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分析》太陽花國賠案!政治手段操弄警察 犧牲社會安定

陳鴻偉

中國時報【陳鴻偉】

法院對北市警局執行太陽花學運驅離判國賠,嚴重打擊警界士氣,內政部長徐國勇發揮律師性格親上火線,他說沒有不挺警察,但強調「比例原則」很重要,還把責任又習慣地推給馬政府,雄辯滔滔伶牙俐齒背後,顯露民進黨慣常的兩套標準,更讓警察陷入政治紛爭,莫衷一是。

民進黨在太陽花運動支持抗議民眾,將辛苦執勤的警察打成「惡棍幫凶」,當時學生告政府,政府也有告學生,但執政後行政院長林全立即撤告,變成單方面指控,此舉哪裡有挺警察?

不諱言,太陽花運動是政治事件,台北市長柯文哲也說,政治問題不要用司法解決,但柯別忘了,自己是台北市長,是市警局的老闆,且不管是誰在當市長,員警執法時,面對陳抗群眾,不能有任何政治考量,否則就成為執政者的打手,一旦面臨司法訴訟,豈能過河拆橋。

再以去年425的反年改抗爭,同樣也屬政治性集會,但執政者已是綠營和柯文哲,政府卻定調是「暴力滋事」痛聲譴責,過程中,警民都有人受傷,警方也依法偵辦,但對照在太陽花頭破血流的基層員警,前者是暴警、後者是暴民,完全兩套標準,徐國勇還敢大言不慚「挺警察」?

在執政者和法院的加持下,是不是「暴警」竟還要看執政者的政黨顏色決定,將警察弱化成政治工具,有時是「強勢執法嚴懲暴力」,有時是「警察施暴公民不服從」,國家法治在這幾次事件中飽經摧殘,早已蕩然無存。

徐國勇部長不虧是律師出身,巧舌如簧,昨天記者會中竟還感慨地說:「不需要政治語言」,但民進黨從陳同佳案、拆連儂牆案,一直到太陽花國賠,哪一次不是在政治表演?包括柯文哲也不敢直言力挺北市警局上訴到底,如此慣常以政治手段操弄警察,最後犧牲的將是社會安定。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