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棉抵制風波未停 百萬噸「嫘縈」可能成為下個目標

盧睿鋐
·4 分鐘 (閱讀時間)

新疆棉風波持續延燒,中國外交部也不甘示弱,27日宣布制裁美國及加拿大多名人員,禁止入境中國、香港及澳門等地。

新疆維吾爾自治區人民政府發言人徐貴相29日表示,「瑞典服裝品牌H&M『盲目跟風』、相信偽學者和媒體歪曲報道並不理智,不應將經濟行為政治化」,同時歡迎各家企業到新疆產棉地參觀。

然而,《南華早報》(SCMP)28日獨家新聞揭露,除了棉花,也在新疆大量生產的「嫘縈」(Viscose)或許將成為下一波抵制風暴的目標,可能會衝擊全球紡織業。

嫘縈又名為人造絲,是混合棉及木漿的再生纖維,是全球第三大的服飾原物料,僅次於聚酯纖維及棉花。市調機構「Research And Markets」2019年公開《全球及中國嫘縈產業報告書:2019-2025》,指出嫘縈絲織產業因生產過程對環境有害,在日本及歐盟等地已撤出廠房,之後中國成為最大生產國,2018年全球共生產580萬噸嫘縈,中國所生產的數量就佔65%。

打造新疆為嫘縈主要產地 卻將涉及「強迫勞動」

《南華早報》引用中國官方文件及海關檔案,指出中國正致力於打造新疆為嫘縈主要產地,並出口到數十個國家。紡紗工廠的經理表示,新疆是近年來才成為嫘縈的主要產地,品質也大幅進步。

然而,根據中國官方文件,新疆嫘縈供應鏈可能也涉及強迫勞動等問題,其中負責生產嫘縈的工廠離新疆再教育營不遠。儘管中國間接承認集中營的存在,並強調在2014到2019年間每年都會對130萬維族人進行職業培訓。

新疆再教育營大門。(湯森路透)

中國政府2015年曾要求新疆嫘縈工廠、要在2017年時擴張勞動力到30萬人,2020年時要擴張到兩倍,各地工廠需要利用政府補助款對工人進行職前訓練,特別是在維吾爾人為數眾多的南疆地區。

隨著新疆棉花議題持續燃燒,各服飾廠商也紛紛中止新疆棉花的生產關係,觀察家警告,其他棉紡產業可能也相當危險。新疆工廠經理表示,他們知道美國會制裁,但並不擔心,因為僅有少數的產品會出口到美國。

上有政策下有對策

《南華早報》引述數名工廠經理人,表示雖然美國只是針對棉花,嫘縈也會受到衝擊,但上有政策下有對策,即使美國要求不接受任何新疆出口的產品,他們還是有辦法透過中介出口產品。李經理(化名)強調,在新疆,嫘縈產品不會直接出口到國外,而是透過機器加工為紡紗,之後再加工成布料以讓人難以辨識。

《南華早報》也透露,中國海關資料顯示,新疆生產嫘縈所需的木漿原料幾乎來自芬蘭,從2017到2020年間,芬蘭已從中獲利3.67億美元(約新台幣104億),而主要出口商為斯道拉恩索(Stora Enso)。斯道拉恩索也證實此事。

工廠受到嚴密管控 難以取得真實情況

《南華早報》指出,生產嫘縈的工廠就座落在新疆生產兵團(XPCC)的管轄地內,該組織2020年遭美國以為反人權為由施以制裁。

儘管如此,由於新疆受到中國政府嚴密監控,外界也難以證明當地存在強迫維族人勞動的問題,維族人也難以表達真正的想法。

另一方面,美國在2020年9月通過《防止強迫維吾爾勞動法》(Uyghur Forced Labor Prevention Act),該法禁止所有自新疆進口的產品,除非進口商能證明產品和強迫勞動並無關連,該法也引起Nike、Gap的反彈,希望能減弱條文內容。

美國華盛頓特區一名女子抗議中國對維族人採取的措施。(湯森路透)

《南華早報》指出,中國所生產的嫘縈佔全球產量2/3,其中新疆最大的生產商、國營企業「新疆中泰化學」所生產的嫘縈,就佔中國總產量的20%。英國一位不具名學者表示,新疆嫘縈出口量在2012年為65萬噸,預計2021年將會增長到95萬噸。

對此中泰化學拒絕回應。

更多上報內容:

聯合國與中國協商「自由進出新疆」 調查維吾爾人被虐報導

千名維吾爾人在伊斯坦堡中國使館外抗議 土耳其當面向王毅提新疆問題

【歐美戰線成形】歐盟通過制裁新疆違反人權案 布林肯聯手英加歐對抗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