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興市場瀕熊市〉印度才是新興市場的最大危機?

鉅亨網編譯陳世傑
鉅亨網

新興市場貨幣近期慘跌,恐怕不能單方面怪罪美國聯準會 (Fed) 升息或川普引發的貿易戰升級,更大程度很可能是新興市場多年來在貿易和財政上失衡所致。

過去印度的高經濟成長率表現,使得印度成為投資人在新興市場中的最愛,但近期盧比近期屢創歷史新低,Tressis Gestion 公司首席經濟學家 Daniel Lacalle 甚至認為,新興市場最大隱憂很可能就在印度。

印度經濟數據令人擔憂

印度 8 月日經指數服務業採購經理人指數由上月的 54.2 降至 51.5,降幅 5%;印度主權債券殖利率突破 8%,來到 2014 年以來最高水平;工業生產指數和經濟成長預估值也出現下降。

此外,印度今年 7 月的貿易逆差創下 2013 年以來新高,在進口大幅成長 28.81% 下,貿易逆差金額擴大到 180.2 億美元,為 2013 年 5 月以來新高。

根據 Kotak 經濟研究的數據顯示,印度經常帳赤字預計將出現六年來新高,若以油價每桶 65 美元預估,經常帳赤字將高達 GDP 的 2.4%,且隨著石油價格上漲和貿易進口飆升,資本流入減少將無法抵銷經常帳赤字,總體國際收支赤字勢將比預期更大。

債務到期的影響 

印度短期債務近 220 億美元,將在明年底前到期,相當於印度外匯存底的一半以上。評級公司穆迪此前曾表示,印度是最不受美元升值影響的國家之一,過去表現也確實是如此,但顯然穆迪沒預料到近期盧比崩跌之勢會如此兇猛。

穆迪指出,印度債務平均到期期限接近 10 年,逾 96% 是以當地貨幣計算,但該國的債務負擔能力較低,由於絕大多數債務是以當地貨幣計算,驅動盧比貶值的動力將更大。

印度的外匯存底從四月的 4260 億美元降至八月的 4030 億美元,還在可接受的範內,但在盧比重貶下,印度外匯存底預期將持續下降。

總體來說,印度的情況並不像土耳其或阿根廷那樣絕望,因為仍有外匯存底的銀彈備援,但經濟成長、貿易和財政失衡的情形確實令人擔憂。

Daniel Lacalle 表示,在上述背景下,印度選擇繼續加碼民粹主義政策,更傾向於提高稅收和增加開支來解決這些問題。但是,在避險情緒走高,市場對財政和貿易不平和容忍度降低的背景下,印度的政策組合拳將很難發揮作用。

而且,印度的稅負已經相當沉重,如果看消費稅和對富裕階層的稅收,印度是全球稅負最高的國家之一。對於消費稅而言,這部分實際上是將近 60% 的收入作為稅收。

而且就算盧比貶值,恐怕也無法解決這些問題。

此外,印度政府的廢鈔令也是個很大的錯誤。實施幾個月後,全部被廢紙幣都被換成了新紙幣,而且在經濟和金融治理方面看遠並未達到當初印度總理莫迪承諾的效果。

Daniel Lacalle 認為,印度過去補貼低生產率部門,以高稅率懲罰高生產率部門的歷史政策,現在是時候力求改變了。

接下來要閱讀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