接種到一定程度後,中國可能調整策略。

「我們盡快到2022年初(疫苗接種率)達到85%以上……如果到那個時候,全球都開放了,病死率降得那麼低,我們為什麼不開放呢?」高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