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疫情:英國防疫政策「公共衛生嚴重失誤」 評估報告的四個看點

·6 分鐘 (閱讀時間)
護士通過對講機工作
英國議會跨黨派小組評估政府過去一年多的抗疫政策,認為科學家和政府官員對遲遲沒有封城和隔離的決策錯誤都有責任。

英國議會跨黨派小組委員會最新公布的評估報告認為,在新冠疫情爆發的初期,英國未能及時採取措施防止新冠病毒的蔓延,是有史以來最嚴重的公共衛生失誤之一。

自2020年年初爆發新冠疫情至今,英國受感染的總人數約為820萬,13.8萬人因新冠病毒死亡。

報告說,政府在科學家的支持下採取的措施是試圖管理疫情,實際上是通過感染實現群體免疫。

由英國議會跨黨派議員組成的健康及社會護養委員會(the Health and Social Care Committee)和科技委員會(the Science and Technology Committee)公布的這份長達150頁的報告,主要評估英格蘭地區應對新冠疫情的措施,並沒有特別針對威爾士、北愛爾蘭和蘇格蘭地區。由於英格蘭地區人口佔全英國總人口的八成,因此英格蘭地區的防疫政策影響最大。

這份報告稱,造成全世界5百萬人死亡的新冠疫情是百年來「和平時期遭遇的最大困難」。

BBC中文盤點這份報告評估英國防疫措施的四個看點:

疫情之初封城延誤

英國出現第一例感染病例是在2020年1月31日,但到3月23日才宣佈封城措施。

英國防疫措施受到議會跨黨派小組的批評
英國議會批評新冠檢測和追蹤系統推出「既慢又亂」。

報告認為,在疫情出現後,英國政府的應對策略是希望加以管控,「通過感染達到群體免疫」,而不是阻斷病毒的蔓延。

報告稱,英國政府的這一對策是基於以往處理流感的經驗,而且是在英國緊急衛生科學顧問小組(Sage)的建議下採取的對策,但是英國上下的所有政府官員都沒有對此提出異議,顯示「一定程度的群體思維」。不過,在歐洲的其他地方也有同樣的問題。

這就意味著當亞洲等其他地方的國家在新冠病毒蔓延後立即採取嚴格的邊境管制後,英國並沒有以開放的思維接納采用同樣的措施。

其結果是,在疫情初期儘管中國和意大利都有證據顯示病毒傳染率很高、造成嚴重疾病,而且當時當時缺乏治療手段,英國卻幾乎沒有採取任何措施阻止病毒的蔓延。

報告總結認為,英國在疫情之初看待這一大流行病時的無知,部分原因是自己造成的。

英國前衛生大臣、健康及社會護養委員會主席傑羅米·亨特(Jeremy Hunt)在被問及群體免疫是否政府最初的政策時表示,他認為政府並沒有意願想要全部人口都被感染。

英國科學家在3月16日改變了建議,政府又等了一周之後才宣佈封城。

報告總結說,在疫情最初幾周遲遲沒有封城和保持社交距離的建議和決定,堪稱「英國歷史上最重大公共衛生失誤之一」。

那麼誰應該為此錯誤負責呢?

英國議會科技委員會主席格雷克·克拉格(Greg Clark)回應說,在任何民主社會,政治人物都應該負責,但是當時從首相到下面的每個人都是在竭盡全力做到最好。

他在接受英國廣播公司BBC的採訪中表示:「我們有些事做對了,有些做錯了,關鍵是我們不要就這麼過去了而不努力總結經驗教訓,並且勇於面對某些非常難以接受的事實真相。」

病毒檢測和跟蹤系統「又慢又亂」

英國早在2020年1月就研發出病毒檢測,是最早研發出新冠病毒檢測的國家之一,但是在新冠疫情爆發後的第一年當中卻沒有將這一科研成果轉化為有效的檢測和跟蹤系統(Test and Trace)。

社區檢測在2020年3月停止,在疫情高峰的數周時間內只有那些住院的病人接受檢測。

英格蘭的醫療保健體系NHS直到2020年5月才推出檢測和追蹤系統,但是議會的報告稱該系統的開始「緩慢、不明確而且經常混亂」。

疫苗研發和推廣成功

2021年1月,英國醫護工作者開始疫苗注射
報告對英國疫苗的研發和接種工作提出表揚。

報告中對疫苗的研發和推廣提出了表揚,包括牛津-阿斯利康疫苗的研發都得到英國政府的支持。

報告說,新冠疫苗研發和推廣是史上控制疫情最有效的一次大行動,並將最終幫助拯救英國和世界各地無數人的生命。

截止今年10月10日,英國已經接種了9400萬劑新冠疫苗。

在疫情初期採取的一個關鍵步驟是根據英國首席科學顧問帕特里克·瓦蘭斯爵士(Sir Patrick Vallance)的建議,成立了由科學家、國家衛生系統和私營部門的尖端人才組成的攻關小組,而風險資本家凱特·賓漢姆(Kate Bingham)在其中發揮了「有膽略的領導作用」。

報告說,英國也致力於新冠病人的治療研究,用如地塞米松治療法等的康復試驗工作,是英國應對新冠疫情的另一個真正領軍世界的方面。

另外報告還讚揚醫療系統和政府應對疫情增加了重症看護能力,確保絶大多數需要住院的病人都得到應有的治療。

疫情暴露出不平等

這份報告還指出,新冠疫情加劇了現有的社會、經濟和健康方面的不平等,需要認真對待加以解決。

報告特別強調了少數民族群體、有學習障礙和自閉症的人的新冠感染死亡率「高到令人無法接受」。

少數民族的新冠高死亡率有各種原因,其中包括可能的生物原因和因住房和工作條件而增加的接觸風險。

對有學習障礙的人而言,則沒有充分考慮到封城隔離會對他們產生的不利影響。

在疫情初期,老人護理院的防疫也沒有得到充分的重視。在沒有充分測試或隔離的情況下,迅速讓老人出院進入護理院,就是一個典型例子說明這一疏忽。

再加上未經檢測的工作人員將病毒從社區帶入老人院使情況雪上加霜,造成數以千計的人死亡,而這些死亡本是可以避免的。

由新冠中喪親的人組成的權益組織(The Covid-19 Bereaved Families for Justice)說,很多人將把這份報告看作是對他們的「一記耳光」。

該組織的發言人漢娜·布拉迪(Hannah Brady)說:「這份報告就是一個笑柄,它只對政治爭論感興趣,而完全不關心那些因為新冠病毒失去父母、配偶和孩子的人的感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