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興債超便宜 投資價值浮現

魏喬怡╱台北報導
中時電子報

工商時報【魏喬怡╱台北報導】

美國發起的貿易戰,新興國家接連遭殃,新興債市也紛紛出現修正,土耳其受美國制裁壓力影響土耳其里拉持續走貶,土耳其央行動用外匯存底挽救匯市;在土耳其里拉大幅走貶後,阿根廷披索兌美元單周亦重貶26.53%。法人認為,目前新興市場債相對便宜,很多市場超跌,是逢低布局的好時機。

先機新興市場債券基金經理人戴瑞琪(Delphine Arrighi)昨日來台時表示,現在新興市場債券來到低檔,新興市場美元債利差已超過歷史五年平均,且新興市場本地債殖利率回到2013年減債恐慌時期的水準,目前許多新興市場的貨幣也已超賣。但其實現在新興市場的基本面比當時好很多,且現在新興市場國家也開始採取措施,像印尼就採取了預防性升息政策。

戴瑞琪特別看好印尼、墨西哥還有超跌的阿根廷債券。她分析,印尼當地貨幣債券現在具有吸引力,貨幣與經常帳斥字比起來有超貶之虞。

另外,目前阿根廷短債已過度反應阿根廷債2019年恐違約的情形,畢竟IMF現在已同意加速撥款,加上阿根廷央行將基準利率從45%提高至60%,同時承諾12月之前不會降息,未來倒債的可能性低。

戴瑞琪觀察,土耳其、巴西、俄羅斯、南非、阿根廷政府之國家外債占國內生產毛額(GDP)比重合理,以短期債務來看巴西、俄羅斯、南非比重很低,並且擁有高外匯存底作支撐。阿根廷已持續推動財政紀律、控制通貨膨脹,並接受國際貨幣基金(IMF)信貸額度與重整計畫;土耳其新政府則較令市場擔心,經濟政策不明仍需後續觀察。

安聯四季豐收債券組合基金經理人許家豪表示,上周初受墨西哥與美國達成新版協議激勵,市場表現相對穩定;但隨後阿根廷要求國際貨幣基金會提前撥付紓困貸款以因應其資金缺口,阿根廷債市利差大幅擴大、披索急貶,同時牽動土耳其里拉再度貶值,整體新興市場因此由強轉弱。

在阿根廷披索波動方面,許家豪表示,阿根廷央行因應披索急貶,臨時決定升息15%,基準利率來到60%。阿根廷目前違約機不高,但在國際貨幣基金援助下,阿根廷經濟將高度受外部經濟環境影響,其資產價格波動度也將高於其他新興市場。

接下來要閱讀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