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疫情:「流調中最辛苦的人」引發中國網民同情

·6 分鐘 (閱讀時間)
由於白天有工程車輛通行限制,很多建築工人傾向於晚上工作。
由於白天有工程車輛通行限制,很多建築工人傾向於晚上工作。

一名為了尋找失蹤的兒子而來到北京打工的男子,在因感染新冠病毒被意外發現生活軌跡異常艱辛後,在中國社交媒體上引發了許多人的震驚和同情。

據報道,這名44歲的岳姓男子家住山東威海,他在18天內輾轉了北京20多個地點通宵打工,被稱為「流調中最辛苦的中國人」。

在接受中國媒體採訪時,這名曾是捕魚船船員的岳先生說,他在去年來到北京工作,因為他2020年8月走失的大兒子曾在北京擔任廚師。

他在北京期間居住在朝陽區偏遠的平房鄉石各莊村。周二(1月18日),已乘上返回威海列車的他在火車上被截停,因防疫部門發現其新冠病毒檢測呈陽性。

北京的防疫官員周三(1月19日)通報了他的情況,從而引起很多網友關注,尤其是有報道稱,他在北京期間前往郵局寄送上訪信,反映兒子走失的問題。他稱,威海警方處理他的報案時多番推諉。

威海公安則在周五(1月21日)回應稱,警方認定岳先生的兒子已離世,但岳先生並不接受。

「流調中最辛苦的中國人」

根據官方公布的流調通報,從1月1日到1月14日,岳先生在北京23個地方通過打零工養家糊口,他時常要工作到凌晨三、四點。在一些日子裏,他做完一個工地的活後,便馬不停蹄地趕往另一處工地。

中國對新冠疫情堅持「清零」政策,因此會定期通報流行病學調查數據,包括感染者的行動軌跡,以呼籲與該軌跡有重合的人主動進行核酸檢測。

目前正在北京一家醫院接受治療的岳先生對《中國新聞周刊》說,自其兒子岳躍仝於2020年8月失蹤以來,他一直在山東、河南、河北等多個省份尋找兒子。

岳先生呼籲民眾不要給他捐款。
岳先生呼籲民眾不要給他捐款。

「去了十多個城市,沒有任何信息。到了地方,我就在銀行的ATM機睡,天氣熱,蚊子又多。沒有錢,我就在當地打工,賺夠錢了,就去其他城市。」他說道。

在北京,他住在一個10平方米左右的房間裏,每月租金700元。他每天睡4至5個小時,其餘時間通過微信群來接活,包括扛沙袋、水泥等建築材料,或是把建築垃圾搬運到垃圾站。

由於北京市區白天限制工程車輛通行,岳先生的工作一般在晚上進行,一次能賺200元到300元人民幣。他稱,40多天以來他已賺了一萬多元。

「我找孩子,到現在花了好幾萬。打工都是打零工,賺了錢就找孩子,沒錢了就打工。我努力,就是為了把孩子找回來。我辛苦一點,就算把命搭到裏面,也要把孩子找回來,」他說道。

岳先生表示,他的父親癱瘓了,而母親胳膊摔斷了,並且患有心臟病、冠心病等疾病,因此生活都不能自理,加上他的妻子和小兒子,他需要一個人養六口人。

「我也不覺得自己可憐。我只是好好幹活,我不偷不搶,靠自己的力氣……就是為了生活,為了照顧這個家,」他補充道。

北京的工人們晚上下班後從在建的公寓樓前走過(資料圖)
北京的工人們晚上下班後從在建的公寓樓前走過(資料圖)

在他的活動軌跡被披露後,有很多人對他表示同情。

「真的太佩服這種直面生活慘淡並且依舊努力生活的人,我們還有什麼理由抱怨呢。」一名微博網友說。

還有網友憤怒地質疑警方為何沒有能及時給他提供幫助。

「各種監控和攝像頭能把人家每天去過哪裏查的清清楚楚,但就是找不到他失蹤的兒子。」另一條評論寫道。

中國各地的網民還在網上發起「#尋找岳躍仝」的行動,希望借助網絡和媒體的力量,盡快幫助他找到孩子。

警方回應

據報道,岳躍仝在2020年走失時19歲。他最後一次被看到是在隸屬於威海的榮成市的一個汽車站,隨後便失蹤了。

岳先生對媒體表示,警方最初拒絶定位手機和調監控,直到三個月後才立案。他補充說,警方曾在去年10月讓他去醫院認領一具屍體,但他認為遺體的臉型和孩子不符,因此拒絶承認是岳躍仝。

「這個死屍剛被發現的時候,我就問過派出所,他們說不是我的兒子。我一上訪,他們為了結案,就說是我的兒子,」他說。他認為自己的孩子可能「被人騙走了」。

隨著岳先生的經歷引發越來越多的人關注,當局做出了回應。山東公安廳稱,正督促威海公安就此加快核查。

在中國,前往外地打工的農民工依然是城市建設的主力。
在中國,前往外地打工的農民工依然是城市建設的主力。

威海市公安局在周五(1月21日)發佈通報稱,2020年8月26日,警方接到群眾報警,在一處水塘內發現一具高度腐敗的屍體,但未發現有犯罪事實存在的痕跡,因此沒有立案。

通報稱,警方採集了岳先生夫婦的DNA,經過多次鑒定發現遺體確為岳躍仝,但夫妻二人「一直不接受事實」。

儘管岳先生的兒子是否已經離世可能需更多調查,但這個無意間引發人們關注的個人故事讓很多中國人在傳統的團圓節日春節即將到來之際,反思社會對於弱勢群體的保護和關愛。

在社交媒體上,一些人將岳先生的流調信息與幾天前另一名北京感染者的軌跡進行了對比,後者曾多次前往高端購物中心購買奢侈品。他們認為這體現了中國正日益擴大的貧富差距。

官方媒體《環球時報》特約評論員胡錫進也撰文稱,社會建設需要讓底層民眾收益,「社會前進的列車上應該有一個屬於他們的寬敞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