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生代劇場女伶紙上變身—張詩盈 ╳ 女總統

文字 許哲彬
PAR表演藝術雜誌
新生代劇場女伶紙上變身—張詩盈 ╳ 女總統

新生代劇場女伶紙上變身—張詩盈 ╳ 女總統.

新生代劇場女伶紙上變身—張詩盈 ╳ 女總統

她是張詩盈,以《父後七日》拿下台北電影節最佳女配角獎、入圍金馬獎最佳女配角和最佳新演員;她在電影裡粉墨登場亮眼吸睛,電影導演王育麟盛讚她:「張詩盈的表演精準、用心、有力量,是個未來前途不可限量的演員!」。她也是張Winnie,在劇場裡搞笑深情性感可愛無所不行,連劇場頑童王嘉明都驚呼:「小心!!不要以為你可以抓住她!定義她!」。

無論影像或劇場,她的表演猶如她那招牌般爽朗直率的笑容,直擊你心。雖然Winnie曾經告別劇場放下表演,度過一段轉職上班族的生活,卻仍因為表演的光芒獲得獎項的肯定而又宿命般地回歸演員的身分。轉了一個彎,還是回到表演這條路,她笑稱卅歲左右這一連串的生命變化像是開啟一扇又一扇的門;最初雖然令人惶恐,但是推開了而立之年那扇厚重的門之後再回首,路上的障礙和疑惑全都化作綺麗風景,盡收在她骨碌碌轉動著的大眼睛裡。

Q:最想要挑戰的角色?

A:小說《第廿個妻子》裡描述的古印度皇后茉荷茹妮莎很吸引我!勇於追求真愛也反抗傳統的女人!有機會的話我也蠻想挑戰看看厭食症、妥瑞症和亞斯伯格症患者這種角色,從他們的眼睛看出去的世界還有對人際的懼怕和渴望,讓人很好奇。過了卅歲、體驗更多生老病死之後,也想要回頭再演一次生命歷程比較厚重的角色。

Q:如果不當演員,最想嘗試什麼工作?

A:國一寫作文〈我的志願〉,我寫了「總統」。有部分的我還蠻有正義感的,想為不公不義的事發聲,小時候以為當總統可以做到這件事,但現在不這麼認為了……說真的,不當演員我沒想過做其他的職業,但我相信能夠當演員的人一定夠靈活、聰明,做什麼其實都可以,只是最難過的一關總是自己哪。

Q:表演路上,影響最深的老師、導演或啟蒙者?

A:大學的主修老師杜思慧,沒有二話!她不只教我表演,也教我人生。我還記得第一次在學校演完學期製作,衝出劇場急著找老師的衝動心情;那時候才上過老師兩堂課,其實和她並沒有很深刻的情誼,可是也不曉得為什麼,那時心裡莫名地認定就是她了!不只是要請她當我的主修老師,我覺得生命中注定要和她有連結。而這一追,就追到現在了。

Q:表演或塑造角色的靈感來源?

A:雖然我自認很不會模仿人,但我非常愛觀察人!朋友也好,或是日常生活中的市井小民,我都很喜歡盯著他們的一舉一動,然後猜想他們的心情,這大概是演員的職業病吧。然後,這些觀察來的許多人物就會在我腦子裡變成一個資料庫。每當接到一個角色,就會從這個資料庫裡「咻!」地找出相符的特質,成為揣摩角色的素材。喔,轉職當上班族的那些日子裡遇見形形色色的人,也充實了很多資料庫的內容!

Q:參加一場很重要的audition,你會如何向導演介紹你自己?

A: 演藝圈和劇場不大一樣。現在如果參加一部電影的試鏡,一定會先說「我叫張詩盈,得過台北電影節最佳女配角、入圍過四十七屆金馬獎最佳女配角和最佳新演員……」以前會對這種把頭銜搬出來的動作感到害羞,但這幾年踏入影視圈後發現,這才是最實際、也是對自己最有幫助的方法,心態反而是健康的。劇場的audition就是認真去準備吧,依據文本或導演的要求來做到最好,重要的是在短短五分鐘左右的時間裡讓別人看出自己的可塑性。

Q:將來希望自己成為哪一位演員?

A:最近看完電影《夢露與我的浪漫週記》之後很想成為像夢露那樣的演員!她有一股不可思議的魅力,或是說一種觀眾緣,永遠會讓觀眾將視線停在她身上!還有梅莉.史翠普、茱蒂.丹契、達斯汀.霍夫曼(沒錯是男生!)這樣厲害的演員,簡單說就是,他們演什麼你都深信不疑。我相信好的演員是可以從自己的生命中提煉出寶貴的經驗,加上角色本身的特質,然後才會在觀眾面前呈現出一個新的、活生生的人!

接下來要閱讀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