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的出路

趙爾東
2018年,新加坡調酒節現場熱鬧非凡。(本報系資料照片)
2018年,新加坡調酒節現場熱鬧非凡。(本報系資料照片)

與某些大國有利害攸關的小國,依照叢林遊戲法則,或依附於某大國,或視其國情游走於該等大國之間,保持在經濟、文化、國防的微妙平衡,以求明哲保身。而為數眾多與諸大國無特殊利害的小國,有聯合國章程、安理會、國際公約與常規的保護,無須爾虞我詐的周旋於大國之間。

20世紀中葉,二戰勝利的西方如日中天,美國成為當之無愧的世界掌權者。當時剛獨立的新加坡領導人李光耀,很正確的把握了這一時代動脈,和其有通商大港優勢和缺乏農業弱勢的特殊小國寡民國情,設美國海軍軍港,以類似戰國時期張儀合縱之術,聯和亞太地區小國對抗亞洲大而不富強國家,讓其幾乎「一夜之間」成為東南亞最富強國家,新加坡是《經濟學人》2020數據手冊所稱世界排名GDP第37名、出口第18、外匯底存第8的大國利害攸關者。

二戰70年後的中國,人均GDP仍落後西方甚多,但已是世界第二大經濟體,世界最大的工業∕製造業∕農業產出國。而美國仍是世界最大商業∕軍事∕科技強國,世界第一大經濟體,但近來美國政府總收入的近40﹪,須用來還債,以美國馬首是瞻的單極國際關係,已不復當年。

90年代新加坡是世界第一商港,今已讓位上海,新加坡2019年GDP僅增長0.7﹪,10年來最差,以芯片等為主的制造業,占比GDP 約20﹪,2019年萎縮1.5﹪。世界開始改變,何如以類似戰國時期蘇秦連橫之術,增加對亞洲大國的依靠,搭一帶一路順風車,減少腳踏兩條船動作,或能重振其東南亞及亞太地區雄風。(作者為太空工程師)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