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明德再咬謝長廷是爪耙子 酸「蹲25年苦牢哪及你一身選舉細胞」

·4 分鐘 (閱讀時間)

為了民進黨創黨主席江鵬堅是否曾是調查局臥底一事,駐日代表謝長廷與民進黨前主席施明德多次隔空交火,謝長廷2日發文意有所指地說,「如果政途走得不順利,自己應該反省表現是否有辜負選民的厚愛和信賴」。對此,施明德4日回嗆,當初江鵬堅對他坦白調查員身分時,告知「謝長廷也是」,他更狠酸謝,「沒錯,我這種蹲苦牢25年的人,哪能練就你那一身選舉細胞和耍嘴皮子功夫」。

施明德以「【懇求被告書】公開致謝長廷大使」為題,在臉書PO出長文,他提到,看到謝長廷又寫了一篇像裹腳布的長文,自誇自己一生仕途順遂如意,「還要我學著點!沒錯,我這種蹲苦牢25年的人,哪能練就你那一身選舉細胞和耍嘴皮子功夫。」

施明德寫道,當年謝長廷披著「美麗島義務辯護律師」的肩帶,從參選市議員、立法委員、市長,靠「你們」律師們的彼此分贓坐上行政院長大位,再選總統。「你自覺得意洋洋,仕途順利,就自認是飛黃騰達了。想當年你被派進黨外臥底時,大概沒想到搭上受難者血淚的順風車,可以如此一飛沖天吧」。

施明德還指責謝長廷,為了洗刷自己的爪耙仔身分,竟然敢在文章內,赤裸地暗示民進黨前主席林義雄和為爭取言論自由不惜自焚的鄭南榕,也曾被懷疑是爪耙仔!「你太可惡了!這是我有生以來,第一次聽到有人這樣侮辱林義雄和鄭南榕也是爪耙仔的嫌犯。說出名字來,否則,就是你自己說的。你這樣千方百計要替自己脫罪,已到完全不擇手段的瘋狂程度了」。

施明德再度提起江鵬堅一事,他說,「2000年那一夜,江鵬堅向我告白時,同時也坦白對我說了,你也是。」施明德說,謝長廷就是聽到江鵬堅向他告白了,一定聯想到江鵬堅也會透露出謝的底細,才迫不急待跳出來替江鵬堅否認。施明德也向謝長廷喊話,「如果你不是特務,你怎麼知道誰是,誰不是?」

施明德還指出,「從2010年高明輝在法庭上的證詞,說出你(謝長廷)在美麗島受難者被監禁時,蔣經國很滿意你的工作,要阮成章賞你二十萬」之後,謝長廷就一直狡辯到今天,看著謝種種荒唐的無賴行徑,自己更加佩服江鵬堅的勇氣。

施明德說,他不相信全體台灣人都是沒有歷史感的低等動物,沒有人會相信風聲鶴唳的美麗島政團時代,保密防諜人人有責的時代,也是每一個黨外人身邊都不可能沒有爪耙仔的時代 ,「美麗島軍法大審辯護律師」裡會沒有臥底的特務?這是常識。這也是台灣歷史必須揭開的謎題,不然也對不起不是特務的人。

施明德也直接向謝長廷叫陣,「名譽是人的第二生命,如果你自認不是特務,不是爪耙仔,你如今最好的澄清手段,就是到法庭告我!像我告那些毀謗我的人那樣悍衛我的名節!」

他呼籲謝長廷不要歹戲拖棚,「也許你會贏。因為你是民進黨內公認最奸巧的律師。我輸了,我也喜歡甘願。因為我愛真理」。甚至在文末還連寫3次「我懇求」,懇求謝長廷趕快到法院告他,如果謝不敢提告,「那麼,你就是爪耙仔了。你領薪水,我沒有。我沒有空理你了。法院見!」

在施明德PO文後,謝長廷貼出一則新聞截圖,並寫下,「有位過世的友人對我說,他的朋友是共產黨在總統府的臥底」跟「過世的江鵬堅前主席對我說他是特務」,一樣荒唐好笑,不可考,胡噴亂咬。

謝長廷並說,「江前主席是我尊重的戰友,應該長眠安息,不該承受後人污衊毀損人格。真令人痛心!」

更多上報內容:

【北捷2驚魂】紅肚兜怪伯揮剪刀亂刺人 公館男秀17cm水果刀趴趴走

這也太幸運了! 500元客庄券抽獎最終回一碼獨中

第3劑疫苗怎麼混打最給力? 長庚邀高風險對象400人測試