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防止外來干預法」是反境外勢力或打壓異見?

·5 分鐘 (閱讀時間)

(德國之聲中文網)新加坡國會周一(10月4日)經過十個小時的辯論後,通過了防止外國干預內政的《防止外來干預法》,該法案將授權內政部長更多權力,包括要求人士或機構協助調查和對付敵意信息宣傳。

但這項新法案遭反對者批評,稱這是常被控箝制公民自由的新加坡所最新推出的嚴刑峻法,並稱這是2019年制訂《防止網絡假信息和網絡操縱法案》後另一個瞄准異議人士的法案,這將更限縮反對者發表意見的空間。

據新加坡《聯合早報》報導,其內政部長尚穆根指出,顛覆其他國家的行為自古存在,但互聯網是更強大的干預媒介,各國也積極發展這方面的攻防能力,一些國家甚至已把它視為海陸空軍力之外的第四種作戰手段。

事實上,台灣去年也頒布實施名為《反滲透法》的類似法案,當局稱是為了防範「境外敵對勢力」之滲透干預所做出規範,當時台灣總統蔡英文稱該法主要是防範境外敵對勢力,像中國政府對台灣民主政治運作及影響選舉,如介入公民投票丶總統大選丶對政府機構游說。

當時該法引發在野黨質疑定義模糊,國民黨批之宛如「新戒嚴法」。該法施行迄今,尚無涉嫌違法案件。

政治人物得披露捐款

新加坡的《防止外來干預法》直接把參與新加坡政壇上的個人與組織列為「具有政治影響力的人」,包括政黨丶政治職務者丶議員丶國會領袖丶國會反對黨領袖以及選舉候選人和選舉代理,要求他們披露與外國實體的關系並向當局申報捐款。

該法賦予內政部長擁有更大權力,包括未經審判進行拘留的權力。尚穆根解釋稱,與新加坡面對的巨大外部威脅相比,授權內政部長發布指示的新法案更像是把玩具槍。

他並稱,人們必須權衡,是流氓政府濫權還是外來干預進行破壞,會構成更大風險。在國會上他並未明確指出哪些境外勢力對新加坡內政購成威脅。尚穆根強調,新法案不是要限制新加坡人與外國人的正常往來。他說:「新加坡的成功與活力取決於保持開放,一個搞封閉的政府將帶領新加坡走向毀滅。」

涉嫌展開敵意訊息宣傳的個人及組織,當接到內政部長發布的限制指示後可以提出上訴,當局接著將會成立獨立審查庭處理,違者若遭定罪,恐被判入獄或受罰。

新法恐打壓倡議人士

新加坡反對人士對新法「防止外來干預法」表示擔憂,擔心法案廣泛性的用詞會導致合法活動有受攻擊的風險。

新加坡管理大學法律系教授陳慶文(Eugene Tan)表示,該法案在沒有加強「限定的制衡措施,特別是司法審查」下通過。他說:「雖然有作出保證,但本應通過立法編纂得到明確的表達」,並警告說,「該法律若被流氓政府濫用,可能會遏制合法的公民社會活動和好的公共討論」。

定居台灣的新加坡社運人士鄞義林(Roy Ngerng)則表示,他不相信新加坡政府會公平使用這個法案,反而可能會透過該法來打擊倡議人士或反對政府的聲音。

鄞義林向德國之聲說:「這個法案允許(內政)部長可以從自身角度判斷,單單一個想法,不用證據也不用公開,可能被濫用。」他擔憂,有沒有「外來干預」都是由部長做最後決定,若誣賴一個人拿國外資金,可能就導致他無法參政。

「防止外來干預法」通過前,網路上有個反對「防止外來干預法」的連署頁面得到7893人響應。該連署書稱「防止外來干預法」是一個國家在沒有充分監督的情況下,過度擴張權力的例子。

該連署網頁上寫道:「雖然打擊外國惡意干涉的立法本身並不是不合理,但國家安全不應視為將權力集中在國家手中的借口。因此,所頒布的任何法律都不應過於寬泛和模糊,而應是有針對性的丶精確的,並受到充分的監督和對權力的限制。」

「打擊國際聲譽」

新加坡自1965年獨立以來,由人民行動黨領導的政府已制定了廣泛的控制集會丶言論和結社自由的法律,並於2019年推出了全面的《防止網絡假信息和網絡操縱法案》。

國際人權監察組織「自由之家」3月公布「2021年全球自由報告」中,新加坡只有48分(滿分100分)。人權觀察組織亞洲區副主任羅伯森(Phil Robertson)表示,新加坡把外來影響力當成「鬼怪」,用以合理化他們對反對派政治人物丶公民社會活躍人士與獨立媒體的進一步迫害」,新加坡的國際聲譽將因此「遭受最重大的打擊」。

另外,無國界記者表示,這項法案可能會讓獨立媒體陷入麻煩,該組織亞太區負責人巴斯塔德(Daniel Bastard)說:「這項法案將迫害任何不遵守政府和執政黨的規定制度化,首先就是針對獨立媒體機構。」

獨立媒體在新加坡正面臨著越來越的壓力,當地獨立媒體《網絡公民》(The Online Citizen)因未能申報其資金來源,上個月被當局暫停營運。

(法新社、聯合早報、中央社等)

© 2021年 德國之聲版權聲明:本文所有內容受到著作權法保護,如無德國之聲特別授權,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當行為都將導致追償,並受到刑事追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