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肺炎】每10萬人僅7張加護病床 防疫失效的日本困境

·7 分鐘 (閱讀時間)

日本在18日確診已破萬來到1萬98例,至少190名病患不幸過世,顯示政府初期措施未能阻斷疫情。在連日病例攀升下,專家擔心醫療物資缺乏、病毒檢測率偏低、以及遠距工作普及率有限,會是日本疫情近一步惡化的危險因子。

相較於3月初時,日本僅有不到300例,如今疫情已趨失控。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引述官方團隊數日前警告,若無社交距離等防疫措施,與新型冠狀病毒有關的死者恐會超過40萬人,而呼吸器等醫療設備不足,可能是患者存活的最大阻礙。

防護用具、病床吃緊成隱憂

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已宣布全國進入緊急狀態,並於17日承諾在一周內,將提供外科口罩、防護袍和面罩給物資極度困窘的醫院。

但隨著大阪市長松井一郎日前呼籲,民眾可捐出未用過的雨衣,作為醫護人員的防護衣,醫療物資不足的窘境也再浮出檯面。

最能感受到問題的,或許是前線的醫護人員。《CNN》引述琦玉縣一間醫院的護理師主管Ayako Kajiwara表示,最難受的就是眼看病患一度好轉,接著病情又突然惡化。她查覺到加護病房的壓力,也擔心日本醫療體系無法應付接下來的疫情發展。

Ayako Kajiwara說,她任職的醫院在4月初建立了專供新型冠狀病毒患者使用的加護病房,但其中只有6個病床,目前有一半已經收治患者。她擔心,若是病例繼續攀升,病床很快就會供不應求。

報導引述「日本加護醫學會」(Japanese Society of Intensive Care)數據指出,日本國內每10萬人,僅能分配7個加護病床,反觀美國每10萬人可分得35床。另外,日本呼吸醫學會的資料顯示,國內僅有約2.2萬個呼吸器可用,而截至2月底已有4成投入使用。

東京的「河北總合醫院」外觀。(湯森路透)

若沒有妥善防護,醫護人員恐怕會自身難保,導致醫院群聚感染。報導引述東京都政府資料指出,東京中野區12日就傳出包括醫師、護理師、住院病患等87名新增病例。醫院集體感染可能加劇社區傳播風險,格外令外界擔心。

前世衛官員建議擴大施測

有關日本未來防疫,倫敦國王學院(King's College London)人口健康學者、前世界衛生組織衛生政策主管渋谷健司向《CNN》表示,日本應該擴大病毒檢測,「日本由於檢測不足,導致廣泛社區感染。若不知道患者感染情形,醫護便無從準備」。

日本自2月首傳確診,防疫官員聚焦遏止群聚感染,而未如南韓般廣泛實施病毒檢測。報導指出,有5100萬人口的南韓,已經檢測超過51.3萬人,反觀有約1.26億人口的日本,卻只檢測約9萬人,令專家懷疑日本實際感染者恐已遠超官方統計。

日本這樣的檢測策略,是為了鎖定亟需治療的患者,並避免醫院負擔過大。報導引述日本衛生單位發言人表示,雖然日本有能力每日執行1.2萬次檢測,但實際每日的檢測數大概只有6千到7千次。

這樣的策略似乎也將有所鬆動。據《CNN》,東京都醫療協會(Tokyo metropolitan medical association)15日宣布將會新設立最多20處檢測地點。專精傳染病的當地醫師Eiji Kusumi表示,他已經申請負責管理,「當輕症患者能夠接受檢測,就可能發現更多確診。」

日本政府先前多次對檢測策略表示信心,稱會保持戒備群聚感染的做法,認為疫情尚未失控。然而,部分病例無法追查感染源的問題也引發疑慮,例如東京在11日單日新增197名病例,其中當局表示有77%的病例無法找到來源。

專家籲落實社交距離

前世衛官員渋谷健司表示,特別是在大都會,由於傳染途徑多樣,很難追蹤群聚感染。渋谷指出,為了抑制群聚感染,衛生人員會詢問感染民眾,找出感染源,但由於病毒能在門把、開關等地存活,通常很難確切找出感染途徑。

渋谷健司認為,日本政府著重防堵群聚感染的策略,適用於感染數不多、地域單純的情況,但現在隨著醫療體系壓力逐漸加重,政府需要考慮重新定位防疫策略。

京都大學病毒學者宮沢孝幸則認為,若要成功抑制疫情,政府必須讓民眾體認到在疫情影響下,生活方式會有所改變,例如更多的社交距離限制,或是讓遠距工作進一步普及。

《CNN》引述宮沢孝幸批評,目前日本政府的緊急狀態期限僅到5月6日,這會帶給民眾過度的希望,想是告訴民眾只要撐過這段期間,事情就會過去,「但是他們不了解現實:我們必須保持警戒才能防範病毒。」

安倍晉三17日的記者會上,與會者保持距離。(湯森路透)

醫護人員憂感染、分身乏術

橫濱的一名護理人員Sho Hayakawa表示,近來面對院內的病例逐漸增加,作為父親的他深怕將病毒帶回家中,使妻子和年幼的孩子受到感染。「我的確擔心自己會感染,」他向《CNN》坦言,「但我已經特別小心了。」

東京和大阪近期開始將輕症患者移往特定旅館安置,以紓解醫院的壓力,而其他地區預計也會跟進類似作法。Sho Hayakawa表示,他希望橫濱也可以採取此類措施。

麻醉師Mio Shin則表示,由於近期一名同僚與另一名疑似感染的醫師有接觸,後被要求自我隔離,於是Mio Shin只好承擔同僚的工作量。她向《CNN》表示,由於醫師時常在不同醫院輪班,可能無意間和不知道自己染病的患者接觸,讓醫療人力更易出現缺口。

Mio Shin並表示,由於疫情爆發讓醫護人員分身乏術,這也代表關照癌症、心臟手術、產婦照顧、不孕治療等方面的醫療人力可能將有所減少,是日本各界需要多加注意的問題。

更多上報內容:

【新冠肺炎】瑞德西韋臨床實驗傳捷報 重症患者投藥後6天內康復

【新冠肺炎】日本染疫人數破萬人 全國緊急狀態也Hold不住

205天後回到有新冠肺炎的地球 藍色星球劇變讓NASA太空人難以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