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國會online】外交國防委員會對決3Q哥!與新主席江啟臣並肩作戰,陳以信能成為新一代藍營戰神?

採訪:楊方儒、張詠晴/撰文:張詠晴
Knowing

「現在是國民黨要做體質及結構改變,實現年輕化與內造化的時候,國民黨必須做一個真正民主時代的反對黨應該做的事!」國民黨立委陳以信鏗鏘有力地說道。

在國民黨歷經敗選,最為風雨飄搖之際,藍營年輕世代反省聲音開始出現,世代交替、重建兩岸論述等改革火苗燃起。3月8日,青壯派代表江啟臣以國府遷台後最年輕者之姿,補選成為國民黨黨主席,更是首位立法委員代表出身的黨主席。

一肩扛起國民黨這塊招牌之後,江啟臣有感於立法院是國民黨目前最重要的戰場,隨即為強化戰力,啟動黨內大換血,於三月中旬發布第一波黨務人事命令,也呼籲落實立法委員考核評鑑機制,並預計於5月份改組智庫。

在啟動改革,實踐人員組織扁平化之餘,江啟臣不忘凝聚黨內向心力,並培養黨內年輕勢力,日前他在授證給黨團幹部與立法院各委員會委員長時,更特別點名外交及國防委員會的委員長陳以信,江謙虛地表示,「以信是我的委員長,隨時要召集我。」

事實上,江啟臣重視陳以信確有其道理。早在大選結果出爐前,陳以信這個名字便時常見諸報端,曾任前總統馬英九任內總統府發言人文傳會副主委、國際事務部主任等職的他,說起話來有條有理,談起理念邏輯清晰,這讓他一直是國民黨內被寄予厚望的新生代。

順利當選國民黨不分區立委之後,陳以信又因在臉書針對健保議題,回嗆基進黨立委陳柏惟搞錯法條,而受到外界關注。此後,陳以信也不斷透過社群媒體,發揮專業提出其對台美關係的分析,藉此提升其能見度,順利成為能在媒體上發揮戰力的一名新戰將。

對於國民黨的這波改革,陳以信樂觀看待。早在江啟臣上任之時,陳以信便曾以英國保守黨在2005年的改選為例,指出當時全球最具老派政治氣息的英國保守黨,竟選出年僅39歲的David Cameron為黨魁,進而在五年後為保守黨贏為執政權,這實屬政壇一樁美談。

「現在的國民黨就像是2005年的英國保守黨!」陳以信稱,今天國民黨能在94年後,再度選出一位50歲以下的黨主席,顯現國民黨的年輕化改革再次啟動。而由江啟臣接任黨主席,將有望畢其功於一役,一次完成「年輕化」與「內造化」,讓國民黨從剛性政黨變柔性政黨,從外造政黨轉為內造政黨,真正完成體質及結構的改變。

陳以信提出直接的建言,縱然先前「不分區之亂」鬧得沸沸揚揚,兩岸論述依舊還是國民黨不能迴避的問題,然而防疫當前,現在絕對不是國民黨搶做功勞或凸顯立場的時候!國民黨這一代黨員該做的,是懂得截長補短,以民進黨為師,監督政府並支持政府度過疫情,並做好反對黨應該做的事情,「若國民黨一直走在正確軌道上,假以時日,民眾就會予以回饋!」

過往國民黨團多被詬病缺乏即時反應能力與即戰力,因而在國會中處於劣勢,然而陳以信卻在進入立院前,便擔當國民黨第十屆不分區立委提名人中的對外攻防角色,但凡記者提問,他來者不拒,他說,自己不畏戰,但也不求戰,所言所行皆不脫離「拿數字來說話」的信條。

在接受《KNOWING新聞》專訪時,陳以信隨手朝旁拿起,便是一本上一會期的會務報告。陳以信笑笑說道,正因為自己堅持每一頁都要看,才知道看的都只是皮毛,但倘若不去看不去學,那便無法真正瞭解立法,更遑論善盡立委職責。

脫離幕僚角色後,陳以信首度挺進立法院,他很清楚,作為一個菜鳥立委,他的每一步都得謹慎踏好,如此也才能俯仰無愧,不枉為一名立法委員。

一杯威士忌+一疊法案的下班生活

退伍後本想在出國深造前找份短期工作的陳以信,意外來到了立委陳學聖麾下擔任助理,這一待,就待了五年。此後陳以信三度出國進修,又兩度返台擔任國民黨與總統府發言人,2019年6月,陳以信正式接任台美研究中心執行長,開始在國際間積極活動,協助國民黨推動對美工作,至今陳以信仍擔任無給職的台美研究中心執行長。

在人生路上,陳以信學術與政治工作交錯,但長時間在這兩個領域的經營,卻也都在他的人生裡留下了些什麼。像是他總在訪談進行過程中,信手捻來就是一段歐美台各國歷史;像是他總以學者做研究獨有的求知及求真精神,要把近期的會務報告全都看過,也總抱著厚厚一疊法案下班,一杯威士忌+一疊法案,就是菜鳥立法委員每日回家的日常。

為什麼要這麼認真的K資料?陳以信是這麼想的,如果能看多一點、了解深入一些,對政策的引導就能更深入,也才不會被官僚繞來繞去的說法耽誤,也才能在與官員的一問一答之間聽得懂弦外之音。

而這樣的執著,也反映在陳以信的問政風格及針對所關注之法案的見解上。

要做好外交,不只關乎國外法規,國內法規也很重要

加入外交及國防委員會之後,陳以信發揮專業,頻頻在分析美中台三方關係後提出建言。

陳以信分析,目前的台美關係絕非「史上最好」,事實上,如今台灣正處於被美國、中國大陸高度牽制的狀態中,現在的台美關係其實處於一種危險狀態,即台灣被高度鑲嵌在美中對抗格局的其中一環,此時台灣或許會獲得更多關注、支持或者被需要,但同時也處於更高的風險跟更容易被交換的位置中。而此時政府做的決策,是否對台灣最有利,值得深思。

陳以信感嘆,由於國民黨如今並非執政黨,能做的事情有限,但要在其任內推動台灣與國際間的關係,並非不可能。

他以推動「跨太平洋夥伴全面進步協定(CPTPP)」的加入為例,指出CPTPP採共識決,亦即台灣必須先和11個國家建立起穩固關係並爭取認同,若有任何國家反對,我國都無法成功加入,而這絕非單推動國內法規即可達成。此時國民黨作為最大反對黨,能做的事不外乎監督執政黨有無和他國做非正式互動、雙邊之間的貿易障礙是否突破、政府有無遞出工作意向書等。

而陳以信也不諱言地說道,外交及國防委員會和立院內的其他委員會不太一樣,因為牽涉到各國利益與各方角力,因此並不能以「推出法案」的形式來評判績效,其努力也不見得能立竿見影,但若是能藉由該委員會立委,藉由軟性方式來協助推動涉外協議,並於國內提出相應配套措施,那麼便能在締結國際條約有所突破。

像是針對美國總統川普於今(27)日簽署由國會議員提出的《台北法案(TAIPEI Act)》,陳以信就指出,《台北法案》從去年5月參議員提案,歷經長達十個月的審查過程,期間出現過多個版本,不同版本意味著美國國內不同勢力,對台美自由貿易協定(Free Trade Agreement,FTA)的不同態度,也直接反映出美方對台灣的需求。

「出眾議院的版本,特別把有益於美國農業的條件加進去,但把FTA拿掉了,這意思很清楚,台灣若不開放美豬、美牛進口,美國就不會簽FTA!」陳以信認為,若從貿易利益來考量,台灣必須加大開放美國農產品,才會有台美FTA的出現,然而這其中就面臨了「開放」將帶來的反彈,因此陳以信強調,未來他將針對開放雙邊貿易後,要為台灣民眾爭取的補貼、升級等方式,來讓經濟外交得以順利進行,以合乎常理的方式來開放市場。

陳以信補充,同樣需要針對國內法規做調整的,還有即將在今年12月31日落日的《募兵制暫行條例》,目前他已在著手爭取退役軍人的就業補貼、創業利息補貼、創業貸款、就業訓練等,期望國防部加緊修法,讓退輔會有法源依據,以利募兵,因為唯有為軍人提供合理的保障、提升軍人地位,才有可能為台灣募到足夠兵力。

外交及國防委員會,一直是統獨攻防交戰火線。尤其是基進黨新科立委陳柏惟,陸續引爆「香港人來台當兵」、「國台辦隸屬於統戰部」等話題,以及同屬不分區的國民黨軍系立委吳斯懷,總是被輿論放大檢視時,陳以信如何與江啟臣密切合作,一方面要明確表達藍營立場,一方面要與其他黨派的年輕立委直球對決,確實值得長期關注。

內行人看門道

過往的政務及發言人經歷,雖然讓陳以信對於鎂光燈無所畏懼,但畢竟這還是他第一次當立法委員。陳以信謙虛地說道,這一個多月像是一場學習之旅,但也慶幸自己從擔任立委助理、投入學術研究,到後來進入政治核心擔任黨中央及總統府發言人以來,都是從不同角度在學習政治、了解分析政策,甚至是做決策。

如今作為立法者,陳以信真正體會到什麼是「內行人看門道」。

「以前站在外面看,我可以批評政策、可以罵立委為什麼做不到,但現在我不行,因為我就是立法者。」陳以信微笑說道,上任這一個多月,自己學到最多的,就是要站在立法者角度思考,協助行政者走向正確軌道,而這跟他過去在政府跟黨裡的角色有很大不同,但不變的,是他希望有能力來為國計民生出一份力的從政初衷。

「希望四年後還是不忘初衷,俯仰無愧。」說起進去立院欲完成的目標,陳以信鄭重地像在背誦誓言。一切只因自己看過太多官僚,但也因為如此,他更曉得自己從何而來,又要往何處去。

*推薦你讀:

【新國會online】就戰鬥位置!藍營最年輕戰將洪孟楷:盡在野黨職責,做最貼近民眾的立委

【新國會online】國民黨立院黨團總召林為洲:國民黨若能redesign成功,將會一舉超越民進黨!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