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肺炎的中共危機

楊艾俐
中國時報

由武漢發出的新型冠狀病毒肺炎在中國及全球各地高速蔓延,考驗各國政府的能力,在此危機之下,習近平面對了上任以來最複雜、最無法預測的考驗。如果不及時控制得宜,會是共產黨自1989年天安門以後的最大危機。

兩年前開始的美中貿易戰,初期中國反應遲緩,中國人民都能諒解這是美、中兩強權的爭霸,美國不願容納迅速茁壯的中國,甚至共產黨高層還能透過此議題激起民族主義,讓中國企業加速創新,與美國較力。去年的香港反送中運動,大多數中國人認為是香港分離主義者的錯,全力支持習近平的措施。但這次新冠肺炎卻是純國內的、純民生的,當人民生命受到威脅時,政府難辭其咎,共產黨現在一心和病毒作戰,無暇他顧,本來視為穩固習近平權力的兩會也要延期,疫情穩定之後,習近平應該思索從新冠肺炎得到啟發,對輿論是縮緊還是稍微放鬆,對中國共產黨路線是否趨於溫和,對知識分子是否更加尊重?

西方媒體乃至台灣媒體除了悲憫患者,追悼死者,也不免會談到大陸一黨專政帶來的資訊不公開,導致延誤疫情,有的媒體更鐵口直斷這會是中國的車諾比事件,將使中國共產黨潰敗消亡。

這實在是一廂情願的想法,首先,當年蘇聯經過3位執政者史大林、赫魯雪夫、布茲涅夫長期執政,沒有制定領導人繼承制度。而且黨內貪汙腐敗、權貴當政、經濟又犧牲下層人民的利益來解決上層權貴的問題,從1989年開始,蘇聯由於改革失利與嚴重的通貨膨脹,開始對下層人民實行進一步的緊縮政策。1985年3月戈巴契夫出任蘇共中央總書記時蘇聯已是滿目瘡痍,世界也動盪不安,再加上1986年的車諾比核事件,人民對共產黨信心全失,終於導致蘇聯解體,眾邦聯共和國紛紛獨立,共產黨在蘇聯走入歷史。

但是中國不是蘇聯,中共和蘇共不同,鄧小平在40年前開始進行「不管黑貓、白貓,會抓老鼠的就是好貓」的經濟改革,中國徹底翻轉,人民生活大幅改善,60%的人已晉身中產階級,中國現在擔心的是會陷入中所得國家收入陷阱,而非貧窮國家了。

今天的習近平時時刻刻小心維護共產黨的合理性,並加強黨員意識型態,如履薄冰,他不時告誡黨員儘管有幾十年的經濟快速增長,中國仍須「深刻」記取前蘇聯的教訓。政治腐敗、思想異端和軍隊不忠令蘇聯共產黨倒台。「最後戈爾巴契夫輕輕一句話,宣布蘇聯共產黨解散,偌大一個黨就沒了。」這份文件引用習近平的話說。「最後,竟無一人是男兒,沒什麼人出來抗爭。」

中國共產黨員7千萬,相信很多人還是志在做男兒,個人利益和黨的利益難分,不會輕易亡黨的。但是新冠肺炎後,習近平有很多善後要處理,首要是恢復民眾對他的信心,關於政府治理、中央與地方分權、危機處理、振興經濟,更重要的是讓怒火有個出口,讓它平息下來,也意味輿論要比以前開放,雖然這次始作俑者是湖北政府,但是作為領導人,習近平有無上權力,也應有無上責任。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