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襲全球 共享經濟危機浮現

(信義全球資產經理王維宏)
中國時報

新冠肺炎疫情席捲全球,也重挫各國經濟及就業,許多企業紛紛進行人力精簡,過去幾年曾經站在風口中的眾多新創產業,無疑是這一波疫情中的重災區,包括Uber等龍頭企業都不得不面對裁員這一道難關,以至於共享辦公業者營業面積的縮減,恐怕將牽動全球辦公市場走向。

過去揮著共享經濟大旗的新創產業,例如Uber(共享汽車)、Airbnb(共享住宿)、WeWork(共享辦公)等知名企業,第2季紛紛祭出大規模的裁員措施,Uber計畫裁員25%,總人數達6700人,Airbnb同樣裁員25%,人數達1900人,WeWork宣布裁員300人,看似人數最少,但其實WeWork去年底上市失利後,已先一步裁員2400人,過去大肆擴張的共享辦公業者似乎前景不妙。

過去在大陸掀起一番波瀾的共享單車業者,以至於最近估值下滑的共享辦公業者WeWork,雖然名為共享,實則更像「租賃經濟」,也就是其隨著服務人數的擴張,都需要大幅提高邊際成本,像WeWork 作為二房東承租了大量辦空公間,當承租方銳減時,龐大的租金成本成為拖垮營運的沉重負擔。

因此在當前stay-at-home時空背景下,共享經濟儼然變成票房毒藥,包括企業在內紛紛採行居家辦公、減少群聚等方式來對應,臉書甚至宣稱未來5~10年內,其一半的員工將會永遠進入遠距工作模式。筆者認為辦公空間仍然不會消失,但數量可能會減少,尤其是IT產業等習慣跨國工作的產業,可能樂於擁抱遠距工作,但仰賴人際交流的辦公或會議空間仍有其存在的意義。

在2008年金融海嘯之後,各種共享經濟的服務開始蓬勃發展,但2019年在肺炎爆發前,部分企業早已顯露疲態,尤其是以「租賃經濟」為主的服務,過去靠著在金融市場募集的大量資金挹注,掩蓋了許多創新與獲利不足的現實,或許在疫情之下,企業降低成本、調整腳步,重新建構新的服務價值,未嘗不是一次重生的機會,假如共享辦公業者未能度過這波災情,未來包括台灣在內的頂級辦公大樓恐怕面臨大量共享業者的退租潮。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