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分析》敵我意識模糊 長榮航未爆彈

·2 分鐘 (閱讀時間)
星宇航空董事長張國煒。(本報資料照片)
星宇航空董事長張國煒。(本報資料照片)

長榮集團分家成為進行式,在張國煒拿下立榮航空後,不管張國政要不要回長榮航、不管能否如願拿下董事長,長榮航與星宇的競合關係已然確立,資源共享要做到怎樣,會否扶植對手反而倒打自己一把,成為最大隱憂。

長榮航將於明年改選,之所以複雜,是因第四大股東長榮鋼6月要改選,選舉結果涉及長榮航持股。倘若大哥贏了長榮鋼,就有與弟弟派一拚的機會,但若輸掉這局,也就等於長榮航這場仗勝負提前揭曉,弟弟派勝出。

大哥若能把長榮航留住,絕不樂見星宇取得控制權的立榮航空,繼續吸長榮航奶水,雙方勢必走到一刀兩段,即便是立榮有持股的長榮航太,也可能是「有限度資源共享」,不可能無限制扶植對手,這是對股東負責。

但如果是弟弟派獲勝,問題就複雜了。若張國政不出面接長榮航、定於一尊,長榮航將長期處於「張國煒陰影」下,只要張國煒有機會回鍋掌長榮航的「想像」沒斷過,內部人心浮動難免,這對長榮航發展是內傷。

若是張國政登高一呼,接手長榮航,以與張國煒經歷比肩情況下,可安內部人心,但尷尬的在於,雙方因為要扳倒大哥,必須進行某種程度的資源共享,除了割讓立榮,長榮航需要輸血到何種程度,能被予取予求嗎?

張國政曾掌長榮航,比任何人都清楚與星宇的關係,競爭絕對大於合作。不管要不要合併,有了立榮的星宇,更壯大已是事實,加上疫後航空業復甦,彎道超車的可能性大增。然對長榮航來說,經營權之爭模糊了敵我意識,已成為未爆彈,也是有望回鍋長榮航的張國政,須面對的難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