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記者憑什麼獲得諾貝爾獎和平獎?

·6 分鐘 (閱讀時間)
圖片來源:REUTERS
圖片來源:REUTERS

在這個民主備受民粹領導人威脅的時代,諾貝爾和平獎今年頒發給兩個新聞記者,菲律賓異議記者瑞薩(Maria Ressa)和俄羅斯「新報」總編輯穆拉托夫(Dmitry Muratov)獲得殊榮,可謂意義重大。兩人「致力保護新聞自由,這是民主和長遠和平的先決條件」,頒獎說明有如暮鼓晨鐘,聲聲震耳,震醒全球新聞工作者的專業靈魂。

兩位得獎人都是在死亡威脅和失去自由的困境中果敢揭露真相、勇批逆鱗、奮戰不懈、卓越有成,堪為全球新聞記者的專業典範。

瑞薩曾因多次批評菲律賓總統杜特蒂施政而被捕;穆拉托夫帶領新報勇於批評俄國的貪腐與人權問題犧牲慘重,他們獲獎實至名歸。英國泰晤士報用「挑戰普京和杜特蒂的記者」為標題,介紹兩位得主報導的功勳,可謂一針見血。

在杜特蒂蠻橫霸道的統治下,從美國普林斯頓大學畢業的瑞薩,曾經寫了「如何挺身面對獨裁者」一本書,表明她的心向和志業。不到兩年的時間,菲律賓政府就對她發出十道拘捕令,罪名大多是「網路誹謗」,令她官司纏身。去年有件官司一審她被判有罪,目前處於上訴交保狀態;如果定讞,最高將面臨六年刑期。她創辦並主持新聞網站Rappler,一再批評杜特蒂政府的掃毒政策有濫殺無辜之嫌,網軍火力全開圍剿她,日以繼夜攻擊謾罵。她當了30多年記者,被槍擊過,也收過死亡威脅,都沒有像杜特蒂政府這麼嚴重。但她堅持不懈,因為確信「我們將繼續照亮整個國家,新聞媒體必須向政治人物問責」。

她是一個志節高尚的新聞人,得獎後利用新的光環批評社交媒體,指控臉書未能阻擋仇恨與虛假訊息的流傳,問題出在臉書的演算法「把傳播用憤怒和仇恨裝飾的謊言,置於事實之前」,因此「偏離事實」層出不窮,已對民主造成威脅。她進一步說:「如果沒有真相,就沒有事實、沒有信任。如果這些你都沒有,那麼你就沒有民主。除此之外,如果你沒有真相,就沒有共同認知的現實,無法解決氣候變遷和新型冠狀病毒這些眼前的問題。」這一席話直指核心問題,完全命中要害,而且將媒體的使命與規範清晰勾勒出來。

她近年來飽受網路攻擊,感慨「這些社群媒體的網路攻擊有一個目的,它們有針對性,就像是武器。」她所做的報導包括嚴密審查杜特蒂的掃毒戰,還有一系列杜特蒂政府把網路當作武器的調查報導,都是勇者的至剛至正表現。事實上,菲律賓政府花錢指使部落客在網路上出征異議者,挑動支持者對他們發怒,進而威脅或抹黑這些批評者。然而,瑞薩毫不退縮,勇往直前,將新聞人基於使命感的頑強鬥志體現得淋漓盡致。

她的共同得主穆拉托夫也是一位數十年如一日和威權領導人戰鬥的勇者。他當年的辦報資金一部分就來自蘇聯先前領袖戈巴契夫獲得諾貝爾和平獎的獎金。他以主編身份獲獎後不敢居功,實事求是地表示:「這是屬於因公殉職的同事們的獎,不是我的。」

事實確實如此,在普京執政之後,最近10多年來,被殺害的「新報」記者多達六人,所以這項諾貝爾和平獎是颁給他所領導的整家報社。近年俄羅斯政治迫害異議人士日益加劇,越來越多的新聞從業人員備受當局迫害,因此「新報」的獲獎於氣氛緊繃與壓抑的俄羅斯社會來說,如同在嚴寒黑夜中照射一線曙光。

穆拉托夫在蘇聯解體後的1993年與同道其他人士共同創辦「新報」,內容側重人權、新聞自由和異議者遭受迫害等議題,同時戮力揭露社會不公不義、官員濫權和貪污腐敗等問題。事證顯示,多名記者因此慘遭殺害,他們為實踐新聞媒體的專業倫理而殉職。「新報」由穆拉托夫代表得獎,確實當之無愧,可說是用鮮血與生命編織出的頭環。

這個獎對於俄羅斯備受壓制的自由民主抗爭者宛如打下一劑強心針。誠如俄羅斯時事評論人士尼科里斯基所說,今天俄羅斯的社會氣氛讓人看不到前途和未來希望,「人們感到目前面臨的各種威脅越來越多,對於社會和民眾的洗腦教育日益軍國主義化,對於新聞和其他領域的各種審查與限制越來越嚴重,自由的空間變得越來越小,返回往昔時代的恐怖威脅變得越來越實際,所以人们們想擺脫這些威脅,尋找新的希望。」穆拉托夫獲獎或許能讓普京當局對自由新聞媒體的打壓多一點顧忌,稍微收斂一點,從而燃起人們追求美好未來更多的希望。

這次兩位在威權統治下的新聞人獲獎,可與1935年德國記者奧西艾茲基因為揭露德國戰後秘密重整軍備計畫而獲諾貝爾和平獎遙相呼應,奧西艾茲基後來遭納粹監禁下,得獎後三年過世。這是奧西艾茲基獲獎以來,諾貝爾和平獎隔了87年再度頒發給媒體工作者,有其重大的時代意義。

媒體監督機構「無國界記者組織」(Reporters Without Borders)對兩人獲獎同時感到「既欣喜又急切」,其秘書長德洛瓦在巴黎總部表示:「欣喜是因為這對媒體來說是非凡的讚譽,對所有在世界各地冒險捍衛資訊權的媒體工作者而言,這是卓越的讚譽。」而「急切則是因為這對媒體而言,目前是決定性的十年。媒體正處於危險、式微當中,同時受到威脅。民主正遭到虛假資訊、謠言與仇恨言論削弱。」他進而指出,「這個獎對於捍衛世界各地新聞工作者是一個巨大的訊號,傳遞一個非常強而有力的訊息。」

確實如此。當今的世界,民粹風潮暴起,威權統治劇增,自由、人權、民主倒退,媒體備受壓制,其揭露相、抗擊獨裁與惡政的天職承受巨大壓力。諾貝爾和平獎頒給新聞記者及其媒體,來得恰是時候,來得合理適切,可以鼓舞在槍口下奮戰不懈的新聞人。這不僅有普世性的意義,對於未曾有過充分新聞自由的中國大陸,言論自由快速萎縮的香港,以及媒體多已被執政當局收編的台灣而言,也有鼓勵媒體人堅守新聞人志節,勇於抗擊威權統治的指引作用。

諾貝爾和平獎是個榮耀的冠冕,只有不懼威權的勇者、不做鷹犬的仁者、不隨俗見的智者才配領賞。

【作者 陳國祥/政治大學新聞系、新聞研究所碩士,台灣資深媒體人,曾任中央通訊社董事長、中央選舉委員會委員、《自立晚報》總編輯、《中國時報》總編輯、《中時晚報》社長、臺北市政府客家事務委員會委員、《中國時報》特約主筆、時報育才董事長。 現為<大師鏈>傳媒顧問】

______________

【Yahoo論壇】係網友、專家的意見交流平台,文章僅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Yahoo奇摩立場 >>> 投稿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