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新冠肺炎確診快破萬,封城延到6月!防疫模範生如何淪為東南亞災情最慘國家?

·7 分鐘 (閱讀時間)

新加坡從遏制新冠肺炎(武漢肺炎)初期防控模範生,淪為東南亞災情最慘重國家。總理李顯龍21日向全國表示,原定5月4日結束的「斷路器式」封鎖措施將延長4個星期,直到6月1日,並且將暫時關閉學校和大多數工作與營業場所。隨後當局還宣布單日新增1111例確診,人口僅500多萬的新加坡,感染人數已達9125例,其中7成為居住在擁擠宿舍的外籍移工。

新加坡境內43間移工宿舍住著超過30外籍移工,等於是成千上萬人住在同一棟建築,而且常見12至20人共用一間狹小房間與衛浴。擁擠的環境成為病毒溫床,星國當局已下令將逾半宿舍列為隔離區,所有移工必須在宿舍中隔離14天。副總理王瑞杰(Heng Swee Keat)表示,政府將斥資38億新元(新台幣803億元),延長經濟刺激措施至5月份,包括給予工資補貼、減免外勞稅(foreign worker levies)。

新加坡初期防控表現佳,追蹤新冠病毒患者的「黃金標準」檢疫倍受讚譽,2月每天新增病例不到12人,到4月以來確診案例每天都飆升數百例、甚至破千。《彭博社》(Bloomberg)指出,造成大逆轉局面的關鍵原因可以追溯回2月移工宿舍剛出現感染的6天。這說明即使是防疫經驗豐富的國家,也可能慘敗給難以捉摸的病毒,尤其是當政府忽視弱勢群體,使病毒得以趁虛而入。

新加坡政府應對新冠肺炎疫情的表現,起初為國際社會所稱道(AP)
新加坡政府應對新冠肺炎疫情的表現,起初為國際社會所稱道(AP)

新加坡政府應對新冠肺炎疫情的表現,起初為國際社會所稱道(AP)

錯過移工宿舍防控黃金期

2月9日,新加坡公布新增3例確診,累計達43例,其中一名新增感染者是39歲孟加拉男性外籍移工(境內第42例),也是第一位確診移工。他出現症狀之後曾到診所與醫院就醫2次,但都沒有接受篩檢就回宿舍,那裡環境簡陋,大約10人擠一個房間,共用廁所與廚房。他還去逛了熱門購物中心「慕斯達法商場」(Mustafa Centre),直到2月7日才被送進醫院,並在一天後檢測呈陽性。

南韓、義大利等許多國家忽略了意外的超級傳播者,使就醫患者返回家中,而不是立即進行檢測和隔離,因此喪失早期遏制病毒傳播的機會,這次新加坡也重蹈這些國家的覆轍。南韓在超級傳播者出現5天內,要求篩檢患者所屬的新天地耶穌教會21萬會員,但新加坡42號病人出現後,當局沒有立即在外籍移工社區內進行大規模篩檢,儘管明知道他們的生活條件有利於傳染病擴散。

新加坡受到新冠肺炎(武漢肺炎)衝擊。(AP)
新加坡受到新冠肺炎(武漢肺炎)衝擊。(AP)

新加坡受到新冠肺炎(武漢肺炎)衝擊。(AP)

新加坡做的防疫措施是,要求接觸過42號病人的總共19名人士進行篩檢和隔離,並下令要求擁擠的移工宿舍勤做清潔工作、測量移工體溫。新加坡衛生部沒有說明在42號病人確診之後幾周內,究竟對多少外國移工進行篩檢,不過從官員的評論可見,當局執行宿舍大規模篩檢的時機已經很晚了。

新加坡衛生部醫藥服務總監麥錫威(Kenneth Mak)4月14日稱已對1500名移工進行篩檢。而早在3月的時候,他顯然不打算大規模篩檢,他3月10日曾對外表示:「無論是否有症狀,對所有人進行社區測試,只會徒勞做很多篩檢,但收益很低。」而當時國際之間已經提高對無症狀感染者的警覺,公衛專家警告無症狀者恐成防疫破口。

為何政府沒有警覺移工疫情?「階級制度」或許是原因

新加坡人口僅500多萬,因此引入一百多萬外籍人士填補勞動缺口,中國、印度、孟加拉移工為大宗。《彭博社》指出,領取工作簽證(Work Permit,WP)的低階外籍移工,日薪多半為26新元(約新台幣548元),他們的人數雖然佔星國總人口1/5,但與當地社會過著天差地遠的生活,他們所住的宿舍主要由主要由當地大企業吉寶集團(Keppel Corp)、勝捷集團(Centurion Corp)營運。

東南亞網路媒體《新敘事》(New Naratif)總編輯韓俐穎(Kirsten Han)投書《華盛頓郵報》(Washington Post)指出,新冠肺炎殘酷揭穿新加坡社會的現實,長期以來新加坡分為兩大階層,公民、永久居民、高薪外籍人士是上層,領取WP的低薪外籍移工是下層。

WP外籍移工為新加坡繁華的城市提供餐飲、清潔、建築等服務,但卻不能自由換工作、不能申請永久居留,未經政府許可的話,他們甚至不得與新加坡人或永久居民結婚。

新加坡受到新冠肺炎(武漢肺炎)衝擊,新加坡外籍移工宿舍爆發群聚感染。(AP)
新加坡受到新冠肺炎(武漢肺炎)衝擊,新加坡外籍移工宿舍爆發群聚感染。(AP)

新加坡受到新冠肺炎(武漢肺炎)衝擊,新加坡外籍移工宿舍爆發群聚感染。(AP)

此外星國移工宿舍環境問題由來已久,2008年移工之間爆發屈公病(Chikungunya fever)感染,凸顯出移工宿舍缺乏通風與防治病媒蚊的措施,同年還有10幾名工人互相傳染水痘,甚至有1人病亡,導致宿舍管理人被判刑入獄。2016年新加坡成登革熱、茲卡病毒嚴重受災區,移工之間也爆發疫情,諸多勞團針對宿舍環境提出抗議。

沒想到新加坡當局放任悲劇時隔4年又重演,非營利組織「Transient Workers Count Too」(客工亦重,TWC2)向《衛報》(The Guardian)指出,他們早在3月就警告政府,別忽視移工宿舍爆發群聚感染的可能性。

新加坡管理大學法學副教授陳慶文(Eugene Tan)告訴《彭博社》:「很難解釋為什麼當局沒有增加宿舍防控的警覺,也許這裡出現了一個政策盲點,就是只把重點放在新加坡人身上。在公共衛生領域中,移工也是組成社會的重要部分,而當局早期對社區傳播的警惕並沒有包含外國工人。」

新加坡受到新冠肺炎(武漢肺炎)衝擊。(AP)
新加坡受到新冠肺炎(武漢肺炎)衝擊。(AP)

新加坡受到新冠肺炎(武漢肺炎)衝擊。(AP)

移工的健康關乎社會福祉

新加坡當局為減低宿舍擁擠程度,讓部分男性移工暫時搬到大樓停車場、公宅、軍營、海上臨時宿舍。儘管新加坡防疫總指揮、國家發展部部長黃循財(Lawrence Wong)曾表示該國正在應對兩種不同的感染,一種是移工之間傳開的瘟疫,另一種是公民之間相對穩定的疫情,但不論是官員或是公衛專家都無法否認,移工的健康關乎整體社會的福祉。

新加坡人力大臣楊莉明(Josephine Teo)6日在臉書發文坦承,移工的宿舍生活環境確實需要改善,儘管這麼做雇主可能會反對,因為他們將需要支付更多移工安置費用,但是「這是對的事,也符合我們自己的利益」。

新加坡國立大學蘇瑞福公衛學院副教授古阿烈(Alex R Cook)向《海峽時報》(The Straits Times)表示,如果每天保持增加1000或更多病例,將對星國醫療系統造成巨大壓力,「我們應該更加嚴格遵守現有的社交疏離措施,因為每次新增感染都會給醫療保健系統增加額外的壓力。」

至於何時能夠解封,古阿烈的同事許勵揚(Hsu Liyang)指出:「只有確定我們已經控制社區傳播時,也就是說,當病例數降低到個位數,且持續至少好幾周的時候,我們才能放寬斷路器式限制。」

更多風傳媒報導
相關報導》 誰在隱瞞疫情?WHO公開台灣示警電郵少了關鍵這一句 中國CDC主任:從未說「沒有人傳人現象」
相關報導》 金正恩驚傳病危之際 胞妹金與正權勢急升引關注

新冠肺炎全球燒
川普要查病毒來源 WHO急護航:非人為
英國首相返工作崗位 與川普通話談疫情
到處趴趴走 印尼地方首長將人關鬼屋
「夏普牌」口罩被秒殺 網站一度當機
郵輪爆群聚感染 日本長崎嚴防疫情擴散

今日最夯新聞流量前3名
驚!磐石艦官兵228連假曾下船
張上淳:恐有人把病毒帶上艦
染疫海軍實習生 遭爆驚恐痛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