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新冠屠城記

葉家興
·3 分鐘 (閱讀時間)

1519年,西班牙殖民者科爾特斯帶著600戰士登陸墨西哥,企圖征服千萬人口的阿茲特克帝國。戰鬥起初難分勝負,然而隔年當天花病毒傳入時,很快就奪走了半個帝國的人口。

隨著征服者而來的10幾種致命病菌,在往後幾百年帶走了9成以上美洲原住民的生命。不對稱的「武器」激起美國國家科學院院士戴蒙的好奇,他在《槍炮、彈藥與鋼鐵:人類社會的命運》書中,從病菌演化史的角度解惑。歐亞大陸農業發達、馴化牲畜眾多,城市大量且密集的人口都是病菌繁衍的絕佳環境。相反地,狩獵、散居、欠缺大型馴化牲畜的「新大陸」,則欠缺病菌演化的理想環境。因此帶著抗體與病菌的殖民入侵者,摧枯拉朽地改變了新世界的人口組成。

20世紀後醫學的快速發展,病菌在人類世界屠城的威力不再頻繁出現。傳染病只能在致死率和傳播率之間做一選擇:快速殺死宿主的病菌很快失去傳染鏈,而傳播率高的病菌則對多數人症狀輕微。前者如2003年的SARS病毒,後者如每年的流感病毒。

然而,2019年末出現的新型冠狀病毒卻像是「流感以上,瘟疫未滿」的新版病菌。致死率不算太高,且很多感染者無症狀,令歐美社會一開始輕忽。然而傳播率高及遠高於流感的死亡率,卻又讓各國紛紛實施邊境控制。全球化令人類無所遁形,幾乎世界各角落都成了疫區。

所幸今年幾個大國的藥廠快速開發出疫苗,開始大規模施打。第1季全球感染人數回落,令人們對抗疫成功出現希望。誰料新冠病毒的演化也非等閒,當各種疫苗大致呈現不錯的控制成效時,包括英國病毒株等各種變異的「新新冠」已在各地出現。事實上,只要病毒沒有被嚴格阻絕,就會在人類社區內悄然演化。

4月開始,由於印度選舉與傳統節日的大規模聚集,破紀錄的失控疫情爆發,連續多日每天新增30多萬人確診,造成醫療崩潰;呼吸機與製氧機成了稀缺資源,一些流出的影像顯示屍體堆積如山,火葬場不勝負荷。

去年全球有180萬人死於疫情,今年未過1/3,全球染疫亡人數高達到120萬,已超過去年的2/3。單日確診人數升至90多萬的歷史新高,其中1/3來自印度。多國中斷與印度的航空交通,害怕「新」新冠病毒傳入,讓新冠疫苗的有效性降低。

諷刺的是,印度作為全球疫苗生產及代工大國,竟缺疫苗救民,接種速度遠不及病毒演化。其中美國嚴限疫苗原材料出口是原因之一,富裕大國的「疫苗民族主義」又是另一原因。富國積存遠多於人口總數的疫苗,殊不知,人類若不儘速分享疫苗,病毒繁衍就會分享人類。

在全球化的年代裡,《槍炮、彈藥與鋼鐵》書中描述的「病菌屠城記」,彷彿在印度出現「新新冠屠城記」的版本。儘管印度當局的地緣政治盤算凌駕抗疫需要,但中國等周邊國家仍必須聯手提供醫療物資。而作為盟友,美國更是責無旁貸,必須儘早釋出積存的大量疫苗,協助印度控制疫情。因為人類開發疫苗與病毒演化的艱苦競賽,使得抗疫絕非一國內政問題,而是經濟外部性明顯的全球課題。各國若持續自掃門前雪,最終只會讓全球疫情更難收拾。(作者為香港中文大學金融系副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