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透視-向隱忍說不 把惡狼揪出來

張孝義、王己由
中時電子報

中國時報【張孝義、王己由】

「Me Too」反性侵運動,從美國好萊塢開始,在世界各地風起雲湧,不少隱藏各界的性侵犯罪被害人,受此鼓舞出面指控,不少案例都是陳年舊案,顯示性侵犯罪的黑數大得嚇人,為了讓色狼能繩之以法,性侵案的被害人除應向心魔說不,勇敢站出來揭發,縱使因時效完成,法律不能制裁,也要讓色狼接受社會道德制裁。

美國影壇知名製片家哈維溫斯坦性侵多名女星事件引起的「反性侵」Me Too運動,在歐美社會引起廣大迴響,這股風氣蔓延到亞洲,南韓男藝人趙敏基就被揭發,曾在執教的母校清州大學性侵女學生,結果羞愧自殺身亡;南韓下屆總統熱門人選、忠清南道知事安熙正,也被爆出性侵女祕書4次而道歉下台,這股方興未艾的的Me Too運動,還不知會掀起多少性侵醜聞風暴,但無一例外的是,這些被害人當初受到侵害的當下,無論何種原因都選擇隱忍。

不管社會性觀念如何開放,性的自主權不容侵犯,發生性行為的意願須受到尊重,這是放諸四海都被認同的定理。不管年紀大小、不論何種身分地位都應受到同等保護,特別是身心靈都已嚴重受創下的性侵害案被害人,還要忍受社會異樣眼光,實在不該遭受這樣境遇,讓性侵惡狼逍遙法外,唯有勇敢站出來面對,揭發惡行,才能讓自己未來的生活重現光明。

無論性侵案的被害人是否甫遭侵害或歷時已久,都該出面指控揭發,讓還在法律追訴範圍的色狼被法律制裁,擔負該負的罪責,才不會成為自己一輩子的夢魘。即使惡狼僥倖逃過法律追訴時效,社會氛圍的道德力量依舊存在,譴責、圍剿讓其不能為所欲為,女作家之死的案例,就是讓色狼身敗名裂的見證。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