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透視》堵住發聲管道 淪剷除異己工具

·2 分鐘 (閱讀時間)
各界對NCC長期甘為政治工具的印象根深蒂固,直覺就是任何法律都可能被NCC拿來作為剷除異己工具。圖為去年10月中天新聞台換照聽證會,民眾高舉標語聲援,強調新聞自由的重要。(本報資料照片)
各界對NCC長期甘為政治工具的印象根深蒂固,直覺就是任何法律都可能被NCC拿來作為剷除異己工具。圖為去年10月中天新聞台換照聽證會,民眾高舉標語聲援,強調新聞自由的重要。(本報資料照片)

在《數位通訊傳播服務法》草案架構公布後,包括箝制言論自由的聲浪,還有「PTT還能活多久?」等疑慮傾巢而出,這只證明一件事,各界對NCC長期甘為政治工具的印象根深蒂固,對這獨立機關的公正性早就不信任,直覺就是任何法律都可能被NCC拿來作為剷除異己的工具。

事實上,NCC各種處分背離常理、常讓業界敢怒不敢言,早就罄竹難書。2018年凱擘旗下4個系統台送出15個頻道大調動案,NCC在2019年否決,理由是影響閱聽眾收視習慣,結果行政法院10月底打臉NCC,要求撤銷處分。

更不用提中天前年播出「鳳凰展翅雲朵」新聞,被NCC重罰40萬元,甚至作為不續照的理由之一。離譜的是,即便16名委員僅4人認為違法,但NCC沒有附上任何理由,就擷取少數意見開罰,本月遭到台北地院判決敗訴。

NCC也好、《數通法》也罷,最大的問題是即便法修得多麼完善、多麼制約權限,都沒有人相信NCC可以依法行政,畢竟從NCC過往的執法手段來看,有法的都可以不理、多數委員的意見也能忽略不計,沒有什麼做不出來。

回歸到《數通法》本身,NCC雖強調此法管的是平台,絕非言論,但沒說的卻是,如這些平台不符NCC的監管規範,如不能接受風險評估管理,或接受外部獨立稽核時要如何處置,是比照中天關台?還是索性讓你連不上?

更何況納管後,這些平台都須肩負相關責任及義務,以求保障數位環境安全。這話與戒嚴時的作法差不多,動輒套你個安全之名,就要平台資訊揭露、甚至提出透明度報告,有異議者講過甚麼都被翻出來,也不意外。

言論自由之可貴,無須贅述,可怕的是執政者要用什麼方式封你的嘴。如今有了甘為犬馬的NCC、又有《數通法》給予法源依據,要封掉發聲管道易如反掌,當你的高聲疾呼,隨時能被平台「河蟹」掉,你挺得下去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