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無畏 消息無偏

呂昭隆/新聞透視
·2 分鐘 (閱讀時間)
「言論自由的路上」系列活動7日登場,228關懷總會、228紀念基金會及鄭南榕基金會等代表出席活動,右五為內政部長徐國勇、左五為鄭南榕遺孀葉菊蘭。(范揚光攝)
「言論自由的路上」系列活動7日登場,228關懷總會、228紀念基金會及鄭南榕基金會等代表出席活動,右五為內政部長徐國勇、左五為鄭南榕遺孀葉菊蘭。(范揚光攝)

鄭南榕逝世32周年,他一生信仰,一是台灣獨立,一是百分之百的言論自由,他創辦的《自由時代》雜誌,經常更換名稱,與當時國民黨政府的出版惡法鬥智,但不管雜誌名稱怎麼變,封面一定印上「百分之百言論自由」,套上鮮明的紅色印刷,這是他的堅持,是他的不變。

不管是寫文章或是在公開助講時,鄭南榕曾多次表述百分之百的言論自由的定義,他說,「不是你給我說話的自由,而是我想說什麼就說什麼的自由。」

檢視現今台灣社會,台獨言論已是百分之百自由,仇中與反中言論也是百分之百自由,只有反獨和統一的言論,以及批評執政當的言論受到箝制。台灣的言論自由在民進黨執政後缺了一角,與鄭南榕說的言論自由,有段差距。

鄭南榕生前辦的雜誌,嚴厲檢視蔣家政權,評論犀利;爆料蔣家家族內幕,真假參差。鄭南榕的雜誌指蔣家主使江南案,到現在也沒答案。鄭南榕百分之百言論自由的真正精神,就是可以對當權者直言無諱,「我想說什麼就說什麼的自由」,在那個說一句話就會被抓的威權時代,更顯其可貴的道德情操。

然而,民進黨主政下的的言論自由,有貴賤之分。只要有助仇中反中,或支持擁護民進黨政權的言論,那怕是誇大或不實的,這種言論是得到百分之分的自由;有民進黨立委公開造謠,謊稱共軍包圍東沙島,這種有關「萬惡共匪」的假訊息,是對政府忠誠的表現,當然沒事。何況這些仇中反中言論,說的愈猖狂,支持者愈愛聽,執政黨竟以默許代表鼓勵。

民進黨昨天紀念鄭南榕的談話,說的調性一致,直指有境外力量,濫用台灣的言論自由攻擊台灣的民主體制。境外勢力對台灣見縫插針,不排除有此可能,但若鄭南榕現在看到政府以打假新聞之名扼殺言論自由,看到民進黨網軍躲在鍵盤後殺伐,他會不會挺身而出?其妻葉菊蘭在去年的鄭南榕紀念日,寫下「新聞無畏、消息無偏」,這才是言論自由的精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